<var id="andt7"></var>
<thead id="andt7"></thead>

      <i id="andt7"></i>
      <object id="andt7"><option id="andt7"></option></object>
      <i id="andt7"></i>

      <delect id="andt7"><option id="andt7"></option></delect>

      今本竹書紀年疏證

      向古曲網古典書籍庫投稿(古幣獎勵)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古曲網 > 古典書籍 > 史部 > 竹書紀年 > 正文
      【字體: 】  

      今本竹書紀年疏證


      今本竹書紀年疏證·王國維

        《疏證》除廣倉學宭叢書本外,有《遺書》本,曾兩次印布;初名《王忠愨公遺書》,所收《疏證》系鉛印本;續印名《海寧王靜安先生遺書》,系石印本。今據《遺書》兩本互校,有初印不誤而續印諸誤者,亦有續印改正者,皆擇是而從,其有兩本皆誤,或所據今本有誤為王氏所未正者,略出案語,以為說明。

        昔元和惠定宇征君作《古文尚書考》,始取偽古文《尚書》之事實文句,一一疏其所出,而梅書之偽益明。仁和孫頤谷御復用其法,作《家語疏證》,吾鄉陳仲魚孝廉敘之曰:“是猶捕盜者之獲得真贓。”誠哉是言也。余治《竹書紀年》,既成《古本輯校》一卷,復怪今本《紀年》為后人搜輯,其跡甚著,乃近三百年學者疑之者固多,信之者亦且過半。乃復用惠、孫二家法,一一求其所出,始知今本所載殆無一不襲他書。其不見他書者,不過百分之一,又率空洞無事實,所增加者年月而已。且其所出,本非一源,古今雜陳,矛盾斯起。既有違異,乃生調停,糾紛之因,皆可剖析。夫事實既具他書,則此書為無用;年月又多杜撰,則其說為無征。無用無征,則廢此書可,又此《疏證》亦不作可也。然余懼后世復有陳逢衡輩為是紛紛也,故寫而刊之,俾與《古本輯校》并行焉。丁巳孟夏,海寧王國維。

      卷上

        黃帝軒轅氏 (杜預《春秋經傳集解后序》云:“《紀年》篇起自夏、殷、周。”《晉書.束皙傳》云:“《紀年》十三篇,記夏以來。”惟《史記.魏世家》集解引和嶠云:“《紀年》起自黃帝。”)母曰附寶,見大電繞北斗樞星,光照郊野,感而孕。二十五月而生帝于壽丘。弱而能言,龍顏,有圣德,劾百神朝而使之。應龍攻蚩尤,戰虎豹熊羆四獸之力。以女魃止淫雨。天下既定,圣德光被,群瑞畢臻。有屈軼之草生于庭,佞人入朝,則草指之,是以佞人不敢進。 (以上《宋書.符瑞志》。案《宋志》此節雜采《大戴.五帝德》、《春秋元命苞》、《山海經》、《史記.五帝本紀》、《帝王世紀》諸書為之,但偽為附志者,實襲《宋志》,故但引《宋志》證之,不復旁及他書,以下放此。)

        元年,帝即位,居有熊。 (《白虎通.爵篇》:“黃帝有天下,號為有熊。”《史記.五帝本紀》集解:“譙周曰:黃帝,有熊國君少典之子也。 ”)

        初制冕服。 (《易.系辭傳》:“黃帝、堯、舜垂衣裳而天下治。”《士冠禮》疏引《世本》:“黃帝作冕旒。”)

        二十年,景云見。 (《藝文類聚》一、《太平御覽》七十一引《春秋演孔圖》:“黃帝將興,黃云升于堂上。”《左傳.昭十七年》疏引服虔曰:“ 黃帝將興,有景云之瑞。”)

        以云紀官。 (《左氏.昭十七年傳》:“昔者黃帝氏以云紀,故為云師而云名。”)

        有景云之瑞,赤方氣與青方氣相連,赤方中有兩星,青方中有一星,凡三星,皆黃色,以天清明時見于攝提,名曰景星。帝黃服齋于宮中,坐于玄扈、洛水之上,有鳳凰集,不食生蟲,不履生草,或止帝之東園,或巢于阿閣,或鳴于庭,其雄自歌,其雌自舞。麒麟在囿,神鳥來儀,有大螻如羊,大螾如虹。帝以土氣勝,遂以土德王。 (《宋書.符瑞志》。)

        五十年秋七月庚申,鳳鳥至,帝祭于洛水。 (《宋書.符瑞志》“五十年秋七月庚申,天霧三日三夜”云云,均見附注,此條即隱括為之。)

        庚申,天霧三日三夜,晝昏。帝問天老、力牧、容成曰:“于公何如?”天老曰:“臣聞之,國安,其主好文,則鳳凰居之。國亂,其主好武,則鳳凰去之。今鳳凰翔于東郊而樂之,其鳴音中夷則,與天相副。以是觀之,天有嚴教以賜帝,帝勿犯也。”召史卜之,龜燋。史曰:“臣不能占也,其問之圣人。”帝曰:“已問天老、力牧、容成矣。”史北面再拜曰:“龜不違圣智,故燋。”霧既降,游于洛水之上,見大魚,殺五牲以醮之,天乃甚雨,七日七夜,魚流于海,得圖書焉。《龍圖》出河,《龜書》出洛,赤文篆字,以授軒轅,接萬神于明庭,今塞門谷口是也。 (《宋書.符瑞志》。)

        五十九年,貫胸氏來賓,長股氏來賓。 (《山海經.海外南經》注引《尸子》曰:“四夷之民有貫胸者,有深目者,有長肱者,黃帝之德常致之。” 《路史.后紀》五注引“長肱”作“長股”,乃此條所本。)

        七十七年,昌意降居弱水,產帝干荒。 (《海內經》注引古本《紀年》,無年數。)

        一百年,地裂。 (《開元占經》四引《尚書說》:“黃帝將亡則地裂。”)帝陟。 (《戴記.五帝德》:“黃帝生而人得其利百年。”《史記.五帝本紀》集解、《類聚》十一、《御覽》七十九引《帝王世紀》:“黃帝在位百年而崩。”)

        帝王之崩皆曰陟, (《韓昌黎集.黃陵廟碑》引《紀年》“帝王之崩曰陟”,不云出注中。)《書》稱“新陟王”,謂新崩也。帝以土德王,應地裂而陟。葬,群臣有左徹者,感思帝德,取衣冠幾杖而廟饗之,諸侯大夫歲時朝焉。 (《御覽》七十九引《抱樸子》:“《汲郡冢中竹書》言:黃帝既仙去,其臣有左徹者,削木為黃帝之像,帥諸侯朝奉之。故司空張茂先撰《博物志》亦云:黃帝仙去,其臣思戀罔極,或刻木立像而朝之,或取其衣冠而葬之,或立廟而四時祀之。”上注即本此。)

      帝摯少昊氏

        約案:帝摯少昊氏, (《左氏.昭十七年傳》:“我高祖少皞摯之立也。”)母曰女節,見星如虹,下流華渚,既而夢接意感,生少昊。帝登位,有鳳皇之瑞。 (出《宋書.符瑞志》。)或曰名清,不居帝位,帥鳥師,居西方,以鳥紀官。 (《逸周書.嘗麥解》:“乃命少皞清司馬鳥師,以正五帝之官,故名曰質。”《漢書.律歷志》引《帝考德》曰:“少昊曰清。”)

      帝顓頊高陽氏

        母曰女樞,見瑤光之星貫月如虹,感己于幽房之宮,生顓頊于若水。首戴干戈,有圣德。生十年而佐少昊氏,二十而登帝位。 (《宋書.符瑞志》。)

        元年,帝即位,居濮。 (《左.昭十七年傳》:“衛,顓頊之虛也,故曰帝丘。”注:“衛,今濮陽縣。”《史記.五帝本紀》集解引皇甫謐曰: “顓頊都帝丘,今東郡濮陽是也。”)

        十三年,初作歷象。 (《漢書.藝文志》:《顓頊歷》二十一卷。)

        二十一年,作承云之樂。 (《呂氏春秋.古樂篇》:“顓頊乃命飛龍作效八風之音,命之曰承云。”)

        三十年,帝產伯鯀,居天穆之陽。 (《大荒西經》注引《竹書》曰:“顓頊產伯鯀,是維若陽,居天穆之陽。”無年。)

        七十八年,帝陟。 (《史記.五帝本紀》集解、《類聚》九、《御覽》七十九引《帝王世紀》:“顓頊在位七十八年。”)

        術器作亂,辛侯滅之。 (《海內經》:“共工生術器。術器首方顛,是復土壤,以處江水。 ”《周語》注:“賈侍中云:‘共工,諸侯,炎帝之后,姜姓也。顓頊氏衰,共工氏侵陵諸侯,與高辛氏爭而王也。’或云:‘共工,堯時諸侯,為高辛所滅。’昭謂言為高辛所滅,安得為堯諸侯,又堯時共工,與此異也。”維案:此條實據《海內經》與《周語》注為之。)

      帝嚳高辛氏

        生而駢齒,有圣德,初封辛侯,代高陽氏王天下。使瞽人拊鞞鼓,擊鐘磬,鳳皇鼓翼而舞。 (出《宋書.符瑞志》,惟《志》無“初封辛侯”四字。)

        元年,帝即位,居亳。 (《尚書序》:“湯始居亳,從先王居。”孔傳:“契父帝嚳,都亳。”《水經.谷水注》引皇甫謐曰:“帝嚳作都于亳。 ”)

        十六年,帝使重帥師滅有鄶。 (《逸周書.史記解》:“昔有鄶君,嗇儉滅爵,損祿群臣,卑讓上下,不臨后□小弱,禁罰不行,重氏伐之,鄶君以亡。”案:重氏,蓋國名,作偽者刪“氏”字,以為重黎之重,遂系之帝嚳時。)

        四十五年,帝錫唐侯命。

        六十三年,陟。 (《御覽》八十引陶宏景云:“帝嚳在位六十三年。”《路史.后紀》九亦云:“帝六十有三載崩。”此條本之。《史記》集解、《類聚》九引《帝王世紀》則云:“帝嚳在位七十年。 ”《御覽》八十引又作“七十五年”。)

        帝子摯立,九年而廢。 (《史記》索隱引衛宏云:“摯立九年。”正義及《御覽》八十引《帝王世紀》亦云:“摯在位九年。”)

      帝堯陶唐氏

        母曰慶都,生于斗維之野,常有黃云覆其上。及長,觀于三河,常有龍隨之。一旦,龍負圖而至,其文要曰: “亦受天佑。”眉八采,須發長七尺二寸,面銳上豐下,足履翼宿。既而陰風四合,赤龍感之。孕十四月而生堯于丹陵,其狀如圖。及長,身長十尺,有圣德,封于唐。夢攀天而上。高辛氏衰,天下歸之。 (出《宋書.符瑞志》。)

        元年丙子。 (《隋書.律歷志》、《路史.后紀》十注引古本《紀年》。)

        帝即位,居冀。 (《左氏.哀六年傳》引《夏書》:“惟彼陶唐,帥彼天常,有此冀方。” 偽《書.五子之歌》同。)

        命羲和歷象。 (《書.堯典》:“乃命羲和,欽若昊天,歷象日月星辰。”)

        五年,初巡狩四岳。 (《書.舜典》:“五載一巡狩。”此蓋據《舜典》推之。)

        七年,有麟。 (《路史.后紀》十: “堯在位七年,麒麟游于藪澤。”案《拾遺記》一:“ 堯在位七十年,有鸞雛歲歲來集,麒麟游于藪澤。”《路史》本之,而訛“七十年”為“七年”。偽《紀年》遂云:“七年有麟”矣。)

        十二年,初治兵。

        十六年,渠搜氏來賓。 (《書.禹貢》:“織皮、昆侖、析枝、渠搜,西戎即敘。”)

        十九年,命共工治河。 (《書.堯典》:“共工方鳩○功。”鄭注:“共工,水官名。”《周語》:“昔共工棄是道也,虞于湛樂,淫失其身,欲壅防百川,墮高堙庳,以害天下。”是共工本是水官,又曾治水,故遂有先鯀治河之說。)

        二十九年春,僬僥氏來朝,貢沒羽。 (《類聚》十一、《御覽》八十引《帝王世紀》:“堯時,僬僥氏來貢沒羽。”)

        四十二年,景星出于翼。 (《初學記》九、《御覽》八十、又八百七十二、八百九十三引《尚書.中候》:“帝堯即政七十載,景星出翼。”《論衡.是應篇》引作“堯時,景星見于軫”。《公羊傳.宣二年》疏引《春秋感精符》:“滅蒼者,翼也。”彼注云:“堯,翼星之精,在南方,其色赤。”)

        五十年,帝游于首山。 (《文選.宣德皇后令》注、《御覽》八十、《路史.余論》七引《論語比考讖》:“堯率舜游首山。”)

        乘素車玄駒。 (《文選.辯命論》注、《初學記》九、又二十四、《御覽》八十引《尸子》:“君天下者,麒麟、青龍,而堯素車玄駒。”《五帝德》:“堯丹車白馬。”《五帝本紀》:“堯彤車,乘白馬。”)

        五十三年,帝祭于洛。 (《初學記》六、又九引《尚書.中候》:“堯率群臣東沈璧于洛。”)

        五十八年,帝使后稷放帝子朱于丹水。 (《海內南經》注引古本《紀年》:“后稷放帝朱于丹水。”《史記.五帝本紀》及《高祖本紀》正義引:“ 后稷放帝子丹朱。”)

        六十一年,命崇伯鯀治河。 (《周語》:“其在有虞,有崇伯鯀,播其淫心,稱遂共工之過。”)

        六十九年,黜崇伯鯀。 (《書.堯典》:“帝曰:‘咨,四岳,湯湯洪水方割,蕩蕩懷山襄陵,浩浩滔天,下民其咨,有能俾乂。’僉曰:‘于,鯀哉。’帝曰:‘往,欽哉。’九載績用弗成。”是鯀治水凡九載,但此實以六十九年則妄矣。)

        七十年,春正月,帝使四岳錫虞舜命。 (《書.堯典》:“帝曰:‘朕在位七十載,汝能庸命,巽朕位。’岳曰:‘否德忝帝位。’曰:‘明明揚側陋。’師錫帝曰:‘有鰥在下,曰虞。’”)帝在位七十年,景星出翼,鳳皇在庭,朱草生,嘉禾秀,甘露潤,醴泉出,日月如合璧,五星如連珠。廚中自生肉,其薄如箑,搖動則風生,食物寒而不臭,名曰“箑脯”。又有草莢階而生,月朔始生一莢,月半而生十五莢,十六日以后日落一莢,及晦而盡,月小則一莢焦而不落,名曰 “蓂莢”,一曰“歷莢”。洪水既平,歸功于舜,將以天下禪之,乃潔齋修壇場于河、洛,擇良日率舜等升首山,遵河渚。有五老游焉,蓋五星之精也。相謂曰:“ 《河圖》將來告帝以期,知我者重瞳黃姚。”五老因飛為流星,上入昴。二月辛丑昧明,禮備,至于日昃,榮光出河,休氣四塞,白云起,回風搖,乃有龍馬銜甲,赤文綠色,緣壇而上,吐《甲圖》而去。甲似龜,背廣九尺,其圖以白玉為檢,赤玉為柙, (詩銘案:“玉”原作“土”,脫“柙”字,據林春溥《竹書紀年補證》卷一改補。“柙” ,《宋書.符瑞志》作“字”。)泥以黃金,約以青繩。檢文曰:“闿色授帝舜。”言虞夏當受天命,帝乃寫其言,藏于東序。后二年二月仲辛,率群臣東沈璧于洛。禮畢,退俟,至于下昃,赤光起,元龜負書而出,背甲赤文成字,止于壇。其書言當禪舜,遂讓舜。 (出《宋書.符瑞志》。)

        七十一年,帝命二女嬪于舜。 (《書.堯典》:“厘降二女于媯汭,嬪于虞。”)

        七十三年春正月,舜受終于文祖。 (《書.舜典》:“帝曰:‘格汝舜,詢事考言,乃言底可績,三載,汝陟帝位。’舜讓于德,弗嗣,正月上日,受終于文祖。”)

        七十四年,虞舜初巡狩四岳。 (《尚書大傳》:“維元祀,巡狩四岳八伯。”鄭注:“祀,年也。元年,謂月正元日,舜假于文祖之年也。”此以為受終文祖之后一年。)

        七十五年,司空禹治河。 (《書.舜典》:“伯禹作司空。”)

        七十六年,司空伐曹魏之戎,克之。 (《呂氏春秋.召類篇》:“禹攻曹魏、屈驁、有扈,以行其教。”)

        八十六年,司空入覲,贄用玄圭。 (《書.禹貢》:“禹錫玄圭,告厥成功。”《史記.河渠書》引《夏書》:“禹抑洪水十三年。”此司空禹治河在七十五年,入覲在八十六年,蓋本之。)

        八十七年,初建十有二州。 (《書.舜典》:“肇十有二州。”)

        八十九年,作游宮于陶。 (《史記.貨殖傳》:“昔堯作游成陽。”如淳曰:“作,起也。成陽,在定陶。”)

        九十年,帝游居于陶。 (《史記.五帝本紀》:“堯立七十年得舜,二十年而老。”)

        九十七年,司空巡十有二州。 (《吳越春秋》四:“堯號禹曰伯禹,官曰司空,領統州伯,以巡十二部。”)

        一百年,帝陟于陶。 (案《史記.五帝本紀》、《論衡.氣壽篇》、《帝王世紀》皆云:“ 堯在位九十八年。”然據《虞書》云:“朕在位七十載。”此堯舉舜之歲。又云:“詢事考言,乃言底可績,三載,汝陟帝位。”此舜攝政之歲。又云:“二十有八載,帝乃殂落。”此堯崩之歲。前后得一百一年。孔傳與王肅注以堯得舜試舜共在一年,故堯在位百年,此從之。)

        帝子丹朱避舜于房陵,舜讓,不克。朱遂封于房,為虞賓。三年,舜即天子之位。 (《路史.后紀》十:“帝崩,虞氏國之于房,為房侯。”)

      帝舜有虞氏

        母曰握登,見大虹意感,而生舜于姚墟。目重瞳子,故名重華。龍顏大口,黑色,身長六尺一寸。舜父母憎舜,使其涂廩,自下焚之,舜服鳥工衣服飛去。又使浚井,自上填之以石,舜服龍工衣自傍而出。耕于歷,夢眉長與發等,遂登庸。 (出《宋書.符瑞志》,但《志》無末三字。)

        元年己未,帝即位,居冀。 (《左傳.哀六年》注:“唐虞及夏皆都冀方。”)

        作大韶之樂。 (《書.益稷》:“韶九成。”《類聚》十一、《御覽》八十引《帝王世紀》:“乃作大韶之樂。”)

        即帝位,蓂莢生于階,鳳皇巢于庭,擊石拊石,以歌九韶,百獸率舞,景星出于房,地出乘黃之馬。 (出《宋書.符瑞志》。)

        三年,命咎陶作刑。 (《北堂書鈔》十七引《紀年》:“命咎陶作刑。”不系年世。)

        九年,西王母來朝。 (《大戴禮.少間篇》:“昔舜以天德嗣堯,西王母來獻其白琯。”《類聚》十一、《御覽》八十引《雒書靈準聽》曰:“舜受終,西王母授益地圖。”《中論.爵祿篇》:“舜受終于文祖,稱曰余一人,則西王母來獻白環。”)

        西王母之來朝,獻白環、玉玦。 (出《宋書.符瑞志》,但《志》無“之來朝”三字。)

        十四年,卿云見,命禹代虞事。 (此隱括下附注為說,附注出《宋書.符瑞志》,而《宋志》實本《尚書大傳》文。《書鈔》一百六十、《路史.發揮》五雜引《宋志》所引《大傳》中語,首句皆云: “惟十有四祀。”)

        在位十有四年,奏鐘石管未罷,而天大雷雨,疾風發屋拔木,桴鼓播地,鐘磬亂行,舞人頓伏,樂正狂走。舜乃磬堵持衡而笑曰:“明哉,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亦乃見于鐘石管乎。”乃薦禹于天,使行天子事也。于是和氣普應,慶云興焉,若煙非煙,若云非云,郁郁紛紛,蕭索輪囷,百工相和而歌《卿云》。帝乃倡之曰:“慶云爛兮,□縵縵兮,日月光華,旦復旦兮。” 群臣咸進,頓首曰:“明明上天,爛然星陳。日月光華,弘于一人。”帝乃再歌曰:“日月有常,星辰有行。四時從經,萬姓允誠。于予論樂,配天之靈。遷于圣賢,莫不咸聽。鼚乎鼓之,軒乎舞之。精華已竭,褰裳去之。”于是八風循通,慶云叢集,蟠龍奮迅于其藏,蛟魚踴躍于其淵,龜鱉咸出其穴,遷虞而事夏。舜乃設壇于河,依堯故事。至于下昃,榮光休氣至, (詩銘案:“氣”字原脫,據趙紹祖《校補竹書紀年》卷一補。)黃龍負圖,長三十二尺,廣九尺,出于壇畔,赤文綠錯,其文言當禪禹。 (出《宋書.符瑞志》。)

        十五年,帝命夏后有事于太室。 (《考工記.匠人》:“夏后氏世室。”)

        十七年春二月,入學初用萬。 (《夏小正》:“二月丁亥,萬舞入學。”)

        二十五年,息慎氏來朝貢弓矢。

        二十九年,帝命子義鈞封于商。 (案此放古本《紀年》“放帝子朱于丹水”句為之。)

        三十年,葬后育于渭。 (《漢書.地理志》:“右扶風陳倉有黃帝孫舜妻盲冢祠。”案“盲 ”、“育”字形相近。)

        三十二年,帝命夏后總師。 (偽《書.大禹謨》:“帝曰:‘格汝禹,朕宅帝位,三十有三載,耄期倦于勤,汝惟不怠,總朕師。’”)遂陟方岳。

        三十三年春正月,夏后受命于神宗。 (偽《書.大禹謨》:“正月朔旦,受命于神宗。”)

        遂復九州。 (《漢書.地理志》:“ 堯遭洪水,天下分絕為十二州,禹平水土,更置九州。 ”)

        三十五年,帝命夏后征有苗,有苗氏來朝。 (偽《書.大禹謨》:“帝曰:‘咨禹,惟時有苗弗率,汝徂征。’三旬,苗民逆命。七旬,有苗格。”)

        四十二年,玄都氏來朝,貢寶玉。 (《逸周書.史記解》有玄都氏。)

        四十七年冬,隕霜,不殺草木。 (《呂氏春秋.應同篇》:“禹之時,天先見草木秋冬不殺。”)

        四十九年,帝居于鳴條。 (《孟子.離婁下》:“舜卒于鳴條。”)

        五十年,帝陟。 (《書.舜典》:“ 五十載,陟方乃死。”)義鈞封于商,是謂商均。后育,娥皇也。鳴條有蒼梧之山,帝崩,遂葬焉,今海州。 (案《隋書.地理志》:“東海郡,梁置南、北二青州,東魏改為海州。”此附注如出沈約,不當有“今海州”語。考《困學紀聞》五云:“蒼梧山在海州界。”此作偽者所本。)

      帝禹夏后氏

        母曰修己,出行,見流星貫昴,夢接意感,既而吞神珠。修己背剖,而生禹于石紐,虎鼻大口,兩耳參鏤,首戴鉤鈴,胸有玉斗,足文履已,故名文命。長有圣德。長九尺九寸。夢自洗于河,取水飲之。又有白狐九尾之瑞。當堯之時,舜舉之。禹觀于河,有長人白面魚身,出曰:“吾河精也。”呼禹曰:“文命治水。”言訖,授禹《河圖》,言治水之事,乃退入于淵。禹治水既畢,天錫玄珪,以告成功。夏道將興,草木暢茂,青龍止于郊,祝融之神降于崇山。乃受舜禪,即天子之位。洛出龜書,是為《洪范》。 (以上出《宋書.符瑞志》。)三年喪畢,都于陽城。 (《孟子.萬章上》:“舜崩,三年之喪畢,禹避舜之子于陽城。”)

        元年壬子,帝即位,居冀。 (《漢書.地理志》:“潁川郡陽翟”下,臣瓚曰:“《世本》:‘禹都陽城。’《汲郡古文》亦云‘居之’。”是古本《紀年》不云“居冀”也。今本于堯、舜、禹皆云“ 居冀”者,蓋以《左傳.哀六年》杜預注云:“唐、虞及夏皆都冀方。”故云然。)

        頒夏時于邦國。 (《戴記.禮運》: “吾得夏時焉。”《史記.夏本紀》:“孔子正夏時,學者多傳《夏小正》云。”)

        二年,咎陶薨。 (《史記.夏本紀》:“帝禹立而舉皋陶薦之,且授政焉,而皋陶卒。”)

        五年,巡狩,會諸侯于涂山。 (《左氏.哀七年傳》:“禹合諸侯于涂山。”)

        南巡狩,濟江,中流有二黃龍負舟,舟人皆懼。禹笑曰:“吾受命于天,屈力以養人。生,性也;死,命也。奚憂龍哉。”龍于是曳尾而逝。 (出《宋書.符瑞志》。)

        八年春,會諸侯于會稽,殺防風氏。 (《魯語》:“昔禹致群神于會稽之山,防風氏后至,禹殺而戮之。”)

        夏六月,雨金于夏邑。 (《述異記》下:“先儒說,夏禹時,天雨金三日。”)

        秋八月,帝陟于會稽。 (《史記.夏本紀》:“十年,帝東巡狩,至于會稽而崩。”)

        禹立四十五年。 (《御覽》八十二引古本《紀年》如此。今本既云“八年,帝陟”,又云“禹立四十五年”,足見雜綜諸書,未加修正。)禹薦益于天。七年,禹崩,三年喪畢,天下歸啟。 (出《孟子.萬章上》。)

      帝啟

        元年癸亥,帝即位于夏邑。大饗諸侯于鈞臺。 (《左氏.昭四年傳》:“夏啟有鈞臺之享。”) 諸侯從帝歸于冀都。

        大饗諸侯于璇臺。 (《文選.王元長曲水詩序》:“至如夏后,二龍載驅璇臺之上。”注引《易.歸藏》曰:“昔者夏后啟筮享神于晉之墟,作為璇臺,于水之陽。”)

        二年,費侯伯益出就國。 (《晉書.束皙傳》引《紀年》:“益干啟位,啟殺之。”《史通》《疑古篇》、《雜說篇》兩引“益為后啟所誅”。此獨云“二年,費侯伯益出就國。”蓋故與古本立異。觀后附注于“伊尹自立”云“誤以攝政為真”。于“太甲殺伊尹”云“文與前后不類”,此則易其本文,彼則加以案語,蓋正文與注出于一人所搜集也。)

        王帥師伐有扈,大戰于甘。 (原注:有扈,在始平鄠縣。《尚書序》:“啟與有扈氏戰于甘之野,作《甘誓》。”《甘誓》:“大戰于甘。”原注七字《左傳.昭元年》注文。)

        六年,伯益薨,祠之。 (《越絕書》:“益死之后,啟歲善犧牲以祠之。”)

        八年,帝使孟涂如巴□訟。 (《海內南經》:“夏后啟之臣曰孟涂,是司神于巴,巴人請訟于孟涂之所。”)

        十年,帝巡狩,舞九韶于大穆之野。 (《海外西經》;“大樂之野,夏后啟于此舞九代。一曰大遺之野。”郭注:“《大荒經》云‘天穆之野’。 ”《大荒西經;“夏后開上三嬪于天,得《九辨》與《九歌》以下,此天穆之野,高二千仞,開焉得始歌《九招》。”郭注:“《竹書》曰:‘夏后開□九韶也。 ’”《御覽》八十二引《帝王世紀》:“啟升后十年,舞《九韶》。”)

        十一年,放王季子武觀于西河。 (原注:武觀即五觀也。觀國,今頓丘衛縣。《楚語》:“ 啟有五觀。”韋注:“五觀,啟子,太康昆弟也。”《墨子.非樂下》“于《武觀》曰:‘啟乃淫溢康樂,野于飲食’”云云,是《武觀》乃書篇名,非人名,此以“五觀”為“武觀》,乃雜采二書為之。觀國,今頓丘衛縣,亦《左傳.昭元年》注文。)

        十五年,武觀以西河叛。 (《漢書.地理志》東郡有畔觀縣。案,本畔、觀二縣,自宋本以下,皆誤以為一縣,聯綴不分。)

        彭伯壽帥師征西河,武觀來歸。 (《書鈔》十三引《紀年》:“啟征西河。”《路史.后紀》十三:“既征西河。”注:“《紀年》在二十五年。 ”《御覽》八十二引《帝王世紀》:“啟三十五年征河西。”此系之十五年者,以此既依《路史》啟十六年陟,則不得有二十五年、三十五年也。《逸周書.嘗麥解》:“其在殷之五子,忘伯禹之命,假國無正,用胥興作亂,遂亡厥國,皇天哀禹,賜彭壽思正夏略。”)

        十六年陟。 (《路史.后紀》十三: “啟在位十有六歲,年九十一。”此本之。《真誥》十五引《竹書》:“啟即位三十九年,亡年七十八。”《路史》注引《紀年》:“啟二十九年,年九十八。”與今本迥異。《御覽》八十二引《帝王世紀》:“啟在位九年。”《通鑒外紀》:“啟在位九年。”又引皇甫謐曰:“十年。”)

      帝太康

        元年癸未,帝即位,居斟尋。 (《水經.巨洋水注》、《漢書.地理志》注、《史記.夏本紀》正義引臣瓚曰:“《汲郡古文》:‘太康居斟尋。’ ”)

        畋于洛表。 (偽《書.五子之歌》: “畋于有洛之表。”)

        羿入居斟尋。 (《水經.巨洋水注》、《漢書.地理志》注、《史記.夏本紀》正義引臣瓚曰:“《汲冢古文》:‘太康居斟尋,羿亦居之。’” )

        四年陟。 (《帝王世紀》、《通鑒外紀》皆云“在位二十九年”。《路史.后紀》十三云“在位蓋十有九歲,失政,又十歲而死”。并與此異。)

      帝仲康

        元年己丑,帝即位,居斟尋。

        五年秋九月庚戌朔,日有食之。 (《新唐書.歷志》:“張說《歷議》:新歷,仲康五年癸巳歲九月庚戌朔,日蝕在房二度。”)

        命胤侯帥師征羲和。 (偽《書.胤征》:“惟仲康肇位四海,胤侯命掌六師,羲和廢厥德,酒荒于厥邑,胤后承王命徂征。”)

        六年,錫昆吾命作伯。 (《鄭語》: “昆吾為夏伯矣。”)

        七年陟。 (《通鑒外紀》:“仲康在位十三年。”《路史》注引《紹運圖》同,《年代歷》:“二十六年。”《路史.后紀》:“仲康十有八歲崩。”均與此互異。)

        世子相出居商丘,依邳侯。 (原注:一作“依同姓諸侯斟灌、斟尋”。《御覽》八十二引《帝王世紀》:“乃徙商丘,依同姓諸侯斟灌氏、斟尋氏。”)

      帝相

        元年戊戌,帝即位,居商。 (《御覽》八十二引《紀年》:“帝相即位,處商丘。”)

        征淮夷。 (《御覽》八十二引《紀年》:“元年,征淮夷。”《路史.后紀》十三:“征淮、畎。”注:“淮夷、畎夷。《紀年》云:元年。”《后漢書.西羌傳》:“后相即位,乃征畎夷。”此僅采《御覽》所引。)

        二年,征風及黃夷。 (《御覽》八十二及《后漢書.東夷傳》注引《紀年》:“二年,征風夷及黃夷。 ”《通鑒外紀》引:“二年,征黃夷。”)

        七年,于夷來賓。 (《后漢書.東夷傳》注、《外紀》注、《路史.后紀》十三注均引《紀年》:“七年,于夷來賓。”)

        八年,寒浞殺羿,使其子澆居過。 (見《左.襄四年傳》,但《左傳》殺羿封澆非一年事。)

        九年,相居于斟灌。 (《水經.巨洋水注》、《漢書.地理志》注、《路史.后紀》十三引臣瓚曰:“《汲冢古文》:‘相居斟灌。’”)

        十五年,商侯相土作乘馬。 (《周禮.校人》注、《荀子.解蔽篇》注引《世本》:“相土作乘馬。”)

        遂遷于商丘。 (《左氏.襄九年傳》:“昔陶唐之火正閼伯居商丘,相土因之。”)

        二十年,寒浞滅戈。 (《左.襄四年傳》:“寒浞處澆于戈。”)

        二十六年,寒浞使其子帥師滅斟灌。 (《左.襄四年傳》:“使澆用師滅斟灌及斟尋氏。” )

        二十七年,澆伐斟鄩,大戰于濰,覆其舟,滅之。 (《楚辭.天問》:“覆舟斟尋,何道取之?”)

        二十八年,寒浞使其子澆弒帝,后緡歸于有仍。 (《左.哀元年傳》:“昔有過澆殺斟灌以伐斟尋,滅夏后相。后緡方娠,逃出自竇,歸于有仍,生少康焉。 ”)

        伯靡出奔鬲。 (《左.襄四年傳》: “靡奔有鬲氏。”但《傳》次在家眾殺羿之后。)

        斟灌之墟,是為帝丘。后緡方娠,逃出自竇,歸于有仍。 (三句見上。)伯靡奔有鬲氏。 (見上。)

        夏世子少康生。 (原注:丙寅年。《左.哀元年傳》:“后緡方娠,逃出自竇,歸于有仍,生少康焉。”)

        少康自有仍奔虞。 (原注:乙酉年。《左.哀元年傳》:“少康為仍牧正,澆使椒求之,逃奔有虞。”)

        伯靡自鬲帥斟鄩、斟灌之師以伐浞。 (《左.襄四年傳》:“靡自有鬲氏收二國之燼以滅浞,而立少康。”)

        世子少康使汝艾伐過殺澆。 (原注:甲辰年。《左.襄四年傳》:“少康滅澆于過。”又《哀元年傳》:“使女艾諜澆。”)

        伯子杼帥師滅戈。 (《左.襄四年傳》:“后杼滅豷于戈。”又《哀元年傳》:“使季杼誘豷。”)

        伯靡殺寒浞。 (見上。)

        少康自綸歸于夏邑。 (原注:乙巳年。《左.哀元年傳》:“虞思于是妻之以二姚,而邑諸綸。”案原本小注:“寒浞自丙寅至乙巳,凡四十年。 ”《通鑒外紀》羿八年,浞三十二年,亦四十年。而此書附注云:“夏有王與無王,用歲四百七十一年。”去寒浞四十年,得四百三十一年,與《易緯稽覽圖》云“ 禹四百三十一年”合,蓋即據《稽覽圖》以定寒浞之年也。)

        明年,后緡生少康。既長,為仍牧正,惎澆,能戒之。澆使椒求之,將至仍,少康逃奔有虞,為之庖正,以除其害。虞思于是妻之以二姚,而邑諸綸。有田一成,有眾一旅,能布其德,而兆其謀,以收夏眾,撫其官職。 (以上出《左.哀元年傳》。)夏之遺臣伯靡,自有鬲氏收二斟以伐浞。 (見上。)浞恃澆皆康娛,日忘其惡而不為備。
      出《楚辭.離騷》。)少康使汝艾諜澆。 (見上。)初,浞娶純狐氏,有子早死,其婦曰女歧,寡居。澆強圉,往至其戶,陽有所求。女歧為之縫裳,共舍而宿。汝艾夜使人襲斷其首,乃女歧也。澆既多力,又善走,艾乃畋獵,放犬逐獸,因嗾澆顛隕,乃斬澆以歸于少康。 (出《楚辭.天問》而又為之辭。)于是,夏眾滅浞,奉少康歸于夏邑。諸侯始聞之,立為天子,祀夏配天,不失舊物。 (末二語出《左.哀元年傳》。)

      帝少康

        元年丙午,帝即位,諸侯來朝,賓虞公。

        二年,方夷來賓。 (《后漢書.東夷傳》注引《紀年》:“少康即位,方夷來賓。”《路史.后紀》十三注同。)

        三年,復田稷。 (《周語》:“昔我先王世后稷,以服事虞夏。及夏之衰,棄稷弗務,我先王不窋用失其官,而自竄于戎狄之間。”)

        后稷之后不窋失官,至是而復。 (見上。)

        十一年,使商侯冥治河。 (《魯語》及《祭法》:“冥勤其官。”鄭氏《祭法》注:“冥,契六世之孫也,其官玄冥,水官也。”)

        十八年,遷于原。 (此因《御覽》引《紀年》有“帝寧居原”之文,故云。)

        二十一年,陟。 (《通鑒外紀》:“ 少康在位二十一年。”《路史.后紀》十三:“在位四十有六歲。”)

      帝杼

        元年己巳,帝即位,居原。 (《御覽》八十二引《紀年》:“帝寧居原。”《路史.后紀》十三注引“帝予居原”。)

        五年,自原遷于老丘。 (《御覽》八十二引《紀年》:“自遷于老丘。”《路史.后紀》十三注引作“自原遷于老王”。)

        八年,征于東海及三壽,得一狐九尾。 (《海外東經》注引《汲郡竹書》:“柏杼子征于東海及三壽,得一狐九尾。”)

        十三年,商侯冥死于河。 (《魯語》及《祭法》:“冥勤其官而水死。”)

        十七年,陟。 (《御覽》八十二引《帝王世紀》:“帝寧在位十七年。”《通鑒外紀》從之。《路史.后紀》:“二十有七歲陟。”)

        杼或作帝寧,一曰伯杼。 (均見上。)杼能帥禹者也,故夏后氏報焉。 (出《魯語》。)

      帝芬

        元年戊子,帝即位。

        三年,九夷來御。 (《后漢書.東夷傳》注引《紀年》:“后芬即位,三年,九夷來御。” 《外紀》、《路史.后紀》引并同。)

        十六年,洛伯用與河伯馮夷斗。 (《水經.洛水注》引《紀年》:“洛伯用與河伯馮夷斗。”不云何年。)

        三十三年,封昆吾氏子于有蘇。 (《鄭語》:“己姓,昆吾、蘇、顧、溫、董。”《唐書.宰相世系表》:“昆吾之子封于蘇。”)

        三十六年,作圜土。

        四十四年,陟。 (《御覽》八十二引《紀年》:“后芬立四十四年。”又引《帝王世紀》: “芬在位二十六年。”《外紀》從之。《路史.后紀》十三:“二十有六歲陟。”注:“《世紀》二十八年,《紀年》四十四年,非。”)

        芬或曰芬發。

      帝芒

        元年壬申,帝即位,以玄珪賓于河。 (《書鈔》八十九、《初學記》十三、《御覽》八十二引《紀年》:“后荒即位,元年,以玄珪賓于河。”《初學記》“珪”作“璧”,《御覽》“荒”作“芒”。)

        十三年,東狩于海,獲大魚。 (《書鈔》、《初學記》、《御覽》引《紀年》與“玄珪賓河 ”為一年事。《書鈔》“魚”作“鳥”。)

        三十三年,商侯遷于殷。 (此因《山海經》引《紀年》有“殷王子亥”,故設遷殷一事。)

        五十八年,陟。 (《御覽》八十二引《紀年》:“后芒陟位,五十八年。”《路史.后紀》十三注引“后芒陟,年五十八”。《外紀》:“在位十八年。”又引《帝王本紀》云“十三年”,《路史》從《外紀》。)

        芒或曰帝荒。 (見上。)

      帝泄

        元年辛未,帝即位。

        十二年,殷侯子亥賓于有易,有易殺而放之。 (《大荒東經》注引《竹書》:“殷王子亥賓于有易而淫焉,有易之君綿臣殺而放之。是故殷主甲微假師于河伯,以伐有易,滅之,遂殺其君綿臣也。”)

        十六年,殷侯微以河伯之師伐有易,殺其君綿臣。 (見上。)

        殷侯子亥賓于有易而淫焉。有易之君綿臣殺而放之。故殷上甲微假師于河伯,以伐有易,滅之,遂殺其君綿臣。 (見上。)中葉衰而上甲微復興,故商人報焉。 (出《魯語》。)

        二十一年,命畎夷、白夷、玄夷、風夷、赤夷、黃夷。 (《后漢書.東夷傳》注引《紀年》:“后泄二十一年,命畎夷、白夷、赤夷、玄夷、風夷、陽夷。”《外紀》及《路史.后紀》十三所引略同。)

        二十五年,陟。 (《路史.后紀》十三注引《紀年》作“二十一”。《御覽》八十二引《帝王世紀》:“帝泄在位十六年。”《外紀》從之,《路史.后紀》:“帝泄二十六歲陟。”注:“《世紀》同,《
      年代歷》十六年,《紀年》二十一,皆非。”)

      帝不降

        元年己亥,帝即位。

        六年,伐九苑。 (《御覽》八十二引《紀年》:“不降即位,六年,伐九苑。”《路史》引同。)

        三十五年,殷滅皮氏。 (《逸周書.史記解》:“信不行,義不立,則哲士凌君政,禁而生亂,皮氏以亡。”)

        五十九年,遜位于弟扃。 (《御覽》八十二引《紀年》:“六十九年,其弟立,是為帝扃。 ”《外紀》:“帝不降,在位五十九年。”《路史.后紀》:“五十九歲,陟。 ”注:“《世紀》、《年代歷》同,《紀年》六十九。 ”)

      帝扃

        元年戊戌,帝即位。

        十年,帝不降陟。 (見上。) 三代之世內禪,惟不降實有圣德。

        十八年,陟。 (《御覽》八十二引《帝王世紀》:“帝扃,在位二十一年。”《外紀》、《路史》從之。)

      帝僅

        一名胤甲。 (《御覽》八十二引《紀年》:“帝僅一名胤甲。”)

        元年己未,帝即位,居西河。 (《海外東經》注、《通鑒外紀》、《路史.后紀》注、《御覽》八十二引《紀年》:“胤甲即位,居西河。”《御覽》四引“ 胤甲居于河西”。)

        四年,作西音。 (《呂氏春秋.音初篇》:“殷整甲徙宅西河,猶思故處,實始作為西音。 ”此系之夏胤甲,失之。)

        昆吾氏遷于許。 (原注:己姓,名樊,封于衛,夏衰為伯,遷于舊許。《左.昭十二年傳》:“昔我皇祖伯父昆吾,舊許是宅。”蓋謂陸終之子昆吾,不得在胤甲時。)

        八年,天有祅孽,十日并出,其年陟。 (《海外東經》注、《通鑒外紀》、《路史.后紀》引《紀年》:“天有妖孽,十日并出,其年胤甲陟。”不著何年。《御覽》八十二引《帝王世紀》:“帝僅在位二十年。”《外紀》、《路史》皆從之。)

      帝孔甲

        元年乙巳,帝即位,居西河。

        廢豕韋氏,使劉累豢龍。 (《左.昭二十九年傳》:“陶唐氏既衰,其后有劉累,學擾龍于豢龍氏,以事孔甲,能飲食之。夏后嘉之,賜氏曰御龍,以更豕韋之后。”)

        三年,王畋于萯山。 (《呂氏春秋.音初篇》:“夏后孔甲畋于東陽萯山。”)

        五年,作東音。 (《呂氏春秋.音初篇》:“孔甲乃作《破斧之歌》,實始為東音。”)

        七年,劉累遷于魯陽。 (《左.昭二十九年傳》:“龍一雌死,潛醢以食夏后,既而使求之,懼而遷于魯縣。”杜注:“魯縣,今魯陽也。”)王好事鬼神,肆行淫亂,諸侯化之,夏政始衰。 (略本《史記.夏本紀》。)田于東陽萯山,天大風晦盲,孔甲迷惑,入于民室,主人方乳,或曰:“后來見良日也,之子必大吉。”或又曰:“不勝也,之子必有殃。”孔甲聞之曰:“以為余一人子,夫誰殃之。 ”乃取其子以歸。既長,為斧所戕,乃作《破斧之歌》,是為東音。 (《呂氏春秋.音初篇》。)劉累所畜龍一雌死,潛醢以食夏后,夏后饗之,既而使求之,懼而遷于魯陽,其后為范氏。 (《左.昭二十九年傳》。)

        九年,陟。 (《通鑒外紀》:“孔甲在位三十一年。”《路史》注引《年代歷》同。《路史》以胤甲、孔甲為一人,云“在位四十歲”。)

        殷侯復歸于商丘。

      帝昊

        昊一作皋。 (《左.僖三十三年傳》: “其北陵,夏后皋之墓也。”) 元年庚辰,帝即位。

        使豕韋氏復國。 (原注:夏衰,昆吾、豕韋相繼為伯。此因帝孔甲時廢豕韋氏,故云然。)

        三年,陟。 (《御覽》八十二引《紀年》:“后昊立三年。”《通鑒外紀》、《路史.后紀》皆云“十一年”。)

      帝發

         一名后敬,或曰發惠。 (《御覽》八十二引《紀年》:“后發一名后敬,或曰發惠。”〔詩銘案:“惠”字原脫。〕《路史.后紀》:“帝敬發,一曰惠。”注“見《紀年》”。)

        元年乙酉,帝即位。

        諸侯賓于王門,再保墉會于上池,諸夷入舞。 (《書鈔》八十二引《紀年》:“后發即位,元年,諸侯賓于王門,再保墉會于上池,諸夷入舞。”又《后漢書.東夷傳》注、《御覽》七百八十、《通鑒外紀》、《路史.后紀》分引。)

        七年,陟。 (《通鑒外紀》:“發在位十三年。”又引《帝王本紀》云“十二年”,《路史》同。)

        泰山震。 (《述異記》上:“桀時泰山山走石泣。先儒說,桀之將亡,泰山三日泣。”)

      帝癸

        一名桀。

        元年壬辰,帝即位,居斟鄩。 (《水經.巨洋水注》、《漢書.地理志》注、《史記.夏本紀》正義引臣瓚曰:“‘太康居斟尋,桀亦居之。’” )

        三年,筑傾宮。 (《文選.吳都賦》注引《紀年》:“桀筑傾宮。”)

        毀容臺。 (《御覽》八十二引《尸子》:“昔夏桀之時,容臺振而掩覆。”亦見《淮南.覽冥訓》。)

        畎夷入于岐以叛。 (《后漢書.西羌傳》:“后桀之亂,畎夷入居邠、岐之間。”)

        六年,歧踵戎來賓。 (《呂氏春秋.當染篇》:“桀染于羊辛、歧踵戎。”)

        十年,五星錯行,夜中,星隕如雨。

        地震。

        伊、洛竭。 (《周語》:“昔伊、洛竭而夏亡。”)

        十一年,會諸侯于仍,有緡氏逃歸,遂滅有緡。 (《左.昭四年傳》:“夏桀為仍之會,有緡叛之。” )

        十三年,遷于河南。 (《史記.吳起列傳》:“夏桀之居,伊闕在其南,羊腸在其北。”瓚曰:“今河南城為直之。”)

        初作輦。 (《后漢書.井丹傳》:“ 桀乘人車。”《通典》六十六:“夏氏末代制輦。”)

        十四年,扁帥師伐岷山。 (原注:一作山民。《藝文類聚》八十三、《御覽》一百三十五引《紀年》:“桀伐岷山。”《御覽》八十二引作“山民 ”。)

        癸命扁伐山民,山民女于桀二人,曰琬,曰琰。后愛二人,女無子焉,斫其名于苕華之玉。苕是琬,華是琰,而棄其元妃于洛,曰妹喜,于傾宮飾瑤臺居之。 (出《御覽》八十二引《紀年》。)

        十五年,商侯履遷于亳。 (原注:成湯元年。《尚書序》:“湯始居亳。”)

        十七年,商使伊尹來朝。 (《孟子.告子下》:“五就湯、五就桀者,伊尹也。”)

        二十年,伊尹歸于商及汝鳩、汝方,會于北門。 (《尚書序》:“伊尹去亳適夏,既丑有夏,復歸于亳。入自北門,乃遇汝鳩、汝方,作《汝鳩》、《汝方》。”)

        二十一年,商師征有洛,克之。 (《逸周書.史記解》:“昔者有洛氏宮室無常,池囿廣大,工功日進,以后更前,民不得休。農失其時,饑饉無食,成商伐之,有洛以亡。”)

        遂征荊,荊降。 (《越絕書》三:“ 湯行仁義,敬鬼神,天下皆一心歸之。當是時,荊伯未從也,湯于是乃飾犧牛以事荊伯,乃委其誠心。”)

        二十二年,商侯履來朝,命囚履于夏臺。 (《史記.夏本紀》:“桀乃召湯而囚之于夏臺。”)

        二十三年,釋商侯履,諸侯遂賓于商。 (《書鈔》十引《尚書大傳》:“桀無道,囚湯,后釋之,諸侯八譯來朝者六國。”)

        二十六年,商滅溫。 (《鄭語》:“ 己姓,昆吾、蘇、顧、溫、董,則夏滅之矣。”)

        二十八年,昆吾氏伐商。

        商會諸侯于景亳。 (《昭四年左傳》:“商湯有景亳之命。”)

        遂征韋,商師取韋,遂征顧。 (《詩.商頌》:“韋、顧既伐。”)

        太史令終古出奔商。 (《呂氏春秋.先識篇》:“夏桀迷惑,暴亂愈甚,太史令終古乃出奔如商。”《淮南.泛論訓》:“太史令終古即奔商,三年而桀亡。”此系之二十八年,本之。)

        二十九年,商師取顧。

        三日并出。 (《開元占經》六引《尚書考靈耀》:“黑帝之亡,三日并照。”又引《孝經緯》:“夏時二日并出,讖曰:‘桀無道,兩日照。’” )

        費伯昌出奔商。 (《博物志》十:“ 夏桀之時,費昌之河上,見二日,在東者爛爛將起,在西者沈沈將滅,若疾雷之聲。昌問于馮夷曰:‘何者為殷?何者為夏?’馮夷曰:‘西夏東殷。’于是費昌徙族歸殷。”)

        冬十月,鑿山穿陵,以通于河。 (《御覽》八十二引《六韜》:“桀時有瞿山之地。十月,鑿山陵,通之于河。”)

        三十年,瞿山崩。 (《御覽》引《六韜》:“桀時有瞿山之地。”“地”字疑本作“崩”。)

        殺其大夫關龍逢。 (《莊子.人間世》:“昔者桀殺關龍逢。”)

        商師征昆吾。 (《詩.商頌》:“韋、顧既伐,昆吾、夏桀。”)

        冬,聆隧災。 (《周語》:“夏之亡也,回祿信于聆隧。”)

        三十一年,商自陑征夏邑。 (《尚書序》:“伊尹相湯伐桀,升自陑。”)

        克昆吾。 (《詩.商頌》箋:“昆吾、夏桀同時誅也。”詳孔疏。)

        大雷雨,戰于鳴條。 (《尚書序》: “遂與桀戰于鳴條之野。”)

        夏師敗績,桀出奔三朡,商師征三朡。 (《尚書序》:“夏師敗績,湯遂從之,遂伐三朡。” )

        戰于郕。 (《呂氏春秋.簡選篇》: “以戊子戰于郕。”)

        獲桀于焦門。 (《淮南.主術訓》: “擒之焦門。”)

        放之于南巢。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湯遂滅夏,桀逃南巢氏。”偽《書.仲虺之誥》:“成湯放桀于南巢。”)

        自禹至桀十七世,有王與無王,用歲四百七十一年。 (原注:始壬子,終壬戌。《御覽》八十二引《紀年》,《文選.六代論》注、《史記.夏本紀》集解分引。《路史.后紀》注引《紀年》:“并窮、寒四百七十二年。”)(案:此都數與上諸帝在位之年數不合。綜計上諸帝在位年數,則禹八年,啟十六年,太康四年,仲康七年,相二十八年,少康二十一年,杼十七年,芬四十四年,芒五十八年,泄二十五年,不降五十九年,扃十八年,僅八年,孔甲九年,昊三年,發七年,癸三十一年,凡三百七十三年。必無王之世有九十八年,然可得四百七十一年之數,則少康陟時年已百二十歲,事難征信。又本書諸帝即位之年,各著歲名。以歲名核之,則夏后氏始壬子,終壬戌,凡四百三十一年,而寒浞四十年亦在其中。考昔人所以定寒浞為四十年者,以古本《紀年》云“夏四百七十一年”。而《漢書.律歷志》云“四百三十二歲”,《易緯.稽覽圖》云“禹四百三十一年”,差四十年,遂以此四十年為無王之世以調停之。蓋古言歷者有此說,故《
      通鑒外紀》云羿八年,浞三十二年,共四十年,然《外紀》用《漢志》說,以夏為四百三十二年。此書用《稽覽圖》說,以夏為四百三十一年,而無王之年仍入此中,遂與古《紀年》四百七十一年之都數不能相應。至諸帝在位年數,復與此四百三十一年之都數不合者,因作偽者復假設喪畢即位之說。故啟在位年數以歲名差之,得十九年,而本書云十六年陟,則禹崩逾三年始即位。太康在位年數以歲名差之,當得八年,而本書云太康四年陟,則啟崩逾四年始即位。其余放此。然如芒、扃、桀三帝,又皆逾年即位,其參差無例亦甚矣。)

      殷商成湯

        名履。

        湯有七名而九征。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放桀于南巢而還,諸侯八譯而朝者千八百國,奇肱氏以車至,乃同尊天乙履為天子,三讓,遂即天子之位。初,高辛氏之世妃曰簡狄,以春分玄鳥至之日,從帝祀郊禖,與其妹浴于玄丘之水。有玄鳥銜卵而墜之,五色甚好,二人競取,覆以玉筐。簡狄先得而吞之,遂孕。胸剖而生契。長為堯司徒,成功于民,受封于商。后十三世,生主癸。主癸之妃曰扶都,見白氣貫月,意感,以乙日生湯,號天乙。豐下銳上,皙而有髯,句身而揚聲,長九尺,臂有四肘,是為成湯。湯在亳,能修其德。伊摯將應湯命,夢乘船過日月之傍,湯乃東至于洛,觀帝堯之壇,沈璧退立,黃魚雙踴,黑鳥隨之止于壇,化為黑玉。又有黑龜,并赤文成字,言夏桀無道,成湯遂當代之。梼杌之神,見于邳山。有神牽白狼銜鉤而入商朝。金德將盛,銀自山溢。湯將奉天命放桀,夢及天而□之,遂有天下。商人后改天下之號曰殷。 (出《宋書.符瑞志》。)

        十八年癸亥,王即位,居亳。 (《唐書.歷志》:“張說《五星議》:成湯伐桀,歲在壬戌,其明年,湯始建國為元祀。”)

        始屋夏社。 (《尚書序》:“湯既勝夏,欲遷其社,不可,作《夏社》。”《郊特牲》:“ 是故喪國之社屋之。”)

        十九年,大旱。

        氐、羌來賓。 (《詩.商頌》:“昔有成湯,自彼氐、羌,莫敢不來享,莫敢不來王。”)

        二十年,大旱。

        夏桀卒于亭山。 (《荀子.解蔽篇》:“桀死于亭山。”)

        禁弦歌舞。 (《書鈔》九、《類聚》八十二、《初學記》九、《御覽》三十五等引《尸子》:“湯之救旱也,弦歌鼓舞者禁之。”)

        二十一年,大旱。

        鑄金幣。 (《管子.輕重八》:“湯以莊山之金鑄幣,而贖民之無○賣子者。”)

        二十二年,大旱。

        二十三年,大旱。

        二十四年,大旱。

        王禱于桑林,雨。 (《呂氏春秋.順民篇》:“湯克夏而正天下,天大旱,五年不收,湯乃以身禱于桑林,雨乃大至。”云云,上五年連書大旱,亦本此。)

        二十五年,作《大濩樂》。 (《呂氏春秋.古樂篇》:“湯乃命伊尹,作為《大濩》。”)

        初巡狩,定獻令。 (《逸周書.王會解》:“湯問伊尹曰:其為四方獻令。”)

        二十七年,遷九鼎于商邑。 (《左.宣三年傳》:“桀有昏德,鼎遷于商。”)

        二十九年,陟。 (《御覽》八十三引《韓詩內傳》:“湯為天子十三年,百歲而崩。”《漢書.律歷志》:“成湯方即世崩沒之時,為天子用事十三年矣。商十二月乙丑朔冬至,故《書序》曰:‘成湯既沒,太甲元年,使伊尹作《伊訓》。’《伊訓》曰: ‘惟太甲元年十有二月乙丑朔。’”據此,則自湯元年至太甲元年為十三年,湯在天子位凡十二年。)

      外丙

        名勝。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 “外丙勝居亳。”)

        元年乙亥,王即位,居亳。 (見上。)

        命卿士伊尹。

        二年,陟。 (《孟子.萬章上》:“ 外丙二年。”《史記》同。)

      仲壬

        名庸。

        元年丁丑,王即位,居亳,命卿士伊尹。 (《春秋經傳集解后序》引《紀年》:“仲壬即位,居亳,命卿士伊尹。”《書.咸有一德》疏、《通鑒外紀》引“命”作“其”。)

        四年,陟。 (《孟子.萬章上》:“ 仲壬四年。”《史記》同。)

      太甲

        名至。

        元年辛巳,王即位,居亳,命卿士伊尹。

        伊尹放太甲于桐,乃自立。 (《春秋后序》、《書》疏、《外紀》引《紀年》:“仲壬崩,伊尹放太甲于桐,乃自立。”)

        約按:伊尹自立,蓋誤以攝政為真爾。

        七年,王潛出自桐,殺伊尹,天大霧三日,乃立其子伊陟、伊奮,命復其父之田宅而中分之。 (《春秋后序》、《書》疏、《外紀》引《紀年》:“伊尹即位,放太甲七年,太甲潛出自桐,殺伊尹,乃立其子伊陟、伊奮,命復其父之田宅而中分之。”又《書》疏及《初學記》二引《帝王世紀》:“伊尹卒,年百有余歲,大霧三日。” )

        約按:此文與前后不類,蓋后世所益。

        十年,大饗于太廟。 (《書.盤庚》:“茲余大享于先王。”)

        初祀方明。 (《漢書.律歷志》:“ 《伊訓篇》:‘維太甲元年十有二月乙丑朔,伊尹祀于先王,誕資有牧方明。’”是本元年事,此乃系之十年。)

        十二年,陟。 (《史記.魯周公世家》索隱:“案《紀年》,太甲惟得十二年。”)

      沃丁

        名絢。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 “沃丁絢即位,居亳。”)

        元年癸巳,王即位,居亳。 (見上。)

        命卿士咎單。 (《尚書序》:“沃丁既葬伊尹于亳,咎單遂訓伊尹事,作《沃丁》。”)

        八年,祠保衡。 (《尚書》疏、《初學記》二引《帝王世紀》:“沃丁八年,伊尹卒,年百有余歲,大霧三日。沃丁葬以天子之禮,祀以太牢,親自臨喪三年,以報大德。”)

        十九年,陟。 (《通鑒外紀》:“沃丁在位二十九年。”)

      小庚 (約案:《史記》作“太庚”。)

        名辨。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 “小庚辨即位,居亳。”)

        元年壬子,王即位,居亳。 (見上。)

        五年,陟。 (《御覽》八十三引《史記》:“帝太庚在位二十五年崩。”《外紀》從之。案《史記》商諸帝無在位年數,蓋采他書補之,后放此。)

      小甲

        名高。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 “小甲高即位,居亳。”)

        元年丁巳,王即位,居亳。 (見上。)

        十七年,陟。 (《御覽》八十三引《史記》:“帝小甲在位十七年。”《外紀》:“在位三十六年。”又引《帝王本紀》云:“五十七年。”)

      雍己

        名□。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 “雍己□即位,居亳。”)

        元年甲戌,王即位,居亳。 (見上。)

        十二年,陟。 (《御覽》八十三引《史記》:“帝雍己在位十二年崩。”《外紀》:“十三年。”)

      太戊

        名密。

        元年丙戌,王即位,居亳。

        命卿士伊陟、臣扈。 (《書.君奭》:“在大戊時則有若伊陟、臣扈,格于上帝。”)

        七年,有桑谷生于朝。 (《尚書序》:“伊陟相大戊,亳有祥,桑谷共生于朝。”)

        十一年,命巫咸禱于山川。

        二十六年,西戎來賓,王使王孟聘西戎。 (《海外西經》注:“殷帝大戊使王孟采藥,從西王母。”)

        三十一年,命費侯中衍為車正。 (《史記.秦本紀》;“大費玄孫曰孟戲中衍,鳥身人言。帝太戊聞而卜之使御,吉,遂致使御而妻之。”)

        三十五年,作寅車。 (《詩.小雅.六月》傳:“殷曰寅車,先疾也。”)

        四十六年,大有年。

        五十八年,城蒲姑。

        六十一年,東九夷來賓。

        七十五年,陟。 (《書.無逸》:“ 肆中宗之享國,七十有五年。”《御覽》八十三引《史記》:“中宗在位七十有五年崩。”)

        大戊遇祥桑,側身修行。三年之后,遠方慕明德,重譯而至者七十六國。商道復興,廟為中宗。 (原注:《竹書》作“太宗”。案:《史記.殷本紀》以太甲為太宗,太戊為中宗。《御覽》八十三引《紀年》以祖乙為中宗,則大戊或有稱太宗之理。然作此注者固不能見汲冢原書,或見他書所引《紀年》有此說與?)

      仲丁

        名莊。

        元年辛丑,王即位,自亳遷于囂,于河上。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仲丁即位,元年,自亳遷于囂。”)

        六年,征藍夷。 (《后漢書.東夷傳》注引《紀年》:“仲丁即位,征于藍夷。”)

        九年,陟。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帝仲丁在位十一年。”《外紀》同。)

      外壬

        名發。

        元年庚戌,王即位,居囂。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外壬居囂。”)

        邳人、侁人叛。 (《左.昭元年傳》:“商有姺、邳。”)

        十年,陟。 (《御覽》八十三引《史記》:“帝外壬在位一十五年。”《外紀》同。)

      河□甲

        名整。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 “河□甲整即位。”)

        元年庚申,王即位,自囂遷于相。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河□甲整即位,自囂遷于相。”)

        三年,彭伯克邳。 (《鄭語》:“大彭、豕韋為商伯矣。”)

        四年,征藍夷。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河□甲征藍夷。”)

        五年,侁人入于班方。彭伯、韋伯伐班方,侁人來賓。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河 □甲再征班方。”)

        九年,陟。 (《御覽》八十三引《史記》:“河□甲在位九年。”《外紀》同。)

      祖乙

        名滕。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 “祖乙滕即位。”)

        元年己巳,王即位,自相遷于耿。

        命彭伯、韋伯。 (見上。)

        二年,圮于耿。 (《尚書序》:“祖乙圮于耿,作《祖乙》。”)

        自耿遷于庇。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祖乙滕即位,是為中宗,居庇。”)

        三年,命卿士巫賢。 (《書.君奭》:“在祖乙時則有若巫賢。”)

        八年,城庇。

        十五年,命邠侯高圉。

        十九年,陟。 (《御覽》八十三引《史記》:“祖乙在位十九年。”《外紀》同。)

        祖乙之世,商道復興,廟為中宗。 (原注:《史記》與《無逸》皆無之。案:《御覽》引《紀年》:“祖乙滕即位,是為中宗。”)

      祖辛

        名旦。

        元年戊子,王即位,居庇。

        十四年,陟。 (《御覽》八十三引《史記》:“祖辛在位十六年。”《外紀》同。)

        開甲 (原注:《史記》作“沃甲”。《史記》索隱:“沃甲,《系本》作開甲也。”)

        名逾。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帝開甲逾即位,居庇。”)
      元年壬寅,王即位,居庇。 (見上。)

        五年,陟。 (《御覽》八十三引《史記》:“沃甲在位二十五年。”《外紀》:“在位二十年。”)

      祖丁

        名新。

        元年丁未,王即位,居庇。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祖丁即位,居庇。”)

        九年,陟。 (《御覽》八十三引《史記》:“祖丁在位三十二年。”《外紀》同。)

      南庚

        名更。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 “南庚更。”)

        元年丙辰,王即位,居庇。

        三年,遷于奄。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南庚更自庇遷于奄。”)

        六年,陟。 (《御覽》八十三引《史記》:“南庚在位二十九年。”《外紀》同。)

      陽甲 (原注:一名和甲。)

        名和。

        元年壬戌,王即位,居奄。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陽甲即位,居奄。”)

        三年,西征丹山戎。 (《大荒北經》注引《竹書》曰:“和甲西征,得一丹山。”案:隸書 “和”、“祖”二字形相近,和甲疑祖甲之訛。此據郭注訛字,乃有陽甲名和之說矣。)

        四年,陟。 (《御覽》八十三引《史記》:“陽甲在位十七年。”《外紀》“七年”,又引《帝王本紀》云:“十七年。”)

      盤庚

        名旬。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 “盤庚旬。”)

        元年丙寅,王即位,居奄。

        七年,應侯來朝。 (《水經.滍水注》、《漢書.地理志》注引臣瓚曰:“《汲冢古文》殷時已有應國。”)

        十四年,自奄遷于北蒙,曰殷。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盤庚旬自奄遷于北蒙,曰殷。”余見《古本紀年輯校》。)

        十五年,營殷邑。

        十九年,命邠侯亞圉。

        二十八年,陟。 (《御覽》八十三引《史記》:“盤庚在位二十八年。”《外紀》同。)

      小辛

        名頌。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 “小辛頌即位,居殷。”)

        元年甲午,王即位,居殷。 (見上。)

        三年,陟。 (《御覽》八十三引《史記》:“小辛在位二十一年。”《外紀》同。)

      小乙

        名斂。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 “小乙斂即位,居殷。”)

        元年丁酉,王即位,居殷。 (見上。)

        六年,命世子武丁居于河,學于甘盤。 (《書.無逸》:“其在高宗,舊勞于外。”偽《書.說命》:“余小子舊學于甘盤,既乃遯于荒野,入宅于河。”)

        十年,陟。 (《御覽》八十三引《史記》:“小乙在位二十八年。”《外紀》:“二十一年。”)

      武丁

        名昭。

        元年丁未,王即位,居殷。

        命卿士甘盤。 (《書.君奭》:“在武丁時則有若甘盤。”)

        三年,夢求傅說,得之。 (《尚書序》:“高宗夢得說。”偽《書.說命》:“王宅憂,亮陰三祀。既免喪,其惟弗言,曰:夢帝賚予良弼,其代予言。”)

        六年,命卿士傅說。

        視學養老。 (《王制》:“凡養老,殷人以食禮。”又“殷人養國老于右學,養庶老于左學 ”。又“殷人縞衣而養老”。)

        十二年,報祀上甲微。 (《魯語》: “上甲微能帥契者也,商人報焉。”《孔叢子.論書篇》:“《書》曰:‘惟高宗報上甲微。’”)

        二十五年,王子孝己卒于野。 (《尸子》:“殷高宗之子曰孝己。其母早死,高宗惑后妻言,放之而死。”)

        二十九年,肜祭太廟,有雉來。 (《尚書序》:“高宗祭成湯,有飛雉升鼎耳而雊。祖己訓諸王,作《高宗肜日》。”)

        三十二年,伐鬼方。 (《易.下經》:“高宗伐鬼方。”)
      次于荊。 (《詩.商頌》:“撻彼殷武,奮伐荊楚。”)

        三十四年,王師克鬼方。 (《易.下經》:“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

        氐、羌來賓。

        四十三年,王師滅大彭。 (《鄭語》:“彭姓,彭祖、豕韋、諸稽,則商滅之矣。”)

        五十年,征豕韋,克之。 (見上。)

        五十九年,陟。 (古文《尚書.無逸》:“肆高宗之享國五十有九年。”《御覽》八十三引《帝王世紀》:“武丁在位五十九年。”此從之。《隸釋》錄漢石經:“肆高宗之享國百年。”)

        王,殷之大仁也。 (《漢書.賈捐之傳》。)力行王道,不敢荒寧,嘉靖殷邦,至于小大,無時或怨。 (四語出《書.無逸》。)是時輿地東不過江黃,西不過氐、羌,南不過荊蠻,北不過朔方,而頌聲作。 (《漢書.賈捐之傳》。)禮廢而復起,廟為高宗。

      祖庚

        名曜。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 “祖庚曜居殷。”)
      元年丙午,王即位,居殷,作《高宗之訓》。 (見上。)

        十一年,陟。 (《御覽》八十三引《史記》:“祖庚在位七年。”《外紀》同。)

      祖甲 (原注:《國語》作帝甲。)

        名載。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 “帝祖甲載居殷。”)

        元年丁巳,王即位,居殷。 (見上。)

        十二年,征西戎。

        冬,王返自西戎。 (原注:祖甲西征,得一丹山。案:此《大荒北經》注引《竹書》。“祖甲”原注作“和甲”。)

        十三年,西戎來賓。

        命邠侯組紺。

        二十四年,重作湯刑。 (左.昭五年傳》:‘商有亂政而作湯刑。”)

        二十七年,命王子囂、王子良。 (《西京雜記》:“霍將軍妻產二子,疑所為兄弟。霍光聞之,答書曰:‘昔殷王祖甲,一產二子,曰囂曰良。’ ”)

        三十三年,陟。 (《書.無逸》:“ 肆祖甲之享國三十有三年。”案:昔人多以祖甲為太甲,鄭玄以為武丁子帝甲。《御覽》八十三引《史記》:“祖甲在位十六年。”《外紀》同。)

        王舊在野,及即位,知小人之依,能保惠庶民,不侮鰥寡。 (《書.無逸》。)迨其末也,繁刑以攜遠,殷道復衰。 (原注:《國語》曰:“玄王勤商,十有四世,帝甲亂之,七世而隕。”)

      馮辛 (原注:《史記》作廩辛。《漢書.古今人表》亦作馮辛。)

        名先。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 “馮辛先居殷。”)

        元年庚寅,王即位,居殷。 (見上。)

        四年,陟。 (《御覽》八十三引《史記》:“廩辛在位六年。”《外紀》同。)

      庚丁

        名囂。

        元年甲午,王即位,居殷。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庚丁居殷。”)

        八年,陟。 (《御覽》八十四引《史記》:“庚丁在位三十一年。”《外紀》:“六年。” 又《帝王本紀》云:“二十三年。”)

      武乙

        名瞿。

        元年壬寅,王即位,居殷。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武乙即位,居殷。”)

        邠遷于岐周。 (《孟子.梁惠王下》:“太王去邠,逾梁山,邑于岐山之下居焉。”)

        三年,自殷遷于河北。 (《史記.殷本紀》:“武乙立,殷復去亳遷河北。”案:《正義》引《紀年》:“自盤庚遷殷,至紂之滅,更不遷都。” 此妄取《史記》亂之。)

        命周公□父賜以岐邑。

        十五年,自河北遷于沬。 (《史記.周本紀》正義引《帝王世紀》:“帝乙復濟河北,徙朝歌。”)

        二十一年,周公□父薨。

        二十四年,周師伐程,戰于畢,克之。 (《逸周書.史記解》:“昔有畢程氏,損祿增爵,群臣貌匱,比而戾民,畢程氏以亡。”)

        三十年,周師伐義渠,乃獲其君以歸。 (《逸周書.史記解》:“昔者義渠氏有兩子,異母皆重,君疾,大臣分黨而爭,義渠以亡。”)

        三十四年,周公季歷來朝,王賜地三十里,玉十□,馬十匹。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武乙三十四年,周王季歷來朝,武乙賜地三十里,玉十□,馬八匹。”)

        三十五年,周公季歷伐西落鬼戎。 (《后漢書.西羌傳》注引《紀年》:“武乙三十五年,周王季伐西落鬼戎,俘其二十翟王。”)

        王畋于河、渭,暴雷震死。 (《史記.殷本紀》:“武乙獵于河、渭之間,暴雷震死。”《外紀》:“武乙在位三年。”又云:“《竹書紀年》: ‘武乙三十五年,周俘狄王。’與《帝王本紀》不同。然則三年者,《帝王本紀》說也。”)

        文丁 (原注:《史記》作大丁,非。案:《后漢書.西羌傳》注、《太平御覽》、《通鑒外紀》引《紀年》皆作“大丁”。惟《北堂書鈔》四十一引《紀年》作“文丁”。《御覽》八十三引《帝王世紀》“文丁一曰大丁”。)名托。

        元年丁丑,王即位,居殷。 (原注:自沬歸殷邑。)

        二年,周公季歷伐燕京之戎,敗績。 (《后漢書.西羌傳》注引《紀年》:“太丁二年,周人伐燕京之戎,周師大敗。”)

        三年,洹水一日三絕。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太丁三年,洹水一日三絕。”)

        四年,周公季歷伐余無之戎,克之,命為牧師。 (《后漢書.西羌傳》注引《紀年》:“太丁四年,周人伐余無之戎,克之。周王季命為殷牧師。”)

        五年,周作程邑。 (《路史.國名紀》:“程,王季之居。”)

        七年,周公季歷伐始呼之戎,克之。 (《后漢書.西羌傳》注引《紀年》:“太丁七年,周人伐始呼之戎,克之。”)

        十一年,周公季歷伐翳徒之戎,獲其三大夫,來獻捷。 (《后漢書.西羌傳》注引《紀年》:“十一年,周人伐翳徒之戎,捷其三大夫。”《外紀》引作“十三年”。)

        王殺季歷。 (《晉書.束皙傳》、《史通》《疑古篇》、《雜說篇》引《紀年》:“文丁殺季歷。”《書鈔》四十一引“文丁殺周王”云云。)王嘉季歷之功,錫之圭瓚、秬鬯,九命為伯,既而執諸塞庫。季歷困而死,因謂文丁殺季歷。 (原注:執王季于塞庫,羈文王于玉門,郁尼之情,辭以作歌,其傳久矣。案:庚信《齊王憲碑》:“囚箕子于塞庫,羈文王于玉門。”)

        十二年, (原注:周文王元年。)有鳳集于岐山。 (《周語》:“周之興也,鸑鷟鳴于岐山。”)

        十三年,陟。 (《御覽》八十三引《史記》:“太丁在位三年。”《外紀》同。)

      帝乙

        名羨。

        元年庚寅,王即位,居殷。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帝乙居殷。”)

        三年,王命南仲西拒昆夷,城朔方。 (《詩.小雅》:“王命南仲,往城于方。”傳:“王,殷王也。”)

        夏六月,周地震。 (《呂氏春秋.制樂篇》:“周文王立國八年,歲六月,文王寢疾,五日而地動,東西南北,不出國郊。”)

        九年,陟。 (《御覽》八十三引《帝王世紀》:“帝乙在位三十七年。”《外紀》同。)

      帝辛

        名受。 (原注:即紂也,曰受辛。)

        元年己亥,王即位,居殷。 (《御覽》八十三引《紀年》:“帝辛受居殷。”)

        命九侯、周侯、邘侯。 (原注:周侯為西伯昌。《史記.殷本紀》:“以西伯、九侯、鄂侯為三公。”徐廣曰:“‘鄂’一作‘邘’。”)

        三年,有雀生鹯。 (《說苑.敬慎篇》:“昔者殷王帝辛之時,爵生鳶于城之隅。”)

        四年,大搜于黎。 (《左.昭四年傳》:“商紂為黎之搜,東夷叛之。”)

        作炮烙之刑。 (《史記.殷本紀》: “乃重辟刑,有炮烙之法。”)

        五年夏,筑南單之臺。

        雨土于亳。 (《墨子.非攻下》:“ 還至于商王紂,天不序其德,祀用失時,兼夜中,十日,雨土于薄。”)

        六年,西伯初禴于畢。 (《唐書.歷志》:“至紂六祀,周文王初禴于畢。”)

        九年,王師伐有蘇,獲妲己以歸。 (《晉語》:“殷辛伐有蘇,有蘇氏以妲己女焉。”)

        作瓊室,立玉門。 (《文選》《東京賦》、《吳都賦》注引《紀年》:“殷紂作瓊室,立玉門。”)

        十年夏六月,王畋于西郊。 (《御覽》八十三引《帝王世紀》:“紂六月,發民獵于西土。 ”)

        十七年,西伯伐翟。

        冬,王游于淇。 (《水經.淇水注》:“老人晨將渡淇,而沈吟難濟。紂問其故,左右曰: ‘老者髓不實,故晨寒也。’紂乃于此斫脛而視髓也。 ”)

        二十一年春正月,諸侯朝周。

        伯夷、叔齊自孤竹歸于周。 (《史記.伯夷列傳》:“伯夷、叔齊聞西伯昌善養老,盍往歸焉。”)

        二十二年冬,大搜于渭。

        二十三年,囚西伯于羑里。 (《史記.殷本紀》:“紂囚西伯羑里。”)

        二十九年,釋西伯,諸侯逆西伯,歸于程。 (《左.襄三十一年》:“紂囚文王七年,諸侯皆從之囚。紂于是乎懼而歸之。”《逸周書.程寤解》:“文王去商在程。”)

        三十年春三月,西伯率諸侯入貢。 (《左.襄四年傳》:“文王率商之叛國以事紂。”)

        三十一年,西伯治兵于畢,得呂尚以為師。 (《史記.齊太公世家》:“西伯獵,遇太公望于渭之陽,立為師。”)

        三十二年,五星聚于房。 (《文選.始出尚書省詩》注、《褚淵碑》注、《安陸昭王碑》注、《類聚》十、《御覽》五引《春秋元命苞》:“殷紂之時,五星聚于房。”)

        有赤烏集于周社。 (《墨子.非攻下》:“赤烏銜珪,降周之岐社,曰天命周文王,伐殷有國。”)

        密人侵阮,西伯帥師伐密。 (《詩.大雅》:“密人不恭,敢拒大邦。侵阮徂共,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遏徂旅。”)

        三十三年,密人降于周師,遂遷于程。 (《逸周書.大匡解》:“惟周王宅程。”)

        王錫命西伯,得專征伐。 (《史記.殷本紀》:“乃赦西伯,賜之弓矢、斧鉞,得專征伐。 ”)

        約案:文王受命九年,大統未集,蓋得專征伐,受命自此年始。

        三十四年,周師取耆及邘,遂伐崇,崇人降。 (《史記.周本紀》:“受命,明年伐犬戎,明年伐密須,明年敗耆國,明年伐邘,明年伐崇侯虎,而作豐邑。明年,西伯崩。”《左.襄三十一年》正義:“
      《尚書大傳》:文王一年質虞、芮,二年伐于,三年伐密須,四年伐畎夷,紂乃囚之。” 《文王世子》正義引《大傳》:“五年,文王出,則克耆。六年,伐崇,則稱王。”二說不同,此本《大傳》及《史記》,而系年又異。)

        冬十二月,昆夷侵周。 (《詩.采薇》正義引《帝王世紀》:“文王受命四年春正月丙子,昆夷侵周,一日三至周之東門。”此在受命三年冬十二月,蓋以殷正差之也。)

        三十五年,周大饑。 (《逸周書.大匡解》:“惟周王宅程三年,遭天之大荒。”)

        西伯自程遷于豐。 (《詩.大雅》: “既伐于崇,作邑于豐。”)

        三十六年春正月,諸侯朝于周,遂伐昆夷。 (《尚書大傳》:“四年,伐畎夷。”)

        西伯使世子發營鎬。 (《詩.大雅》:“考卜維王,宅是鎬京。維龜正之,武王成之。”)

        三十七年,周作辟雍。 (《詩.大雅》;“鎬京辟雍。”)

        三十九年,大夫辛甲出奔周。 (《史記.周本紀》;“辛甲大夫之徒,皆往歸焉。”)

        四十年,周作靈臺。 (《詩.大雅》:“經始靈臺。”)

        王使膠鬲求玉于周。 (《韓非子.喻老》:“周有玉版,紂令膠鬲索之,文王不與。”)

        四十一年春三月,西伯昌薨。 (原注:周文王葬畢,畢西于豐三十里。《漢書.劉向傳》: “文王、周公葬于畢。”注:“臣瓚曰:‘《汲郡古文》:畢西于豐三十里。’ ”)

        四十二年, (原注:周武王元年。) 西伯發受丹書于呂尚。 (《大戴禮記》:“武王踐○三日,召師尚父而問焉。曰‘昔黃帝、顓頊之道存乎?’師尚父曰:‘在丹書。’”)

        有女子化為丈夫。 (《墨子.非攻下》:“時有女為男。”)

        四十三年春,大閱。

        峣山崩。 (《淮南.俶真訓》:“逮至殷紂,峣山崩,三川涸。”又《覽冥訓》:“峣山崩而薄落之水涸。”)

        四十四年,西伯發伐黎。 (《書.西伯戡黎》。)

        四十七年,內史向摯出奔周。 (《呂氏春秋.先識覽》:“殷內史向摯見紂之愈亂迷惑也,于是載其圖法,出亡之周。”)

        四十八年,夷羊見。 (《周語》:“ 商之亡也,夷羊在牧。”)
      二日并見。 (《通鑒外紀》:“紂即位以來,兩日見。”)

        五十一年冬十一月戊子,周師渡孟津而還。 (《尚書序》:“惟十有一年,武王伐殷。一月戊午,師渡孟津。”)

        王囚箕子,殺王子比干,微子出奔。 (《論語》:“微子去之,箕子為之奴,比干諫而死。 ”)

        五十二年庚寅,周始伐殷。 (《唐書.歷志》引《紀年》:“武王十一年庚寅,周始伐商。 ”)

        秋,周師次于鮮原。 (《逸周書.和寤解》:“王乃出圖商,至于鮮原。”)

        冬十有二月,周師有事于上帝。庸、蜀、羌、髳、微、盧、彭、濮從周師伐殷。 (原注:伐殷至邢丘,更名邢丘曰懷。偽《書.武成》:“底商之罪,告于皇天后土。”《書.牧誓》:“及庸、蜀、羌、髳、微、盧、彭、濮人。”原注十六字見《韓詩外傳》三。)

        湯滅夏以至于受,二十九王,用歲四百九十六年。 (原注:始癸亥,終戊寅。《史記.殷本紀》集解引《紀年》,《文選.六代論》注、《通鑒外紀》分引。原注“戊寅”乃“庚寅”之訛。案:自癸亥至庚寅,實五百八年,而以諸帝積年計之亦同,并與都數不合。蓋以湯元年為癸亥,本于《唐書.歷志》張說《歷議》,而以周始伐商為庚寅,則本《歷議》所引《紀年》,二者本不同源,無怪與古《紀年》積年不合也。原注見其不合,乃改為戊寅,然不免與本書諸帝積年及歲名相齟齬。蓋書與注亦非盡出一人之手,或雖出一手,而前后未照也。古《紀年》“用歲四百九十六年”,與《易緯.稽覽圖》同。)

      卷下

      周武王

        名發。初,高辛氏之世妃曰姜嫄,助祭郊禖,見大人跡履之,當時歆如有人道感己,遂有身而生男。以為不祥,棄之阨巷,羊牛避而不踐;又送之山林之中,會伐林者薦覆之; 〔詩銘案:“薦覆之”三字原脫,趙紹祖《竹書紀年校補》卷二據《宋書.符瑞志》補。〕又取而置寒冰上,大鳥以一翼籍覆之。姜嫄以為異,乃收養焉,名之曰棄。枝頤有異相。長為堯稷官,有功于民。后稷之孫曰公劉,有德,諸侯皆以天子之禮待之。初,黃帝之世讖言曰:“西北為王,期在甲子,昌制命,發行誅,旦行道。”及公劉之后,十三世而生季歷。季歷之十年,飛龍盈于殷之牧野,此蓋圣人在下位將起之符也。季歷之妃曰太任,夢長人感己,溲于豕牢而生昌,是為周文王。龍顏虎肩,身長十尺,胸有四乳。太王曰:“吾世當有興者,其在昌乎!”季歷之兄曰太伯,知天命在昌,適越,終身不反,弟仲雍從之,故季歷為嗣以及昌。昌為西伯,作邑于豐。文王之妃曰太姒,夢商庭生棘,太子發植梓樹于闕間,化為松柏棫柞。以告文王,文王幣率群臣,與發并拜吉夢。季秋之甲子,赤爵銜書及豐,置于昌戶。昌拜稽首受,其文要曰:“姬昌蒼帝子,亡殷者紂王。”將畋,史編卜之曰:“將大獲,非熊非羆,天遣太師以佐昌。臣太祖史疇為禹卜畋,得皋陶,其兆類此。”至于磻溪之水,呂尚釣于涯,王下趨拜曰:“望公七年,乃今見光景于斯。”尚立變名答曰:“望釣得玉璜,其文要曰:‘ 姬受命,昌來提,撰爾洛鈐報在齊。’”尚出游,見赤人自洛出,授尚書:“命曰呂,佐昌者子。”文王夢日月著其身,又鸑鷟鳴于岐山。孟春六旬,五緯聚房。后有鳳皇銜書,游文王之都。書又曰:“殷帝無道,虐亂天下。星命已移,不得復久。靈祇遠離,百神吹去。五星聚房,昭理四海。”文王既沒,太子發代立,是為武王。武王駢齒望羊。將伐紂,至于孟津,八百諸侯,不期而會,咸曰:“紂可伐矣。”武王不從。及紂殺比干,囚箕子,微子去之,乃伐紂。渡孟津,中流,白魚躍入王舟。王俯取魚,長三尺,目下有赤文成字,言紂可伐。王寫以世字,魚文消。燔魚以告天。有火自天止于王屋,流為赤烏,烏銜谷焉。谷者,紀后稷之德;火者,燔魚以告天,天火流下,應以吉也。遂東伐紂,勝于牧野,兵不血刃,而天下歸之。乃封呂尚于齊。周德既隆,草木茂盛,蒿堪為宮室,因名蒿室。既有天下,遂都于鎬。 (以上除首二字,末八字,皆出《宋書.符瑞志》。)

        十二年辛卯,王率西夷諸侯伐殷,敗之于坶野。 (《水經.清水注》引《紀年》:“王率西夷諸侯伐殷,敗之于坶野。”)

        王親禽受于南單之臺,遂分天之明。 (《水經.淇水注》引《紀年》:“王親禽帝受辛于南單之臺,遂分天之明。”《初學記》二十四引:“王親禽受于南單之臺。”)

        立受子祿父,是為武庚。 (《史記.殷本紀》:“封紂子武庚祿父,以續殷祀。”)

        夏四月,王歸于豐,饗于太廟。 (《漢書.律歷志》逸書《武成》:“惟四月既旁生霸,粵六日庚戌,武王燎于周廟。”偽書《武成》:“厥四月哉生明,王來自商,至于豐。丁未,祀于周廟。”)

        命監殷。 (《逸周書.作雒解》:“ 武王克殷,乃立王子祿父,俾守商祀。建管叔于東,建蔡叔、霍叔于殷,俾監殷臣。”)

        遂狩于管。 (《逸周書.大匡解》、又《文政解》:“惟十有三祀,王在管。”)

        作《大武樂》。 (《呂氏春秋.古樂篇》:“武王乃命周公,作為《大武》。”)

        十三年,巢伯來賓。 (《尚書序》: “巢伯來朝,芮伯作《旅巢命》。”)

        薦殷于太廟。 (《逸周書.世俘解》:“辛亥,薦俘殷王鼎。癸丑,薦殷俘王士百人。”案:此是克殷年事。)

        遂大封諸侯。 (《尚書序》:“武王既勝殷,邦諸侯。”)

        秋,大有年。 (《詩.周頌》:“綏萬邦,屢豐年。”)

        十四年,王有疾,周文公禱于壇墠,作《金縢》。 (《書.金縢》:“既克商二年,王有疾,弗豫。”序:“周公作《金縢》。”)

        十五年,肅慎氏來賓。 (《魯語》: “昔武王克商,通道于九夷八蠻,肅慎氏貢楛矢、石弩。”)

        初狩方岳,誥于沬邑。 (《書.酒誥》:“王若曰:明大命于妹邦。”)

        冬,遷九鼎于洛。 (《左.桓二年傳》:“武王克商,遷九鼎于洛邑。”)

        十六年,箕子來朝。 (《史記.宋微子世家》:“其后箕子朝周。”)

        秋,王師滅蒲姑。 (《左.昭九年傳》:“及武王克商,蒲姑、商奄我東土也。”)

        十七年,命王世子誦于東宮。 (《逸周書.武儆解》:“惟十有二祀四月,王告夢。丙辰,出金枝郊寶開和細書,命詔周公旦立后嗣,屬小子誦文及寶典。”)

        冬十有二月,王陟,年九十四。 (《史記.周本紀》集解:“皇甫謐曰:武王定位元年,歲在乙酉。六年庚寅崩。”《逸周書.作雒解》:“武王克殷既歸,乃歲十二月崩鎬。”《御覽》八十四引《帝王世紀》:“十年冬,王崩于鎬,時年九十三歲。”《路史.發揮》四:“案《竹書紀年》武王年五十四。” )

      成王

        名誦。 (《逸周書.武儆解》:“屬小子誦。”《史記.周本紀》:“武王崩,太子誦代立。 ”)

        元年丁酉春正月,王即位,命冢宰周文公總百官。 (《史記.周本紀》:“成王少,周公乃攝行政當國。 ”)

        庚午,周公誥諸侯于皇門。 (《逸周書.皇門解》:“惟正月庚午,周公格左閎門,會群臣。”)

        夏六月,葬武王于畢。 (《逸周書.作雒解》:“元年夏六月,葬武王于畢。”)

        秋,王加元服。 (《大戴禮記.公冠篇》:“成王冠。”)

        武庚以殷叛。 (《史記.周本紀》: “周公乃攝行政當國,管叔、蔡叔群弟疑周公,與武庚作亂叛周。”)

        周文公出居于東。 (《書.金縢》: “周公居東。”)

        二年,奄人、徐人及淮夷入于邶以叛。 (《逸周書.作雒解》:“周公立相天子,三叔及殷東徐、奄及熊盈以略。”)

        秋,大雷電以風,王逆周文公于郊。 (《書.金縢》:“秋大熟,未獲,天大雷電以風。王曰:‘今天動威以彰周公之德,惟朕小子其新逆。’王出郊。”)

        遂伐殷。 (《尚書序》:“周公相成王,將黜殷,作《大誥》。”)

        三年,王師滅殷,殺武庚祿父。 (《逸周書.作雒解》:“二年,又作師旅,臨衛政殷,殷大震潰,降辟三叔,王子祿父北奔。”)

        遷殷民于衛。 (《尚書序》:“成王以殷余民封康叔。”《左.定四年傳》:“分康叔以殷民七族。”)

        遂伐奄。 (《孟子.滕文公下》:“ 伐奄,三年討其君。”)

        滅蒲始。 (原注:姑與四國作亂,故周文公伐之。《漢書.地理志》:“薄姑氏與四國共作亂,成王滅之。”)

        四年春正月,初朝于廟。 (《詩序》:“《閔予小子》,嗣王朝于廟也。”)

        夏四月,初嘗麥。 (《逸周書.嘗麥解》;“惟四年孟夏,王乃嘗麥于大祖。”)

        王師伐淮夷,遂入奄。 (《尚書序》;“成王東伐淮夷,遂踐奄,作《成王政》。”)

        五年春正月,王在奄,遷其君于蒲姑。 (《尚書序》:“成王既踐奄,將遷其君于蒲姑。”)

        夏五月,王至自奄。 (《書.多方》:“惟五月丁亥,王來自奄,至于宗周。”)

        遷殷民于洛邑。 (《尚書序》:“成周既成,遷殷頑民。”)

        遂營成周。 (《尚書大傳》:“五年,營成周。”)

        六年,大搜于岐陽。 (《左.昭四年傳》:“成有岐陽之搜。”)

        七年,周公復政于王。 (《明堂位》:“七年,致政于成王。”《尚書大傳》:“七年,致政成王。”)

        春二月,王如豐。 (《書.召誥》: “惟二月既望,越六日乙未,王朝步自周,則至于豐。 ”)

        三月,召康公如洛度邑。 (《書.召誥》:“越若來三月,惟丙午朏,越三日戊申,太保朝至于洛,卜宅,厥既得卜,則經營。”)

        甲子,周文公誥多士于成周,遂城東都。 (《書.召誥》:“甲子,周公乃朝用書命庶殷:侯、甸、男、邦伯。厥既命殷庶,庶殷丕作。”又《多士》:“惟三月,周公初于新邑洛,用告商王士。”)

        王如東都,諸侯來朝。 (《書.洛誥》:“孺子來相宅。”又云:“汝其敬識百辟享。”)

        冬,王歸自東都。 (《書.洛誥》: “戊辰,王在新邑,在十有二月,惟周公誕保文武受命,惟七年。”歷家皆以戊辰為十二月晦,此云“冬王歸自東都”者,蓋偽此書者以古《紀年》用夏正,故云爾也。)

        立高圉廟。 (《魯語》:“高圉大王能帥稷者也,周人報焉。”)

        八年春正月,王初蒞阼親政。 (《文王世子》:“成王幼,不能□阼。”)

        命魯侯禽父、齊侯伋遷庶殷于魯。 (《左.定四年傳》:“分魯公以殷民六族。”)

        作“象舞”。 (《呂氏春秋.古樂篇》:“商人服象,為虐于東夷,周公遂以師逐之,至于江南,乃為‘三象’以彰其德。”)

        冬十月,王師滅唐,遷其民于杜。 (《左.襄二十四年傳》:“在周為唐杜氏。”又《昭元年傳》:“及成王滅唐。”)

        九年春正月,有事于太廟,初用“勺”。 (《春秋繁露.三代改制質文篇》:“周公輔成王,作 ‘汋樂’以奉天。”)

        肅慎氏來朝,王使榮伯錫肅慎氏命。 (《尚書序》:“成王既伐東夷,息慎來賀,王俾榮伯作《賄息慎之命》。”)

        十年,王命唐叔虞為侯。 (《左.昭元年傳》:“及成王滅唐而封大叔焉。”)

        越裳氏來朝。 (《尚書大傳》:“成王之時,越裳重譯而來朝。”)

        周文公出居于豐。 (《通鑒外紀》: “周公歸政,三年之后老于豐。”)

        十一年春正月,王如豐。

        唐叔獻嘉禾,王命唐叔歸禾于周文公。 (《尚書序》:“唐叔得禾,異畝同穎,獻諸天子,王命唐叔歸周公于東,作《歸禾》。周公既得命禾,旅天子之命,作《嘉禾》。”)

        王命周平公治東都。 (《尚書序》: “周公既沒,命君陳分正東郊成周,作《君陳》。”)

        約案:周平公即君陳,周公之子,伯禽之弟。

        十二年,王師、燕師城韓。 (《詩.大雅》:“溥彼韓城,燕師所完。”)

        王錫韓侯命。 (《左.僖二十四年傳》:“邘、晉、應、韓,武之穆也。”)

        十三年,王師會齊侯、魯侯伐戎。

        夏六月,魯大禘于周公廟。 (《明堂位》:“季夏六月,以禘禮祀周公于太廟。”)

        十四年,秦師圍曲城,克之。 (“秦 ”,孫之騄本作“齊”。《晏子春秋.內篇諫下第二》:“丁公伐曲沃,勝之。”《類聚》二十四引作“丁公伐曲城”。)

        冬,洛邑告成。

        十八年春正月,王如洛邑定鼎。 (《左.宣三年傳》:“成王定鼎于郟鄏。”)鳳皇見,遂有事于河。 (《宋書.符瑞志》,見下附注。)

        武王沒,成王少,周公旦攝政七年。制禮作樂,神鳥鳳皇見,蓂莢生,乃與成王觀于河、洛,沈璧。禮畢,王退俟。至于日昃,榮光并出幕河,青云浮至,青龍臨壇,銜玄甲之圖,坐之而去。禮于洛,亦如之。玄龜青龍蒼光止于壇,背甲刻書,赤文成字,周公援筆以世文寫之。書成文消,龜隨甲而去。其言自周公訖于秦、漢盛衰之符。麒麟游苑,鳳皇翔庭,成王援琴而歌曰:“ 鳳皇翔兮于紫庭,余何德兮以感靈,賴先王兮恩澤臻,于胥樂兮民以寧。” (出《宋書.符瑞志》。)

        十九年,王巡狩侯、甸、方岳,召康公從。 (《周禮.大行人》:“十有二歲,王巡狩殷國。”作偽者以成王親政,至是十有二年,故為此語。)

        歸于宗周,遂正百官。 (偽《書.周官》:“惟周王撫萬邦,巡侯、甸,歸于宗周,董正治官。”)

        黜豐侯。 (《說文解字.豐部》:“ 鄉飲酒有豐侯者。”阮諶《三禮圖》:“豐,國名也,坐酒亡國。”崔骃《酒箴》:“豐侯沈湎,荷罌抱缶。自戮于世,圖形戒后。”)

        二十一年,除治象。 (《周禮.太宰》:“乃縣治象之法于象魏。”)

        周文公薨于豐。 (《尚書序》:“周公在豐,將沒,欲葬成周。公薨,成王葬于畢。”)

        二十二年,葬周文公于畢。 (見上。)

        二十四年,于越來賓。

        二十五年,王大會諸侯于東都,四夷來賓。 (《逸周書.王會解》,文繁不具。)

        冬十月,歸自東都,大事于太廟。

        三十年,離戎來賓。 (《逸周書.史記解》:“昔者林氏召離戎之君而朝之,至而不禮,留而不親,離戎逃而去之。林氏伐之,天下叛林氏。”)

        約案:離戎,驪山之戎也,為林氏所伐,告于成王。

        三十三年,王游于卷阿,召康公從。 (《詩序》:“《卷阿》,召康公戒成王也。”)

        歸于宗周。

        命世子釗如房逆女,房伯祈歸于宗周。 (《周語》:“昭王娶于房,曰房后。”此以為康王,殆涉昭王而誤。)

        三十四年,雨金于咸陽。 (《述異記》下:“周成王時,咸陽雨金。”)
       約案:咸陽天雨金,三年,國有大喪。

        三十七年夏四月乙丑,王陟。 (《書.顧命》:“惟四月哉生魄,王不懌。乙丑,王崩。” 《漢書.律歷志》:“成王三十年四月庚戌朔,十五日甲子哉生霸,故《顧命》曰:‘惟四月哉生霸,王有疾,不豫。甲子,王乃洮沬水’,作《顧命》。翌日乙丑,成王崩。”《通鑒外紀》:“成王在位三十年,通周公攝政三十七年。”)

      康王

        名釗。 (見《書》《顧命》、《康王之誥》。《史記.周本紀》:“成王崩,太子釗立。”)

        元年甲戌春正月,王即位,命冢宰召康公總百官。

        諸侯朝于豐宮。 (《左.昭四年傳》:“康有豐宮之朝。”)

        三年,定樂歌。

        吉禘于先王。

        申戒農官,告于廟。 (《詩序》:“ 《臣工》,諸侯助祭,遣于廟也。”朱子《集傳》:“ 此戒農官之詩也。”)

        六年,齊太公薨。 (《太公呂望表》引《紀年》:“康王六年,齊太公望卒。”)

        九年,唐遷于晉,作宮而美,王使人讓之。 (《書鈔》十八引《紀年》:“晉侯作宮而美,康王使讓之。”)

        十二年夏六月壬申,王如豐,錫畢公命。 (《漢書.律歷志》:“康王十二年六月戊辰朔,三日庚午,故《畢命豐刑》曰:‘惟十有二年六月庚午朏,王命作冊《豐刑》。’”偽《書.畢命》:“惟十有二年六月庚午朏,越三日壬申,王朝步自宗周,至于豐,以成周之眾命畢公保厘東郊。”)

        秋,毛懿公薨。

        十六年,錫齊侯伋命。

        王南巡狩,至九江廬山。 (《御覽》五十四引《尋陽記》:“廬山西南有康王谷。”)

        十九年,魯侯禽父薨。 (《漢書.律歷志》:“成王元年,此命伯禽俾侯于魯之歲也。魯公伯禽推即位四十六年,至康王十六年而薨。”

          此作十九年。案:下“二十一年魯作茅闕門”,乃煬公時事,二十一年煬公已即位,前此尚有考公四年,則此書亦當從《漢志》說,以魯公薨在康王十六年也。“十九年”三字疑衍。)

        二十一年,魯筑茅闕門。 (《史記.魯周公世家》:“魯公伯禽卒,子考公酋立。考公四年卒,立弟熙,是為煬公。煬公筑茅闕門。”以《漢志》伯禽薨年推之,此歲為煬公元年。)

        二十四年,召康公薨。

        二十六年秋九月己未,王陟。 (《御覽》八十四引《帝王世紀》:“康王在位二十六年崩。”《外紀》同。)

      昭王

        名瑕。 (《史記.周本記》:“康王崩,子昭王瑕立。”)

        元年庚子春正月,王即位,復設象魏。 (案前于成二十一年云:“除治象。”至此復設象魏,凡四十三年。蓋作偽者見《文選》注及《御覽》引《紀年》“成、康之世,天下安寧,刑措四十余年不用”,乃書此以影射之也。)

        六年,王錫郇伯命。 (《詩.曹風》:“四國有王,郇伯勞之。”)

        冬十二月,桃李華。

        十四年夏四月,恒星不見。 (《廣弘明集》十一釋法琳引《周書異記》:“周昭王即位二十四年甲寅歲四月八日,江河泉池忽然泛漲,井泉并皆溢出,宮殿人舍山川大地悉皆震動。其夜,五色光氣入貫紫微,遍于西方,盡作青紅色。周昭王問太史蘇由曰: ‘此何祥也?’由對曰:‘有大圣人生于西方,故現此瑞。’”)

        秋七月,魯人弒其君宰。 (《史記.魯世家》:“煬公六年卒,子幽公宰立。幽公十四年,幽公弟○殺幽公而自立。”)

        十六年,伐楚,涉漢,遇大兕。《初學記》七引《紀年》:“周昭王十六年,伐楚荊,涉漢,遇大兕。”)

        十九年春,有星孛于紫微。 (《御覽》八百七十四引《紀年》:“周昭王末年,夜清,五色光貫紫微。其年,王南巡不返。”)

        祭公、辛伯從王伐楚。 (《呂氏春秋.音初篇》:“周昭王將親征荊蠻,辛余靡長且多力,為王右。還反及漢,梁敗,王及祭公隕于漢中。辛余靡振王北濟,反振祭公,周乃侯之于西翟。”)

        天大曀,雉兔皆震,喪六師于漢。 (《初學紀》七引《紀年》:“周昭王十九年,天大曀,雉兔皆震,喪六師于漢。”《開元占經》一百一、《御覽》九百七引上二句。)

        王陟。 (《御覽》八十四引《帝王世紀》:“昭王在位五十一年。”《外紀》同,又引皇甫謐曰:“在位二年。”)

      穆王

        名滿。 (《史記.周本紀》:“立昭王子滿,是為穆王。”)

        元年己未春正月,王即位,作昭宮。

        命辛伯余靡。 (《呂氏春秋.音初篇》語,見上。)

        冬十月,筑祇宮于南鄭。 (《穆天子傳》注引《紀年》:“穆王元年,筑祇宮于南鄭。”)

        自武王至穆王享國百年。 (《晉書.束皙傳》引《紀年》。)穆王以下都于西鄭。 (《漢書·地理志》注。)

        六年春,徐子誕來朝,錫命為伯。 (《后漢書.東夷傳》:“穆王分東方諸侯,命徐偃王主之。”)

        八年,北唐來賓,獻一驪馬,是生騄耳。 (《穆天子傳》注引《紀年》:“北唐之君來見,以一騮馬是生騄耳。”《史記.秦本紀》集解引“騮”作“ 驪”。)

        九年,筑春宮。 (原注:王所居有春宮、鄭宮。《御覽》一百七十三引《紀年》:“穆王所居春宮、鄭宮。”)

        十一年,王命卿士祭公謀父。

        十二年,毛公班、井公利、逢公固帥師從王伐犬戎。 (《穆天子傳》:“命毛班、逢固先至于周,又乃命井利、梁固聿將六師。”)

        冬十月,王北巡狩,遂征犬戎。 (《穆天子傳》:“天子北征于犬戎。”)

        十三年春,祭公帥師從王西征,次于陽紆。 (《類聚》九十一引《紀年》:“穆王十三年,西征,至于青鳥之所憩。”《穆天子傳》:“天子西征,騖行至于陽紆之山,河宗柏夭先白囗,天子使○父受之。”)

        秋七月,西戎來賓徐戎侵洛。(《后漢書.東夷傳》:“徐夷僭號,乃率九夷以伐宗周,西至河上。”)

        冬十月,造父御王,入于宗周。 (《史記.秦本紀》:“造父以善御幸于周繆王,得赤驥、溫驪、驊騮、騄耳之駟,西巡狩,樂而忘歸。徐偃王作亂,造父為繆王御,長驅歸周,一日千里以救亂。”)

        十四年,王帥楚子伐徐戎,克之。 (《后漢書.東夷傳》:“穆王后得驥騄之乘,乃使造父御以告楚,令伐徐,一日而至。于是楚文王大舉兵而滅之。”)

        夏四月,王畋于軍丘。 (《穆天子傳》:“囗辰,天子次于軍丘,以畋于藪囗。”)

        五月,作范宮。 (《穆天子傳》:“ 甲寅,天子作居范宮。”)

        秋九月,翟人侵畢。 (《穆天子傳》:“季秋,囗乃宿于房,畢人告戎曰:‘□翟來侵。’ ”)

        冬,搜于萍澤。 (《穆天子傳》:“ 季冬丙辰,天子筮獵蘋澤。”)

        作虎牢。 (《穆天子傳》:“有虎在于葭中,天子將至,七萃之士高奔戎請生捕虎,必全之。乃生捕虎而獻之,天子命之為柙,而畜之東虞,是為虎牢。”)

        十五年春正月,留昆氏來賓。 (《穆天子傳》:“留昆歸玉百枚。”注:“留昆國見《紀年》。”)

        作重璧臺。 (《穆天子傳》:“天子乃為之臺,是曰重璧之臺。”)

        冬,王觀于鹽澤。 (原注:一作“王幸安邑,觀鹽池”,非是。《穆天子傳》:“仲冬戊子,至于盬。”注:“盬,鹽池。”)

        十六年,霍侯舊薨。 (《穆天子傳》:“霍侯舊告薨。”)
      王命造父封于趙。 (《史記.秦本紀》:“繆王以趙城封造父。”)

        十七年,王西征昆侖丘,見西王母。其年,西王母來朝,賓于昭宮。 (《穆天子傳》注引《紀年》:“穆王十七年,西征昆侖丘,見西王母。其年來見,賓于昭宮。”《西次三經》注引“穆王五十七年,西王母來見,賓于昭宮。”)

        秋八月,遷戎于太原。 (《后漢書.西羌傳》:“王乃西征犬戎。獲其五王,遂遷戎于太原。”)

        王北征,行流沙千里,積羽千里。 (《大荒北經》注引《紀年》。)征犬戎、取其五王以東。 (《穆天子傳》注引《紀年》。)西征,至于青鳥所解。 (原注:三危山。《西次三經》注引《紀年》。)

        西征還履天下,億有九萬里。 (《穆天子傳》注引《紀年》。)

        十八年春正月,王居祇宮,諸侯來朝。

        二十一年,祭文公薨。 (《逸周書.祭公解》:“謀父疾維不瘳。”)

        二十四年,王命左史戎夫作《記》。 (《逸周書.史記解》:“維正月,王在成周。昧爽,召三公左史戎夫曰:‘今夕朕寤,遂事驚予,乃取遂事之要戒,俾戎夫主之,朔望以聞。’”)

        三十五年,荊人入徐,毛伯遷帥師敗荊人于泲。

        三十七年,大起九師,東至于九江,架黿鼉以為梁。遂伐越,至于紆。 (《文選.恨賦》注引《紀年》:“穆王三十七年,伐越,大起九師,東至于九江,叱黿鼉以為梁。”《路史.國名紀》:“紆,穆王伐之,大起九師,東至九江,蚖蟬為梁。”亦本《紀年》。此兼取二書,遂云“伐越至于紆”矣。)

        荊人來貢。 (《類聚》九引《紀年》:“穆王三十七年,伐楚。”)

        三十九年,王會諸侯于涂山。 (《左.昭四年傳》:“穆有涂山之會。”)

        四十五年,魯侯□薨。 (《史記.魯周公世家》:“幽王弟□殺幽公而自立,是為魏公。魏公五十年卒。”)

        五十一年,作《呂刑》,命甫侯于豐。 (《書·呂刑》:“惟呂命。王享國百年,耄荒,度作刑以詰四方。”案《史記.周本紀》言:“穆王即位,春秋已五十矣。”《呂刑》云:“王享國百年”,故系之于五十一年。)

        五十五年,王陟于祇宮。 (《御覽》八十四引《史記》:“穆王在位五十五年。”《帝王世紀》同。《左.昭十二年傳》:“王是以獲沒于祇宮。 ”)

      共王

        名繄扈。 (《史記.周本紀》:“穆王崩,子共王繄扈立。”索隱:“《世本》作‘伊扈’。 ”)

        元年甲寅春正月,王即位。

        四年,王師滅密。 (《周語》:“共王游于涇上,密康公從。有三女奔之,康公弗獻。一年,王滅密。”)

        九年春正月丁亥,正使內史良錫毛伯遷命。 (《考古圖.○敦銘》:“惟二年正月初吉,王在周邵宮,丁亥,王格于宣射。毛伯內門立中庭,右祝○。王呼內史冊命○。”“○,從“鼻”,即“遷”字,前人當有釋為“遷”字者,乃偽為此條。不知敦銘中毛伯與 ○實二人,非一人也。)

        十二年,王陟。 (《御覽》八十四引《帝王世紀》:“共王在位二十年。”《外紀》:“在位十年。”又引皇甫謐曰:“在位二十五年。”)

      懿王

        名堅。 (《史記.周本紀》:“共王崩,子懿王□立。”索隱:“《世本》作‘堅’。”)

        元年丙寅春正月,王即位。

        天再旦于鄭。 (《事類賦》注、《御覽》二引《紀年》:“懿王元年,天再旦于鄭。”)

        七年,西戎侵鎬。 (見下。)

        十三年,翟人侵岐。 (《漢書.匈奴傳》:“至穆王之孫懿王時,王室遂衰,戎狄交侵,暴虐中國。”此與上條,即據《漢書》為之。)

        十五年,王自宗周遷于槐里。 (《漢書.地理志》:“右扶風槐里,周曰犬丘,懿王都之。 ”)

        十七年,魯厲公擢薨。 (《史記.魯周公世家》:“魏公卒,子厲公擢立。厲公三十七年卒。”)

        二十一年,虢公帥師北伐犬戎,敗逋。

        二十五年,王陟。 (《御覽》八十四引《史記》:“懿王在位二十五年。”《外紀》同。)

        懿王之世,興起無節,號令不時,挈壺氏不能共其職,于是諸侯攜德。

      孝王

        名辟方。 (《史記.周本紀》:“懿王崩,共王弟辟方立,是為孝王。”)
      元年辛卯春正月,王即位。

        命申侯伐西戎。 (《史記.秦本紀》:“申侯之女為大駱妻,生子成,為適。申侯乃言孝王曰:‘昔我先驪山之女為戎胥軒妻,生中潏,以親故歸周,保西垂,西垂以其故和睦。今我復與大駱妻,生適子成。申、駱重婚,西戎皆服,所以為王。’”)

        五年,西戎來獻馬。

        七年冬,大雨電,江、漢水。 (原注:牛馬死,是年,厲王生。《御覽》八十四引《史記》:“周孝王七年,厲王生,冬大雨雹,牛馬死,江、漢俱凍。”)

        八年,初牧于汧、渭。 (《史記.秦本紀》:“非子居犬丘,周孝王召使主馬于汧、渭之間。”)

        九年,王陟。 (《御覽》八十四引《史記》:“孝王在位十五年。”《外紀》同。)

      夷王

        名燮。 (《史記.周本紀》:“孝王崩,諸侯復立懿王太子燮,是為夷王。”)

        元年庚子春正月,王即位。

        二年,蜀人、呂人來獻瓊玉,賓于河,用介珪。 (《書鈔》三十一、《御覽》八十四引《紀年》:“夷王二年,蜀人、呂人來獻瓊玉,賓于河,用介珪。”)

        三年,王致諸侯,烹齊哀公于鼎。 (《御覽》八十四引《紀年》:“三年,王致諸侯,烹齊哀公于鼎。 ”《史記》正義引作“翦齊哀公昴”。)

        六年,王獵于社林,獲犀牛一以歸。 (《御覽》八百九十引《紀年》:“夷王獵于桂林,得一犀牛。”)

        七年,虢公帥師伐太原之戎,至于俞泉,獲馬千匹。 (《后漢書.西羌傳》:“夷王衰弱,荒服不朝,乃命虢公率六師伐太原之戎,至于俞泉,獲馬千匹。”注: “見《竹書紀年》。”)

        冬,雨雹,大如礪。 (《初學記》二、《御覽》十四引《紀年》:“夷王七年冬,雨雹,大如礪。”)

        楚子熊渠伐庸,至于鄂。 (《史記.楚世家》:“當周夷王之時,熊渠甚得江、漢間民心,乃興兵伐庸、楊粵,至于鄂。”)

        八年,王有疾,諸侯祈于山川。 (《左.昭二十六年傳》:“至于夷王,王愆于厥身,諸侯莫不并走其望,以祈王身。”)

        王陟。 (《史記》正義、《御覽》八十四引《帝王世紀》:“十六年,王崩。”《外紀》“ 十五年”。)

      厲王

        名胡。 (原注:居彘,有汾水焉,故又曰汾王。(《史記.周本紀》:“夷王崩,子厲王胡立。”)

        元年戊申春正月,王即位,作夷宮。 (《周語》:“宣王命魯孝公于夷宮。”)

        命卿士榮夷公落。 (《周語》:“厲王說榮夷公,既榮公為卿士。”)

        楚人來獻龜貝。

        三年,淮夷侵洛,王命虢公長父征之,不克。 (《后漢書.東夷傳》:“厲王無道,淮夷入寇,王命虢仲征之,不克。”《呂氏春秋.當染篇》:“厲王染于虢公長父、榮夷終。”)

        齊獻公山薨。 (《史記.齊太公世家》:“周夷王之時,哀公之同母少弟山殺胡公而自立,是為獻公。九年,獻公卒,子武公壽立。武公九年,周厲王出奔,居彘。”)

        六年,楚子廷卒。 (《史記.楚世家》:“熊廷生熊勇。熊勇六年而周人作亂,攻厲王,厲王出奔彘。”)

        八年,初監謗。 (《周語》:“厲王得衛巫,使監謗者。”)

        芮良夫戒百官于朝。 (《逸周書序》:“芮伯稽古作訓,納王于善,暨執政小臣咸省厥躬,作《芮良夫》。”)

        十一年,西戎入于犬丘。 (《史記.秦本紀》:“周厲王無道,諸侯或叛之,西戎反王室,滅大駱犬丘之族。”)

        十二年,王亡奔彘。 (《周語》:“ 監謗后三年,乃流王于彘。”)

        國人圍王宮,執召穆公之子殺之。 (《周語》:“彘之亂,宣王在召公之宮,國人圍之,乃以其子代宣王。”)

        十三年,王在彘,共伯和攝行天子事。 (原注:號為共和。《莊子.讓王篇》釋文引《紀年》:“共伯和即于王位。”《史記》索隱引:“共伯和即干王位。”)

        十四年,玁狁侵宗周西鄙。

        召穆公帥師追荊蠻,至于洛。

        十六年,蔡武侯薨。 (《史記.管蔡世家》:“武侯之時,周厲王失國。”《十二諸侯年表》蔡武侯盡共和四年。)

        楚子勇卒。 (《史記.楚世家》:“ 熊勇六年,厲王出奔彘,十年卒。”《十二諸侯年表》楚熊勇盡共和四年。)

        十九年,曹夷伯薨。 (《史記.曹叔世家》:“夷伯喜二十三年,厲王奔彘,三十年卒。” 《十二諸侯年表》曹夷伯盡共和七年。)

        二十二年,大旱。

        陳幽公薨。 (《史記.陳杞世家》: “幽公十二年,周厲王奔于彘。二十三年,幽公卒。” 《十二諸侯年表》陳幽公盡共和十年。)

        二十三年,大旱。

        宋僖公薨。 (《史記.宋微子世家》:“厘公十七年,周厲王出奔彘。二十八年,厘公卒。 ”《十二諸侯年表》宋厘公盡共和十一年。)

        二十四年,大旱。

        杞武公薨。 (《史記.陳杞世家》: “謀娶公當周厲王時,謀娶公生武公。武公立,四十七年卒。”)

        二十五年,大旱。

        楚子嚴卒。 (《史記.楚世家》:“ 熊勇卒,弟熊嚴為后,熊嚴十年卒。”《十二諸侯年表》同。楚熊嚴盡共和十四年,此較前一年。)

        二十六年,大旱,王陟于彘。 (《御覽》八百七十九引《史記》:“共和十四年,大旱,火焚其屋,伯和篡位立。其年,周厲王流彘而死,立宣王。”)

        周定公、召穆公立太子靖為王。 (《史記.周本紀》:“召公、周公二相行政,號曰‘共和 ’。共和十四年,厲王死于彘,太子靜長于召公之家,二相乃共立之為王。”)

        共伯和歸其國,遂大雨。 (《莊子.讓王篇》:“共伯得乎丘首。”《呂氏春秋.慎人篇》:“共伯得乎共首。”)

        大旱既久,廬舍俱焚,會汾王崩,卜于大陽,兆曰厲王為祟。周公、召公乃立太子靖,共和遂歸國。和有至德,尊之不喜,廢之不怒,逍遙得志于共山之首。

      宣王

        名靖。 (《史記.周本紀》作“靜”,正義引《魯連子》作“靖”。)

        元年甲戌春正月,王即位,周定公、召穆公輔政。 (《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宣王元年甲戌。又《周本紀》:“宣王即位,二相輔之。”)

        復田賦。

        作戎車。 (《詩.小雅》:“六月棲棲,戎車既飭。”又“元戎十乘,以先啟行。”傳:“ 周曰元戎,先良也。”)

        燕惠侯薨。 (《史記.燕召公世家》:“共和之時,惠侯卒,子厘侯立。是歲,周宣王初即位。”《十二諸侯年表》燕惠侯盡宣王元年。)

        二年,錫太師皇父、司馬休父命。 (《詩.大雅》:“赫赫明明,王命卿士,南仲太祖,太師皇父。”又:“王謂尹氏,命程伯休父。左右陳行,戒我師旅。”)

        魯慎公薨。 (《史記.魯周公世家》:“真公二十九年,宣王即位。三十年,真公卒。”《十二諸侯年表》魯真公盡宣王二年。“真公”,《漢書。律歷志》作“慎公”。)

        曹公子蘇弒其君幽伯疆。 (《史記.曹叔世家》:“幽伯疆九年,弟蘇殺幽伯代立,是為戴伯。戴伯元年,周宣王已立三歲。”《十二諸侯年表》曹幽伯盡宣王二年。)

        三年,王命大夫仲伐西戎。 (《史記.秦本紀》:“周宣王即位,乃以秦仲為大夫,誅西戎。”《后漢書.西羌傳》:“及宣王立四年,使秦仲伐戎。”)

        齊武公壽薨。《史記.齊太公世家》:“武公壽二十四年,宣王立。二十六年,武公卒。” 《十二諸侯年表》齊武公盡宣王三年。)

        四年,王命蹶父如韓,韓侯來朝。 (《詩.大雅》:“蹶父孔武,靡國不到,為韓姞相攸,莫如韓樂。”又“韓侯入覲”。)

        五年夏六月,尹吉甫帥師伐玁狁,至于太原。 (《詩.小雅》:“六月棲棲,戎車既飭。”又:“文武吉甫,萬邦為憲。”又:“薄伐玁狁,至于太原。” )

        秋八月,方叔帥師伐荊蠻。 (《詩.小雅》:“蠢爾蠻荊,大邦為仇。方叔元老,克壯其猶。”)

        六年,召穆公帥師伐淮夷。 (《詩序》:“《江漢》,尹吉甫美宣王也,能興衰撥亂,命召公平淮夷。”)

        王帥師伐徐戎,皇父、休父從王伐徐戎,次于淮。 (《詩.大雅》:“王奮厥武。”又:“王命卿士,南仲太祖,太師皇父。整我六師,以修我戎。”又:“王謂尹氏,命程伯休父。左右陳行,戒我師旅。率彼淮浦,省此徐土。”)

        王歸自伐徐。 (《詩.大雅》:“徐方不回,王曰還歸。”)

        錫召穆公命。 (《詩.大雅》:“王命召虎,來旬來宣。”又:“肇敏戎公,用錫爾祉。厘爾圭瓚,秬鬯一卣。告于文人,錫山土田。”)

        西戎殺秦仲。 (《史記.秦本紀》: “宣王乃以秦仲為大夫,誅西戎,西戎殺秦仲。”《十二諸侯年表》秦仲盡宣王六年。)

        楚子霜卒。 (《史記.楚世家》:“ 熊霜元年,周宣王初立,熊霜六年卒。”《十二諸侯年表》楚熊霜盡宣王六年。)

        七年,王錫申伯命。 (《詩序》:“ 《崧高》,尹吉甫美宣王也。天下復平,能建國親諸侯,褒賞申伯焉。”)

        王命樊侯仲山甫城齊。 (《詩.大雅》:“王命仲山甫,城彼東方。”又“仲山甫徂齊”。)

        八年,初考室。 (《詩序》:“《斯干》,宣王考室也。”)

        魯武公來朝,錫魯世子戲命。 (《周語》:“魯武公以括與戲見王,王立戲。”《史記.周本紀》魯武公來朝在十二年,《魯世家》在武公九年,即宣王十一年。)

        九年,王會諸侯于東都,遂狩于甫。 (《詩序》:“《車攻》,宣王復古也。宣王能內修政事,外攘夷狄,復會諸侯于東都。”又《詩》曰:“東有甫草,駕其行狩。”)

        十二年,魯武公薨。 (《史記.魯周公世家》:“武公九年夏卒。”《十二諸侯年表》武公盡十年,正當宣王十二年。)

        齊人弒其君厲公無忌,立公子赤。 (《史記.齊太公世家》:“武公卒,子厲公無忌立。厲公暴虐,齊人攻殺厲公,乃立厲公子赤,是為文公。” 《十二諸侯年表》厲公盡宣王十二年。)

        十五年,衛厘侯薨。 (《史記.衛康叔世家》:“厘侯二十八年,周宣王立。四十二年,厘侯卒。”《十二諸侯年表》衛厘侯盡宣王十五年。)

        王錫虢文公命。 (《周語》:“宣王即位,不籍千畝,虢文公諫”云云。)

        十六年,晉遷于絳。 (《詩譜》:“ 晉成侯孫穆侯又徙于絳。”案《十二諸侯年表》,是歲晉穆侯初立。《通鑒外紀》:“宣王十六年,晉獻侯薨,子穆侯弗生立,自曲沃徙都絳。”)

        十八年,蔡夷侯薨。 (《史記.管蔡世家》:“夷侯十一年,周宣王即位。二十八年,夷侯卒。”《十二諸侯年表》蔡夷侯盡宣王十八年。)

        二十一年,魯公子伯御弒其君懿公戲。 (《史記.魯周公世家》:“懿公九年,懿公兄括之子伯御與魯人攻殺懿公而自立。”《十二諸侯年表》魯懿公盡宣王二十一年。)

        二十二年,王錫王子多父命居洛。 (《史紀.鄭世家》:“宣王立二十二年,初封友于鄭。 ”)

        二十四年,齊文公赤薨。 (《史記.齊太公世家》:“文公十二年卒。”《十二諸侯年表》齊文公盡宣王二十四年。)

        二十五年,大旱,王禱于郊廟,遂雨。 (《詩.大雅》:“旱既太甚,蘊隆蟲蟲。不殄禋祀,自郊徂宮。”)

        二十七年,宋惠公□薨。 (《史記.宋微子世家》:“惠公四年,周宣王即位。三十年,惠公卒。”《十二年諸侯年表》宣王二十八年,宋惠公薨。)

        二十八年,楚子□卒。 (《史記.楚世家》“熊□十六年,鄭桓公初封于鄭,二十二年卒。 ”《十二諸侯年表》楚熊□盡宣王二十八年。)

        二十九年,初不籍千畝。 (《周語》:“宣王即位,不籍千畝。”)

        三十年,有兔舞于鎬京。 (《御覽》九百七引《紀年》:“宣王三十年,有兔舞鎬。”《初學紀》二十九引作“三年”。)

        三十二年,王師伐魯,殺伯御。 (《周語》:“三十二年春,宣王伐魯,立孝公。”)

        命孝公稱于夷宮。 (《周語》:“宣王欲得國子之能導訓諸侯者,樊穆仲曰:‘魯侯孝。’ 乃命魯孝公于夷宮。”)

        陳僖公孝薨。 (《史記.陳杞世家》:“厘公孝六年,周宣王即位。三十六年,厘公卒。” 《十二諸侯年表》陳厘侯盡宣王三十二年。)

        有馬化為人。 (《通鑒外紀》:“宣王三十年,有馬化為人。”)

        三十三年,齊成公薨。 (《史記.齊太公世家》:“成公脫立,九年卒。”《十二諸侯年表》齊成公盡宣王三十三年。)

        王師伐太原之戎,不克。 (《后漢書.西羌傳》:“宣王立四年,使秦仲伐戎。后二十七年,王遣兵伐太原戎,不克。”)

        三十七年,有馬化為狐。 (《開元占經》一百十八引《紀年》:“周宣王三十三年,有馬化為狐。”《外紀》亦系之三十三年。)

        燕僖侯薨。 (《史記.燕召公世家》:“惠侯卒,子厘侯立,是歲,周宣王初即位。三十六年,厘侯卒。”《十二諸侯年表》燕厘侯盡宣王三十七年。)

        楚子鄂卒。 (《史記.楚世家》:“ 熊□卒,子熊鄂立,熊鄂九年卒。”《十二諸侯年表》楚熊鄂盡宣王三十七年。)

        三十八年,王師及晉穆侯伐條戎、奔戎,王師敗逋。 (《后漢書.西羌傳》:“王遣兵伐太原戎,后五年,王伐條戎、奔戎,王師敗績。”《左.桓二年傳》:“ 晉穆侯之夫人姜氏,以條之役生太子。”)

        三十九年,王師伐姜戎,戰于千畝,王師敗逋。 (《周語》:“宣王三十九年,戰于千畝,王師敗績于姜氏之戎。”)

        四十年,料民于太原。 (《周語》: “宣王既喪南國之師,乃料民于太原。”)

        戎人滅姜邑。 (《后漢書.西羌傳》:“后二年,晉人敗北戎于汾隰,戎人滅姜侯之邑。” )

        晉人敗北戎于汾隰。 (見上。)

        四十一年,王師敗于申。 (《后漢書.西羌傳》:“明年,王征申戎,破之。”)

        四十三年,王殺大夫杜伯。 (《墨子.明鬼下》:“周宣王殺其臣杜伯而不辜。”)

        其子隰叔出奔晉。 (《晉語》:“昔隰叔子違周難,奔于晉。”注:“隰叔,杜伯之子,宣王殺杜伯,隰叔避害適晉。”)

        晉穆侯費生薨,弟殤叔自立,世子仇出奔。 (《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宣王四十三年,晉穆侯卒,弟殤叔自立,太子仇出奔。”)

        四十四年。 (原注:晉殤叔元年丁巳。《春秋經傳集解后序》:“《紀年》無諸國別,惟特記晉國,起自殤叔。”《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宣王四十四年,晉殤叔元年。)

        四十六年,王陟。 (《史記.周本紀》:“四十六年,宣王崩。”)

      幽王

        名涅。 (《史記.周本紀》:“宣王崩,子幽王宮涅立。”)

        元年庚申春正月,王即位。

        晉世子仇歸于晉,殺殤叔,晉人立仇,是為文侯。 (《史記.晉世家》:“殤叔三年,周宣王崩。四年,穆侯太子仇率其徒襲殤叔而立,是為文侯。”)

        王錫太師尹氏、皇父命。 (《詩序》:“《節南山》,家父刺幽王也。”其詩曰:“尹氏太師。”“《十月之交》,大夫刺幽王也。”其詩曰:“ 皇父卿士。”)

        二年。 (原注:辛酉,晉文侯元年。《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幽王二年,晉文侯仇元年。)

        涇、渭、洛竭,岐山崩。 (《周語》:“幽王二年,西周三川皆震。是歲,三川竭,岐山崩。”注:“三川:涇、渭、洛。”)

        初增賦。

        晉文侯同王子多父伐鄶,克之。乃居鄭父之丘,是為鄭桓公。 (《水經.洧水注》引《紀年》:“晉文侯二年,同惠王子多父伐鄶,克之。乃居鄭父之丘,名之曰鄭,是為桓公。”說見《古本紀年輯校》。)

        三年,王嬖褒姒。 (《史記.周本紀》:“三年,幽王嬖愛褒姒。”)

        冬,大震電。 (《詩.小雅》:“曄曄震電。”)

        四年,秦人伐西戎。 (《史記.秦本紀》:“莊公生子三人,其長男世父。世父曰:‘戎殺我大父仲,我非殺戎王,則不敢入邑。’遂將擊戎,讓其弟襄公。”案《年表》襄公立在次年。)

        夏六月,隕霜。 (《詩.小雅》:“ 正月繁霜。”傳“正月,夏之四月”,則周六月也。古《紀年》用夏正,而此從周正,殊為未照。)

        陳夷公薨。 (《史記.陳杞世家》: “武公卒,子夷公說立。是歲,周幽王即位。夷公三年卒。”《十二諸侯年表》陳夷公盡幽王三年。)

        五年,王世子宜臼出奔申。 (《史記.周本紀》:“幽王得褒姒,愛之,欲廢申后,并去太子宜咎。太子出奔申。”)

        皇父作都于向。 (《詩.小雅》:“ 皇父孔圣,作都于向。”)

        六年,王命伯士帥師伐六濟之戎,王師敗逋。 (《后漢書.西羌傳》:“王破申戎,后十年,幽王命伯士伐六濟之戎,軍敗,伯士死焉。”注:“并見《竹書紀年》。”)

        西戎滅蓋。 (《后漢書.西羌傳》: “其年,戎圍犬丘,虜秦襄公之兄伯父。”此云“滅蓋 ”,乃“犬丘”二字訛合為“蓋”字耳。)

        冬十月辛卯朔,日有食之。 (《詩.小雅》:“十月之交,朔日辛卯,日有食之,亦孔之丑。”序:“《十月之交》,大夫刺幽王也。”《唐書.歷志》:“張說《日蝕議》:‘《小雅》:十月之交,朔日辛卯。虞○以歷推之,在幽王六年。’”)

        七年,虢人滅焦。 (《水經.河水注》:“陜東城即虢邑之上陽也,虢仲之所都,為南虢。其大城中有小城,故焦國也。”)

        八年,王錫司徒鄭伯多父命。 (《鄭語》“幽王八年而桓公為司徒。”)

        王立褒姒之子曰伯服,以為太子。 (《御覽》一百四十七引《紀年》:“幽王八年,立褒姒之子伯服以為太子。”《左傳.昭二十六年》疏引“平王奔西申,而立伯盤以為太子。”)

        九年,申侯聘西戎及鄫。 (《鄭語》:“申、繒、西戎方彊。”)

        十年春,王及諸侯盟于太室。 (《書鈔》二十二引《紀年》“盟于太室”四字,《左.昭四年傳》:“周幽為太室之盟,戎狄叛之。”)

        秋九月,桃杏實。 (《御覽》九百六十八引《紀年》:“幽王十年九月,桃杏實。”)

        王師伐申。 (《鄭語》:“王欲殺太子以成伯服,必求之申,申人弗畀,必伐之。”)

        十一年春正月,日暈。 (《通鑒外紀》:“幽王之末,日暈再重。”)

        申人、鄫人及犬戎入宗周,弒王及鄭桓公。 (《史記.周本紀》“申侯與繒、西夷、犬戎攻幽王,遂殺幽王驪山下。”《鄭世家》:“犬戎殺幽王于驪山下,并殺桓公。”)

        犬戎殺王子伯服。《左傳.昭二十六年》疏引《紀年》:“伯盤與幽王俱死于戲。”)

        執褒姒以歸。 (《史記.周本紀》: “虜褒姒而去。”)

        申侯、魯侯、許男、鄭子立宜臼于申,虢公翰立王子余臣于攜。 (原注:是為攜王,二王并立。《左傳.昭二十六年》疏引《紀年》:“ 先是申侯、魯侯、許文公立平王于申。以本太子,故稱天王。幽王既死,而虢公翰又立王子余臣于攜。周二王并立。二十一年,攜王為晉文公所殺。以本非適,故稱攜王。”)武王滅殷,歲在庚寅。二十四年,歲在甲寅,定鼎洛邑,至幽王二百五十七年,共二百八十一年。自武王元年己卯至幽王庚午,二百九十二年。 (《史記.周本紀》集解引《紀年》:“自武王滅殷以至幽王,凡二百五十七年。”《通鑒外紀》引《汲冢紀年》:“西周二百五十七年。”此“二百八十一年”,與古《紀年》不合,乃自幽王十一年逆數,至其前二百五十七年,以此為成王定鼎之歲,以與古《紀年》之積年相調停。蓋既從《唐志》所引《紀年》,以武王伐殷之歲為庚寅,而共和以后之歲名又從《史記》,無怪其格格不入也。余疑《隋志》所引堯元年丙子,《唐志》所引武王十一年庚寅,皆歷家追名之,非《紀年》本文,蓋雖古《紀年》中亦多羼入之說也。)

      平王 (原注:名宜臼。《史記》作“宜咎”。)

         自東遷以后始紀晉事,王即位皆不書。 (《春秋經傳集解后序》:“《紀年》無諸國別,惟特記晉國。晉國滅,獨紀魏事。”)

        元年辛未,王東徙洛邑, (《史記.周本紀》:“平王立,東遷于雒邑。”)

        錫文侯命。 (《尚書序》:“平王錫晉文侯秬鬯圭瓚,作《文侯之命》。”)

        晉侯會衛侯、鄭伯、秦伯,以師從王入于成周。 (《史記.衛康叔世家》:“犬戎殺周幽王,武公將兵往,佐周平戎,甚有功。”又《秦本紀》:“襄公以兵送周平王。”)

        二年,秦作西畤。 (《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平王元年,秦初立西畤,祠白帝。)

        魯孝公薨。 (《史記.魯周公世家》:“孝公立二十七年卒。”《十二諸侯年表》魯孝公盡平王二年。)

        賜秦、晉以邠、岐之田。 (《史記.秦本紀》:“襄公以兵送周平王,平王命襄公為諸侯,賜之岐以西之地,曰:‘戎無道,侵奪我岐、豐之地,秦能攻逐戎,即有其地。’與誓封爵之。”)

        三年,齊人滅祝。

        王賜師徒鄭伯命。 (《詩.鄭風》序:“《緇衣》,美武公也,父子并為周司徒。”)

        四年,燕頃侯卒。 (《史記.燕召公世家》:“頃侯二十年,周幽王為犬戎所殺。二十四年,頃侯卒。”《十二諸侯年表》燕頃侯盡平王四年。)

        鄭人滅虢。 (《漢書.地理志》注: “臣瓚曰:‘鄭桓公寄奴與賄于虢、會之間,幽王既敗,二年而滅會,四年而滅虢。’”)

        五年,秦襄公帥師伐戎,卒于師。 (《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平王五年,秦襄公伐戎,至岐而死。)

        宋戴公薨。 (《史記.宋微子世家》:“戴公二十九年,周幽王為犬戎所殺。三十四年,戴公卒。”《十二諸侯年表》宋戴公盡平王五年。)

        六年,燕哀侯卒。 (《史記.燕召公世家》:“哀侯二年卒。”《十二諸侯年表》燕哀侯盡平王六年。)

        鄭遷于溱、洧。 (《詩譜》:“幽王為犬戎所殺,桓公死之。其子武公與晉文侯定平王于東都王城,卒取史伯所云十邑之地,左洛右濟,前華后河,食溱、洧焉。”)

        七年,楚子儀卒。 (《史記.楚世家》:“熊咢卒,子熊儀立,是為若敖。若敖二十年,周幽王為犬戎所殺。二十七年,若敖卒。”《十二諸侯年表》楚若敖盡平王七年。)

        八年,鄭殺其大夫關其思。 (《韓非子.說難》:“鄭武公欲伐胡,先以其女妻胡君,因問于群臣:‘吾欲用兵,誰可伐者?’大夫關其思曰:‘ 胡可伐。’武公怒而戮之。”)

        十年,秦遷于汧、渭。 (《史記.秦本紀》:“文公三年,以兵七百人東獵。四年,至渭、汧之會,即營邑之。”)

        十三年,衛武公薨。 (《史記.衛康叔世家》:“武公五十五年卒。”《十二諸侯年表》衛武公盡平王十三年。)

        十四年,晉人滅韓。 (《詩.大雅.韓奕》序箋:“韓,姬姓之國也,后為晉所滅。”)

        十八年,秦文公大敗戎師于岐,來歸岐東之田。 (《史記.秦本紀》:“十六年,文公以兵伐戎,戎敗走,于是文公遂收周余民有之,地至岐,岐以東獻之周。”案文公十六年當平王二十一年。)

        二十一年,晉文侯殺王子余臣于攜。 (《左傳.昭二十六年》疏引《紀年》:“二十一年,攜王為晉文公所殺。”)

        二十三年,宋武公薨。 (《史記.宋微子世家》:“武公立十八年卒。”《十二諸侯年表》宋武公盡平王二十三年。)

        二十四年,秦作陳寶祠。 (《史記.秦本紀》:“文公十九年,得陳寶。”《封禪書》:“ 文公獲若石云,于陳倉北阪城祠之,號曰陳寶。”)

        二十五年,晉文侯薨。 (《史記.晉世家》:“三十五年,文侯仇卒。”《十二諸侯年表》晉文侯盡平王二十五年。)

        秦初用族刑。 (《史記.秦本紀》: “文公二十年,法初有三族之罪。”)

        二十六年。 (原注:丙申,晉昭侯元年。《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平王二十六年,晉昭侯元年。)

        晉封其弟成師于曲沃。 (《左.桓二年傳》:“惠之二十四年,晉始亂,故封桓叔于曲沃。 ”《史記.晉世家》:“昭侯元年,封文侯弟成師于曲沃。”)

        三十二年,晉潘父弒其君昭侯,納成師,不克。立昭侯之子孝侯,晉人殺潘父。 (《左.桓二年傳》:“惠之三十年,潘父弒昭侯而納桓叔,不克,晉人立孝侯。”《史記.晉世家》:“七年,晉大臣潘父弒其君昭侯,而迎曲沃桓叔。晉人發兵攻桓叔,共立昭侯子平為君,是為孝侯,誅潘父。”)

        三十三年。 (原注:癸卯,晉孝侯元年。《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平王三十三年,晉孝侯二年。案昭侯上年被殺,是年當為孝侯元年。)

        楚人侵申。 (《詩.王風.揚之水》序箋:“申國在陳、鄭之南,迫近強楚,王室微弱而數見侵伐。”)

        三十六年,衛莊公卒。 (《史記.衛康叔世家》:“莊公二十三年卒。”《十二年諸侯年表》衛莊公盡平王三十六年。)

        王人戍申。 (《詩.王風》:“彼其之子,不與我戍申。”)

        四十年,齊莊公卒。 (《史記.齊太公世家》:“莊公二十四年,周始徙雒。六十四年,莊公卒。”《十二諸侯年表》齊莊公盡平王四十年。)

        晉曲沃桓叔成師卒,子□立,是為莊伯。 (原注:自是晉侯在翼,稱翼侯。《史記.晉世家》: “孝侯八年,曲沃桓叔卒,子□代桓叔,是為曲沃莊伯。”)

        四十一年 (原注:辛亥,莊伯元年。)春,大雨雪。 (《御覽》八百七十九引《史記》:“晉莊伯元年,不雨雪。”)

        四十二年,狄人伐翼,至于晉郊。 (《御覽》八百七十九引《史記》:“莊伯二年,翟人俄伐翼,至于晉郊。”)

        宋宣公薨。 (《史記.宋微子世家》:“武公卒,子宣公力立。十九年,宣公卒。”《十二諸侯年表》平王四十二年,宣公卒。)

        魯惠公使宰讓請郊廟之禮,王使史角如魯諭止之。 (《呂氏春秋.當染篇》:“魯惠公使宰讓請郊廟之禮于天子,桓王使史角往,惠公止之。”)

        四十七年,晉曲沃莊伯入翼,弒孝侯,晉人逐之,立孝侯子郤,是為鄂侯。 (《左.桓二年傳》:“惠之四十五年,曲沃莊伯伐翼,弒孝侯,翼人立其弟鄂侯。”《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平王四十七年,曲沃莊伯殺孝侯,晉人立孝侯子郤為鄂侯。)

        四十八年。 (原注:戊午,晉鄂侯郤元年。《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平王四十八年,晉鄂侯郤元年。)

        無云而雷。 (《御覽》八百七十六引《史記》:“晉莊伯八年,無云而雷。”《通鑒外紀》:“平王四十八年,晉無云而雷。”)

        魯惠公卒。 (《史記.魯周公世家》:“惠公立四十六年卒。”《十二諸侯年表》魯惠公盡平王四十八年。)

        四十九年。 (原注:己未,魯隱公元年,《春秋》始此。《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平王四十九年,魯隱公息姑元年。)

        魯隱公及邾莊公盟于姑蔑。 (《春秋經傳集解后序》引《紀年》:“魯隱公及邾莊公盟于姑蔑。”)

        五十一年春二月乙巳,日有食之。 (《春秋經.隱三年》:“春王二月乙巳,日有食之。” )

        三月庚戌,王陟。 (《春秋經.隱三年》:“三月庚戌,天王崩。”)

        桓王 (原注:名林。《史記.周本紀》:“平王崩,太子泄父蚤死,立其子林,是為桓王。 ”)

        元年壬戌十月,莊伯以曲沃叛,伐翼,公子萬救翼,荀叔軫追之,至于家谷。 (《御覽》八百七十六引《史記》:“晉莊伯八年,無云而雷。十月,莊伯以曲沃叛。”《水經.澮水注》引《紀年》:“ 莊伯以曲沃叛,伐翼,公子萬救翼,荀叔軫追之,至于家谷。”據《御覽》,此事當在平王四十九年。)

        翼侯焚曲沃之禾而還。 (《水經.澮水注》引《紀年》:“晉莊伯十二年,翼侯焚曲沃之禾而還,作為文公。”)

        翼侯伐曲沃,大捷,武公請成于翼,至相而還。 (原注:“相”,一作“桐”。《水經.涑水注》引《紀年》:“翼侯伐曲沃,大捷,武公請成于翼,至桐庭乃返。”)

        二年,王使虢公伐晉之曲沃。晉鄂侯卒,曲沃莊伯復攻晉,晉立鄂侯子光,是為哀侯。 (《左.隱五年傳》:“曲沃叛王,秋,王命虢公伐曲沃,而立哀侯于翼。”《史記.晉世家》:“鄂侯六年卒,曲沃莊伯聞晉鄂侯卒,乃興兵伐晉。周平王使虢公將兵伐曲沃莊伯,莊伯走保曲沃。晉人共立鄂侯子光,是為哀侯。”)

        公子萬救翼,荀叔軫追之,至于家谷。 (重出。)

        三年甲子。 (原注:晉哀侯元年。《史記.十二諸侯年表》甲子,桓王三年,晉哀侯光元年。)

        四年,曲沃莊伯卒,子稱立,是為武公,尚一軍。 (《史記.晉世家》:“哀侯二年,曲沃莊伯卒,子稱代莊伯立,是為曲沃武公。”《水經.河水注》引《紀年》:“晉武公元年,尚一軍。”)

        五年, (原注:曲沃武公元年。)芮人乘京,荀人、董伯皆叛曲沃。 (《水經.河水注》引《紀年》:“晉武公元年,芮人乘京,荀人、董伯皆叛。”案《左.桓九年傳》:“虢仲、芮伯、梁伯、荀侯、賈伯伐曲沃。 ”殆是一事,與此差十二年。)

        十一年。 (原注:晉小子侯元年。《史記.十二諸侯年表》桓王十一年,晉小子侯元年。)

        曲沃獲晉哀侯。 (《左.桓三年傳》:“曲沃武公伐翼,逐翼侯于汾隰,驂絓而止,夜獲之。”)

        晉人立哀侯子為小子侯。 (《史記.晉世家》:“哀侯九年,曲沃武公伐晉,于汾旁虜哀侯。晉人乃立哀侯子小子為君,是為小子侯。”)

        芮伯萬出奔魏。 (《水經.河水注》引《紀年》:“晉武公七年,芮伯萬之母芮姜逐萬,萬出奔魏。”)

        十二年,王師、秦師圍魏,取芮伯萬而東之。 (《左.桓四年傳》:“王師、秦師圍魏,執芮伯以歸。”《水經.河水注》引《紀年》:“晉武公八年,周師、虢師圍魏,取芮伯萬而東之。”《路史.國名紀》引《紀年》:“桓王十二年冬,王師、秦師圍魏,取芮伯萬而東之。”)

        十三年冬,曲沃伯誘晉小子侯殺之。 (《左.桓七年傳》:“冬,曲沃伯誘晉小子侯殺之。 ”此較前二年。《史記》《十二諸侯年表》、《晉世家》皆云:“小子侯四年,曲沃武公殺之。”此較前一年。)

        晉曲沃滅荀,以其地賜大夫原氏黯,是為荀叔。 (《水經.汾水注》、《漢書.地理志》注引《紀年》:“晉武公滅荀,以賜大夫原氏黯,是為荀叔。”)

        戎人逆芮伯萬于郊。 (《水經.河水注》引《紀年》:“晉武公九年,戎人逆芮伯萬于郊。 ”《路史.國名紀》引“郊”作“郟”。)

        十四年,王命虢仲伐曲沃,立晉哀侯弟緡于翼,為晉侯。 (《左.桓八年傳》:“冬,王命虢仲立晉哀侯弟緡于晉。”此較前二年。)

        十五年。 (原注:晉侯緡元年。案《史記.十二諸侯年表》以桓王十四年為晉侯緡元年。)

        十六年春,滅翼。 (《左.桓八年傳》:“春,滅翼。”)

        十九年,鄭莊公卒。 (《春秋經.桓十有一年》:“夏五月癸未,鄭伯寤生卒。秋七月,葬鄭莊公。”《史記.十二諸侯年表》鄭莊公盡桓王十九年。)

        二十三年三月乙未,王陟。 (《春秋經.桓十有五年》:“三月乙未,天王崩。”《史記.周本紀》:“二十三年,桓王崩。”)

      莊王 (原注:名佗。《史記.周本紀》:“桓王崩,子莊王佗立。”)

        元年乙酉,曲沃尚一軍,異于晉。 (《水經.河水注》引《紀年》:“晉武公元年,尚一軍。 ”)

        六年五月,葬桓王。 (《春秋經.莊三年》:〔詩銘案:原作“桓三年”,誤。〕“五月,葬桓王。”)

        十五年,王陟。 (《史記.周本紀》:“十五年,莊王崩。”)

        厘王 (原注:名胡齊。《史記.周本紀》:“莊王崩,子厘王胡齊立。”)

        元年庚子春,齊桓公會諸侯于北杏,以平宋亂。 (《春秋經.莊十有三年》:“齊侯、宋人、陳人、蔡人、邾人會于北杏。”傳:“會于北杏,以平宋亂。” )

        三年,曲沃武公滅晉侯緡,以寶獻王,王命武公以一軍為晉侯。 (《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厘王三年,曲沃武公滅晉侯緡,以寶獻周,周命武公為晉君。《左.莊十六年傳》:“王使虢公命曲沃伯以一軍為晉侯。 ”較后一年,此本《史記》。)

        四年 (原注:晉武公二十八年。《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厘王四年,晉武公稱并晉,已立二十八年,不更元。)

        晉猶不與齊桓公之盟。 (原注:《左傳》注:“晉侯緡是年滅。”案杜注無是語,疏約言之。)

        五年,晉武公卒,子詭諸立為獻公。 (《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厘王五年,晉武公二十九年,武公卒,子詭諸立為獻公。”)

        王陟。 (《史記.周本紀》:“五年,厘王崩。”)

      惠王 (原注:名閬。《史記.周本紀》:“厘王崩,子惠王閬立。”)

        元年乙巳。 (原注:晉獻公元年。《史記.十二諸侯年表》惠王元年,晉獻公詭諸元年。)

        晉獻公朝王,如成周。 (《左.莊十八年傳》:“虢公、晉侯朝王。”)

        周陽白兔舞于市。 (《水經.涑水注》引《紀年》:“晉獻公二十五年,翟人伐晉,周有白兔舞于市。”)

        二年,王子頹亂。 (《左.莊十九年傳》:“五大夫奉子頹以伐王。冬,立子頹。”)

        王居于鄭,鄭人入王府,多取玉。玉化為蜮,射人。 (《開元占經》一百二十、《御覽》九百五十引《紀年》:“晉獻公二年,周惠王居于鄭。鄭人入王府,多取玉焉。玉化為蜮,射人。”)

        九年,晉城絳。 (《左.莊二十六年傳》:“晉士蒍為大司空。夏,士蒍城絳,以深其宮。 ”)

        十六年,晉獻公作二軍,滅耿,以賜大夫趙夙;滅魏,以賜大夫畢萬。 (原注:晉滅于大夫韓、趙、魏,始于此。《左.閔元年傳》:“晉侯作二軍,以滅耿,滅霍,滅魏。賜趙夙耿,賜畢萬魏,以為大夫。”)

        十七年,衛懿公及赤翟戰于洞澤。 (原注:“洞”,當作“泂”。《春秋經傳集解后序》:“《紀年》又稱:‘衛懿公及赤翟戰于洞澤。’疑‘洞’當為‘泂 ’,即《左傳》所謂熒澤也。”)

        十九年,晉獻公會虞師伐虢,滅下陽,虢公丑奔衛。公命瑕父、呂甥邑于國都。 (《水經.河水注》引《紀年》:“晉獻公十九年,獻公會虞師伐虢,滅下陽,虢公丑奔衛。公命瑕父、呂甥邑于虢都。 ”)

        二十五年春正月,狄人伐晉。 (《水經.涑水注》引《紀年》:“晉獻公二十五年正月,翟人伐晉。”此誤以為惠王二十五年。)

        王陟。 (《春秋經.僖八年》:“冬十有二月丁未,天王崩。”《史記.周本紀》:“二十五年,惠王崩。”)

      襄王 (原注:名鄭。《史記.周本紀》:“惠王崩,子襄王鄭立。”)

        元年庚午,晉獻公卒,立奚齊,里克殺之,及卓子,立夷吾。 (《史記.十二諸侯年表》襄王元年,晉獻公卒,立奚齊,里克殺之,及卓子,立夷吾。)

        二年。 (原注:辛未,晉惠公元年。《史記.十二諸侯年表》襄王二年,晉惠公夷吾元年。)

        晉殺里克。 (《春秋經.僖十年》: “晉殺其大夫里克。”)

        三年,雨金于晉。 (《御覽》八百七十七引《史記》:“晉惠公二年,雨金。”)

        七年,秦伯涉河伐晉。 (《御覽》八百七十七引《史記》:“惠公六年,秦伯涉河伐晉。” )

        十五年,晉惠公卒,子懷公圉立。 (《史記.晉世家》:“惠公十四年九月卒,太子圉立,是為懷公。”《十二諸侯年表》襄王十五年,圉立為懷公。)

        秦穆公帥師送公子重耳,圍令狐、桑泉、臼衰,皆降于秦師。狐毛與先軫御秦,至于廬柳,乃謂秦穆公使公子縶來與師言,次于郇,盟于軍。 (《水經.涑水注》引《紀年》:“晉惠公十有五年,秦穆公帥師送公子重耳,圍令狐、桑泉、臼衰,皆降于秦師。狐毛與先軫御秦師,至于廬柳,乃謂秦穆公使公子縶來與師言,退舍,次于郇,盟于軍。”)

        公子重耳涉自河曲。 (《水經.河水注》引《紀年》:“晉惠公十五年,秦穆公帥師送公子重耳,涉自河曲。”)

        十六年。 (原注:乙酉,晉文公元年。《史記.十二諸侯年表》襄王十六年,晉文公元年。)

        晉殺子圉。 (《史記.十二諸侯年表》晉文公元年,誅子圉。)

        十七年,晉城荀。 (《漢書.地理志》注引《紀年》:“文公城荀。”《文選.北征賦》注引作“郇”。)

        二十年,周襄王會諸侯于河陽。 (《春秋經傳集解后序》引《紀年》:“周襄王會諸侯于河陽。”)

        二十二年,齊師逐鄭太子齒奔張城、南鄭。 (《水經.涑水注》引《紀年》:“齊師逐鄭太子齒奔張城、南鄭。”不云何年。)

        二十四年,晉文公卒。 (《史記.十二諸侯年表》襄王二十四年,晉文公薨。)

        二十五年。 (原注:甲午,晉襄公歡元年。《史記.十二諸侯年表》甲午,襄王二十五年,晉襄公歡元年。)

        三十年,洛絕于○。 (《水經.洛水注》引《紀年》:“晉襄公六年,洛絕于○。”)

        三十一年,晉襄公卒。 (《史記.十二諸侯年表》襄王三十一年,晉襄公卒。)

        三十二年。 (原注:辛丑,晉靈公夷皋元年。《史記.十二諸侯年表》襄王三十二年,晉靈公夷皋元年。)

        三十三年,王陟。 (《史記.周本紀》:“三十三年,襄王崩。”)

      頃王 (《史記.周本紀》:“襄王崩,子頃王壬臣立。”)

        元年癸卯。

        六年,彗星入北斗。 (《春秋經.文十四年》:“秋七月,有星孛入于北斗。”)

        王陟。 (《史記.周本紀》:“頃王六年崩。”)

      匡王 (《史記.周本紀》:“頃王崩,子匡王班立。”)

        元年己酉。

        六年,王陟。 (《春秋經.宣二年》:〔詩銘案:原作“左宣二年傳”,誤。〕“冬十月乙亥,天王崩。”《史記.周本紀》:“匡王六年崩。” )

        晉靈公為趙穿所殺,趙盾使穿迎公子黑臀于周,立之。 (《左.宣二年傳》:“趙穿攻靈公于桃園,宣子使趙穿迎公子黑臀于周而立之。”)

      定王。 (《史記.周本紀》:“匡王崩,弟瑜立,是為定王。”)

        元年己卯。 (原注:晉成公元年。《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定王元年,晉成公黑臀元年。)

        六年,晉成公與狄伐秦,獲秦諜,殺之絳市,六日而蘇。 (《左.宣八年傳》:“春,白狄及晉平。夏,會晉伐秦,晉人獲秦諜,殺諸絳市,六日而蘇。”)

        七年,晉成公卒于扈。 (《春秋經.宣九年》:“晉侯黑臀卒于扈。”《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定王七年,晉成公薨。)

        八年。 (原注:壬戌,晉景公元年。《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定王八年,晉景公據元年。)

        十八年,齊國佐來獻玉磬、紀公之甗。 (《春秋經傳集解后序》引《紀年》:“齊國佐來獻玉磬、紀公之甗。”)

        二十一年,王陟。 (《春秋經.成五年》:“十一月己酉,天王崩。”《史記.周本紀》: “二十一年,定王崩。”)

      簡王 (《史記.周本紀》:“定王崩,子簡王夷立。”)

        元年丙子。

        五年,晉景公卒。 (《春秋經.成十年》:“晉侯獳卒。”《史記.晉世家》:“十九年,景公卒。”《史記.十二諸侯年表》晉景公盡簡王五年。)

        六年。 (原注:辛巳,晉厲公元年。《史記.十二諸侯年表》簡王六年,晉厲公壽曼元年。)

        十三年,晉厲公卒。 (《春秋經.成十八年》:“晉弒其君州蒲。”《十二諸侯年表》簡王十三年,欒書、中行偃弒厲公。)

        楚共王會宋平公于湖陽。 (《水經.泚水注》引《紀年》:“楚共王會宋平公于湖陽。”不云何年。)

        十四年。 (原注:己丑,晉悼公元年。《史記.十二諸侯年表》簡王十四年,晉悼公元年。)

        王陟。 (《春秋經.襄元年》:“九月辛酉,天王崩。”《史記.周本紀》:“十四年,簡王崩。”)

      靈王 (《史記.周本紀》:“簡王崩,子靈王泄心立。”)

        元年庚寅。

        十四年,晉悼公卒。 (《史記.十二諸侯年表》靈王十四年,晉悼公薨。)

        十五年。 (原注:甲辰,晉平公元年。《史記.十二諸侯年表》甲辰,靈王十五年,晉平公彪元年。)

        二十七年,王陟。 (《春秋經.襄二十有八年》:“十有二月甲寅,天王崩。”《史記.周本紀》:“二十七年,靈王崩。”)

      景王 (《史記.周本紀》:“靈王崩,子景王貴立。”)

        元年丁巳。

        十三年春,有星出婺女。 (《左.昭十年傳》:“春王正月,有星出于婺女。”)

        十月,晉平公卒。 (《春秋經.昭十年》:“秋七月戊子,晉侯彪卒。”《史記.十二諸侯年表》景王十三年春,有星出婺女。十月,晉平公卒。)

        十四年。 (原注:庚午,晉昭公元年。《史記.十二諸侯年表》景王十四年,晉昭公夷元年。)

        河水赤于龍門三里。 (《水經.河水注》引《紀年》:“晉昭公元年,河水赤于龍門三里。 ”)

        十九年,晉昭公卒。 (《史記.十二諸侯年表》景王十九年,晉昭公卒。)

        冬十二月,桃杏華。 (《御覽》九百六十八引《紀年》:“昭公六年十二月,桃杏華。”)

        二十年。 (原注:丙子,晉頃公元年。《史記.十二諸侯年表》景王二十年,晉頃公棄疾元年。)

        二十五年,晉頃公平王室亂,立敬王。《史記.十二諸侯年表》景王二十五年,周室亂,頃公平亂,立敬王。)

      敬王 (《史記.周本紀》:“晉人立丐,是為敬王。”)

        元年壬午。

        八年,晉頃公卒。 (《史記.十二諸侯年表》敬王八年,晉頃公薨。)

        九年。 (原注:庚寅,晉定公元年。《史記.十二諸侯年表》敬王九年,晉定公午元年。)

        十四年,漢不見于天。 (《御覽》八百七十五引《紀年》:“晉定公六年,漢不見于天。” )

        二十六年,晉青虹見。 (《御覽》十四引《紀年》:“晉定公十八年,青虹見。”)

        二十八年,洛絕于周。 (《水經.洛水注》引《紀年》:“晉定公二十年,洛絕于周。”)

        三十六年,淇絕于舊衛。 (《水經.淇水注》引《紀年》:“晉定公二十八年,淇絕于舊衛。”一作“十八年”。)

        三十九年,晉城頓丘。 (《水經.淇水注》引《紀年》:“晉定公三十一年,城頓丘。”)

        四十三年,宋殺其大夫皇瑗于丹水之上。丹水壅不流。 (《水經.獲水注》引《紀年》曰: “宋殺其大夫皇瑗于丹水之上。”又曰:“宋大水,丹水壅不流。”本是二事,此誤合為一,又本不系年,此據《左.哀十七年傳》定之。)

        四十四年,王陟。 (《史記.周本紀》:“四十二年,敬王崩。”《十二諸侯年表》:“敬王四十三年甲子崩。”惟《周本紀》集解引皇甫謐曰:“敬王四十四年,元己卯,崩壬戌。”此元壬午,崩乙丑,蓋在位之年從皇甫謐,而歲名則從《史記》也。)

      元王 (《史記.周本紀》:“敬王崩,子元王仁立。”)

        元年丙寅,晉定公卒。 (《史記.六國表》元王二年,晉定公卒。時歲在丙寅。此以元王元年為丙寅,故以下皆遞差一年。)

        二年。 (原注:晉出公元年。《史記.六國表》元王三年,晉出公錯元年。)

        四年,于越滅吳。 (《史記.六國表》元王四年,越滅吳。)

        六年,晉澮絕于梁。 (《水經.澮水注》引《紀年》:“晉出公五年,澮絕于梁。”)

        丹水三日絕不流。 (《水經.沁水注》引《紀年》:“晉出公五年,丹水三日絕不流。”)

        七年,齊人、鄭人伐衛。 (《水經.濟水注》引《紀年》:“晉出公六年,齊、鄭伐衛。” )

        王陟。 (《史記.周本紀》:“元王八年崩。”《六國表》同。此于敬王增一年,故元王減一年。)

        貞定王 (《史記.周本紀》:“元王崩,子定王介立。”集解引皇甫謐《帝王世紀》作“貞定王”。)

        元年癸酉,于越徙都瑯玡。 (《吳越春秋》十:“句踐二十五年,霸于關東,從瑯玡起觀臺,周七里,以望東海。”)

        四年十一月,于越子句踐卒,是為菼執,次鹿郢立。 (《史記.越王句踐世家》索隱引《紀年》:“晉出公十年十一月,于粵子句踐卒,是為菼執。”又引“次鹿郢立,六年卒”。)

        六年,晉河絕于扈。 (《水經.河水注》引《紀年》:“晉出公十二年,河絕于扈。”)

        七年,晉荀瑤城南梁。 (原注:一本 “晉出公二十年”。《水經.汾水注》:“晉出公三十年,知伯瑤城高梁。”案出公無三十年,據偽此書者所見之本,當作“十三年”。)

        十年,于越子鹿郢卒,不壽立。 (《史記.越王句踐世家》索隱引《紀年》:“句踐卒,次鹿郢立,六年卒。”又云:“不壽立。”)

        十一年,晉出公出奔齊。 (《史記.晉世家》:“出公十七年,奔齊,道死。”)

        十二年,河水赤三日。 (《通鑒外紀》:“定王十二年,晉河水赤三日。”)

        荀瑤伐中山,取窮魚之丘。 (《水經.巨馬水注》、《初學紀》八、《御覽》六十四引《紀年》:“荀瑤伐中山,取窮魚之丘。”皆不云何年。)

        十三年,晉韓龐取秦武城。 (《水經.洛水注》引《紀年》:“晉出公十九年,晉韓龐取盧氏城。”)

        十六年。 (原注:晉出公二十二年。)

        十七年,晉出公薨,乃立昭公之孫,是為敬公。 (《史記.晉世家》索隱引《紀年》:“出公二十三年,奔楚,乃立昭公之孫,是為敬公。”)

        十八年。 (原注:己丑,晉敬公元年。)

        二十年,于越子不壽見殺,是為盲姑,次朱句立。 (《史記.越王句踐世家》索隱引《紀年》:“不壽立十年見殺,是為盲姑,次朱句立。”)

        二十二年,楚滅蔡。 (《史記.六國表》定王二十二年,楚滅蔡。)

        二十四年,楚滅杞。 (《史記.六國表》定王二十四年,楚滅杞。)

        二十八年。 (原注:晉敬公十一年。)
      王陟。 (《史記.周本紀》:“二十八年,元王崩。”)

        考王 (《史記.周本紀》:“定王崩,哀王立。三月,思王立。五月,少弟嵬立,是為考王。”)

        元年。 (原注:晉敬公十八年。案“ 十八年”當作“十二年”。)

        魏文侯立。 (《史記.晉世家》索隱:“《紀年》:‘魏文侯初立在敬公十八年。’”案“ 十八年”乃“六年”之訛,說見《古本紀年輯校》。)

        十年,楚滅莒。 (《史記.六國表》考王十年,楚滅莒。)

        十一年,晉敬公卒。 (案:據此,敬公在位二十二年。《史記.十二諸侯年表》晉出公錯十八年,晉哀公忌二年,晉懿公驕十七年,〔此據《史記》正義說,今本并奪懿公。〕《晉世家》出公十七年,哀公驕十八年,以懿公為哀公,皆無敬公。)

        十二年。 (原注:晉幽公柳元年。《史記.六國表》考王四年,晉幽公柳元年。)

        魯悼公卒。 (《史記.六國表》考王十二年,魯悼公卒。)

        十四年,魯季孫會晉幽公于楚丘。 (《水經.濟水注》引《紀年》:“晉幽公三年,魯季孫會晉幽公于楚丘,取葭密,遂城之。”《太平寰宇記》引作“幽公十三年”。)

        十五年,王陟。 (《史記.周本紀》:“考王十五年崩。”)

      威烈王 (《史記.周本紀》:“考王崩,子威烈王午立。”)

        元年丙辰。 (《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威烈王元年。集解:“徐廣曰:丙辰。”)

        三年,晉大旱,地生鹽。 (《書鈔》一百四十六引《紀年》:“晉幽公七年,大旱,地長生鹽。”)

        五年,晉丹水出,反擊。 (《水經.沁水注》引《紀年》:“晉幽公九年,丹水出,相反擊。”)

        六年,晉大夫秦嬴賊幽公于高寢之上,魏文侯立幽公子止。 (《史記.六國表》威烈王六年,盜殺幽公。《晉世家》索隱引《紀年》:“ 夫人秦嬴賊公于高寢之上。”《晉世家》:“十八年,盜殺幽公。魏文侯以兵誅晉亂,立幽公子止,是為烈公。”案:《史記》幽公在位十八年,此僅十年,蓋縮幽公之年以為敬公之年。如“丹水出,相反擊”,《水經注》引古《紀年》以為幽公九年事,而《通鑒外紀》系之考王十年,據此,則劉恕所見《紀年》敬公僅得十二年,此以敬公為在位二十二年,乃不得不減幽公以補之矣。)

        七年。 (原注:壬戌,晉烈公元年。《史記.六國表》威烈王七年,晉烈公元年。)

        趙獻子城泫氏。 (《水經.沁水注》引《紀年》:“晉烈公元年,趙獻子城泫氏。”)

        韓武子都平陽。 (《水經.汾水注》引《紀年》:“晉烈公元年,韓武子都平陽。”)

        八年,趙城平邑。 (《水經.河水注》、《初學記》八引《紀年》:“晉烈公四年,趙城平邑。”)

        九年,楚人伐我南鄙,至于上洛。 (《水經.丹水注》、《路史.國名紀》引《紀年》:“ 晉烈公三年,楚人伐我南鄙,至于上洛。”)

        十一年,田公子居思伐邯鄲,圍平邑。 (《水經.河水注》引《紀年》:“晉烈公五年,田公子居思伐邯鄲,圍平邑。”說見《古本紀年輯校》。)

        于越滅滕。 (《史記.越王句踐世家》索隱引《紀年》:“于粵子朱句三十四年滅滕。”《路史.國名紀》引作“朱句三十年”。)

        十二年,于越子朱句伐郯,以郯子鴣歸。 (《水經.沂水注》引《紀年》:“晉烈公四年,于越子朱句滅郯,以郯子鴣歸。”《史記》索隱引“朱句三十五年,滅郯”。)

        十四年,于越子朱句卒,子翳立。 (《史記.越王句踐世家》引《紀年》:“朱句三十七年卒。”)

        十六年,齊田□及邯鄲韓舉戰于平邑,邯鄲之師敗逋,遂獲韓舉,取平邑、新城。 (《水經.河水注》引《紀年》:“晉烈公十年,齊田肸及邯鄲韓舉戰于平邑,邯鄲之師敗逋,遂獲韓舉,取平邑、新城。”說見《古本紀年輯校》。)

        十七年,魏文侯伐秦至鄭,還筑汾陰、郃陽。 (史記.魏世家》:“ 魏文侯十七年,西攻秦至鄭,而還筑雒陰、合陽。”《六國表》略同,皆在威烈王十八年。惟《水經.河水注》云:“周威烈王之十七年,魏文侯伐秦至鄭,還筑汾陰、郃陽。”此本之。)

        田悼子卒,田布殺其大夫公孫孫,公孫會以廩丘叛于趙。田布圍廩丘,翟角、趙孔屑、韓氏救廩丘,及田布戰于龍澤,田師敗逋。 (《水經.瓠子水注》引《紀年》:“晉烈公十一年,田悼子卒,田布殺其大夫公孫孫,公孫會以廩丘叛于趙。田布圍廩丘,翟角、趙孔屑、韓師救廩丘,及田布戰于龍澤,田布敗逋。”)

        十八年,王命韓景子、趙烈子及我師伐齊,入長垣。 (《水經.汶水注》引《紀年》:“晉烈公十二年,王命韓景子、趙烈子及翟員伐齊,入長城。”)

        二十三年,王命晉卿魏氏、趙氏、韓氏為諸侯。 (《史記.周本紀》:“威烈王二十三年,命韓、魏、趙為諸侯。”)

        二十四年,王陟。 (《史記.周本紀》:“威烈王二十四年崩。”)

      安王 (《史記.周本紀》:“威烈王崩,子安王驕立。”)

        元年庚辰。 (《史記.六國表》安王元年。集解:“徐廣曰:庚辰。”)

        九年,晉烈公卒,子桓公立。 (原注:《韓非子》作“桓侯”。《史記.晉世家》:“二十年,烈公卒,子孝公頎立。”索隱:“《紀年》以孝公為桓公,故《韓子》有晉桓侯。”)

        十年己丑。 (原注:晉桓公頃元年。《史記.六國表》安王十年,晉孝侯傾元年。)

        十五年,魏文侯卒。 (原注:在位五十年。《史記.六國表》安王十六年為魏武侯元年,是文侯卒于十五年,計在位三十八年。然古《紀年》載文侯、武侯在位年數,均與《史記》不同。《史記.魏世家》索隱引《紀年》云:“文侯五十年卒,武侯二十六年卒。”以惠成王元年逆推之,文侯之卒當在安王五年。)

        大風,晝昏。 (見下。)

        晉太子喜出奔。 (《御覽》八百七十九引《史記》:“烈公二十二年,國大風,晝昏,自旦至中。明年,太子喜出奔。”)

        十六年, (原注:乙未,魏武侯擊元年。《史記.六國表》安王十六年,魏武侯元年。)

        封公子緩。 (《史記.魏世家》索隱引《紀年》:“魏武侯元年,封公子緩。”說見《古本紀年輯校》。)

        二十一年,韓滅鄭,哀侯入于鄭。 (《史記.韓世家》索隱引《紀年》:“魏武侯二十一年,韓滅鄭,哀侯入于鄭。”此以為安王二十一年,誤。)

        二十三年,于越遷于吳。 (《史記.越王句踐世家》索隱引《紀年》:“翳三十三年,遷于吳。”)

        三十六年,王陟。 (《史記.周本紀》:“安王立二十六年崩。”)

        魏城洛陽及安邑、王垣。 (《史記.魏世家》索隱引《紀年》:“魏武侯十一年,城洛陽及安邑、王垣。”)

        七月,于越太子諸咎弒其君翳。十月,越人殺諸咎越滑,吳人立孚錯枝為君。 (《史記.越王句踐世家》索隱引《紀年》:“翳三十六年七月,太子諸咎弒其君翳。十月,粵殺諸咎粵滑,吳人立孚錯枝為君。”)

      烈王 (《史記.周本紀》:“安王崩,子烈王喜立。”)

        元年丙午。 (《史記.六國表》烈王元年。集解:“徐廣曰:丙午。”)

        魏公子緩如邯鄲以作難。 (《史記.魏世家》索隱引《紀年》:“惠成王七年,公子緩如邯鄲以作難。”)

        于越大夫寺區定越亂,立初無余,是為莽安。 (《史記.越王句踐世家》索隱引《紀年》:〔詩銘案:“索隱”二字原脫。〕“明年,大夫寺區定粵亂,立無余之。”)

        二年,秦胡蘇帥師伐韓,韓將韓襄敗胡蘇于酸水。 (《水經.濟水注》引《紀年》:“秦胡蘇帥師伐鄭,韓襄敗秦蘇胡于酸水。”不云何年。)

        魏觴諸侯于范臺。 (《魏策》:“梁主魏嬰觴諸侯于范臺。”)

        晉桓公邑哀侯于鄭,韓山堅賊其君哀侯。 (《史記.韓世家》索隱引《紀年》:“魏武侯二十二年,晉桓公邑哀侯于鄭,韓山堅賊其君哀侯。”)

        六年。 (原注:辛亥,梁惠成王元年。《史記.六國表》烈王六年,魏惠王元年。)

        韓共侯、趙成侯遷晉桓公于屯留。 (原注:以后更無晉事。《史記.晉世家》索隱引《紀年》:“桓公二十年,趙成侯、韓共侯遷桓公于屯留。” 《水經.濁漳水注》引“梁惠成王元年,韓共侯、趙成侯遷晉桓公于屯留”。索隱云:“以后更無晉事。”)

        趙成侯偃、韓懿侯若伐我葵。 (《水經.沁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元年,趙成侯偃、韓懿侯若伐我葵。”《史記》索隱引“武侯元年,封公子緩。趙侯種、韓懿侯伐我,取蔡”。年與人地名俱訛。)

        七年,王陟。 (《史記.周本紀》: “七年,烈王崩。”)

        我師伐趙,圍蜀陽。 (《史記.魏世家》索隱引《紀年》:“惠成王伐趙,圍濁陽。”)

        齊田壽帥師伐我,圍觀,觀降。 (《水經.河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二年,齊田壽帥師伐我,圍觀,觀降。”)

        魏大夫王錯出奔韓。 (《史記.魏世家》集解引《紀年》:“惠王二年,魏大夫王錯出奔韓。”)

      顯王 (《史記.周本紀》:“烈王崩,弟扁立,是為顯王。”)

        元年癸丑。 (《史記.六國表》顯王元年。集解:“徐廣曰:癸丑。”)

        鄭城邢丘。 (原注:自此韓改稱曰鄭。《水經.河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三年,鄭城邢丘。”)

        秦子向命為藍君。 (《水經.渭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三年,秦子向命為藍君。” )

        二年,河水赤于龍門三日。 (《水經.河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四年,河水赤于龍門三日。”)

        三年,公子景賈帥師伐鄭,韓明戰于韓,我師敗逋。 (《水經.濟水注》引《紀年》:“惠成王五年,公子景賈帥師伐鄭,韓明戰于陽,我師敗逋。”)

        四年夏四月甲寅,徙邦于大梁。 (《水經.渠水注》引《紀年》:“ 梁惠成王六年四月甲寅,徙都于大梁。”《漢書.高帝紀》注引亦作“六年”。《史記.魏世家》集解、《孟子》正義引皆作“九年”。)

        王發逢忌之藪以賜民。 (《漢書.地理志》注臣瓚引《紀年》:“梁惠王發逢忌之藪以賜民。”《左.哀十四年》疏引“發”作“廢”。)

        于越寺區弟思弒其君莽安,次無顓立。 (《史記.越王句踐世家》索隱引《紀年》:〔詩銘案:“引紀年”三字原脫。〕“無余之十二年,寺區弟思弒其君莽安,次無顓立。”)

        五年,雨碧于郢。 (《御覽》八百九、《廣韻》二十二皆引《紀年》:“惠成王七年,雨碧于郢。”)

        地忽長十丈有余,高尺半。 (《御覽》八百八十引《紀年》:“梁惠成王七年,地忽長十丈有余,高尺半。”)

        六年,我師伐邯鄲,取列人;我師伐邯鄲,取肥。 (《水經.濁漳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八年,惠成王伐邯鄲,取列人;伐邯鄲,取肥。”)

        雨黍于齊。 (《御覽》八百七十七引《史紀》:“梁惠成王八年,雨黍于齊。”)

        七年,我與邯鄲趙榆次、陽邑。 (《水經.洞渦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九年,與邯鄲榆次、陽邑。”)

        王會鄭厘侯于巫沙。 (《水經.濟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九年,王會鄭厘侯于巫沙。”)

        八年,入河水于圃田,又為大溝而引圃水。 (《水經.渠水注》引《紀年》:“惠成王十年,入河水于甫田,又為大溝而引甫水。”)

        瑕陽人自秦導岷山青衣水來歸。 (《水經.青衣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十年,瑕陽人自秦道岷山青衣水來歸。”)

        九年,秦師伐鄭,次于懷,城殷。 (《水經.沁水注》引《紀年》:“秦師伐鄭,次于懷,城殷。”不云何年。)

        十年,楚師出河水以水長垣之外。 (《水經.河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十二年,楚師出河水以水長垣之外。”)

        龍賈帥師筑長城于西邊。 (《水經.濟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十二年,龍賈帥師筑長城于西邊。”)

        鄭取屯留、尚子。 (《水經.濁漳水注》、《御覽》一百六十三引《紀年》:“梁惠成王十二年,鄭取屯留、尚子、涅。”)

        十一年,鄭厘侯使許息來致地:平丘、戶牖、首垣諸邑及鄭馳地。我取枳道,與鄭鹿。 (《水經.河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十一年,鄭厘侯使許息來致地:平丘、戶牖、首垣諸邑及鄭馳道。我取軹道,與鄭鹿。”此誤為顯王十一年事。)

        王及鄭厘侯盟于巫沙,以釋它陽之圍,歸厘于鄭。 (《水經.濟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十三年,王及鄭厘侯盟于巫沙,以釋宅陽之圍,歸厘于鄭。”)

        十二年,魯恭侯、宋桓侯、衛成侯、鄭厘侯來朝。 (《史記.魏世家》索隱引《紀年》:“梁惠成王十四年,魯恭侯、宋桓侯、衛成侯、鄭厘侯來朝。”)

        于越子無顓卒,是為菼蠋卯,次無疆立。 (《史記.越王句踐世家》索隱引《紀年》:“無顓八年薨,是為菼蠋卯。”)

        十三年,邯鄲成侯會燕成侯于安邑。 (《史記.六國表》集解引《紀年》:“惠王十五年,邯鄲成侯會燕成侯于安邑。”)

        十四年,秦公孫壯伐鄭,圍焦城,不克。 (《水經.渠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十六年,秦公孫壯伐鄭,圍焦城,不克。”)

        秦公孫壯帥師城上枳、安陵、山民。 (《水經.渠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十六年,秦公孫壯帥師城上枳、安陵、山氏。”)

        邯鄲伐衛,取漆富丘,城之。 (《水經.濟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十六年,邯鄲伐衛,取漆富丘,城之。”)

        齊師及燕戰于泃水,齊師遁。 (《水經.鮑丘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十六年,齊師及燕戰于泃水,齊師遁。”)

        十五年,齊田期伐我東鄙,戰于桂陽,我師敗逋。 (《水經.濟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十七年,齊田期伐我東鄙,戰于桂陽,我師敗逋。”)

        東周與鄭高都。 (《水經.伊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十七年,東周與鄭高都、利。 ”)

        鄭厘侯來朝中陽。 (《水經.渠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十七年,鄭厘侯來朝中陽。 ”)

        宋景鼓、衛公孫倉會師,圍我襄陵。 (《水經.淮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十七年,宋景○、衛公孫倉會齊師,圍我襄陵。”)

        十六年,王以韓師、諸侯師縣于襄陵。 (《水經.淮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十八年,王以韓師敗諸侯師于襄陵。”)

        齊侯使楚景舍來求成。 (《水經.淮水注》引《紀年》:“齊侯使楚景舍來求成。”與前事同年。)

        邯鄲之師敗我師于桂陵。 (原注:秦伐韓閼與,惠成王使趙靈破之。不知是何年。《史記.魏世家》索隱:“梁惠成王十八年,趙又敗魏桂陵。” )

        十七年,燕伐趙,圍濁鹿。趙靈王及代人救濁鹿,敗燕師于勺。 (《水經.滱水注》引《紀年》:“燕人伐趙,圍濁鹿。趙武靈王及代人救濁鹿,敗燕師于勺梁。”不云何年。)

        晉取玄武、濩澤。 (原注:即雷澤,舜漁處。《水經.沁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十九年,晉取玄武、濩澤。”)

        十八年,齊筑防以為長城。 (《水經.汶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二十年,齊筑防以為長城。”)

        十九年,王如衛,命公子南為侯。 (《水經.汝水注》、《史記.周本紀》集解、《漢書.武帝紀》注引《紀年》:“子南勁朝于魏,后惠成王如衛,命子南為侯。”不云何年。)

        二十年。

        二十一年,魏殷臣、趙公孫裒伐燕,還取夏屋,城曲逆。 (《水經.滱水注》引《紀年》: “魏殷臣、趙公孫裒伐燕,還取夏屋,城曲逆。”不云何年。)

        二十二年壬寅,孫何侵楚,入三戶郛。 (《水經.丹水注》引《紀年》:“壬寅,孫何侵楚,入三戶郛。”不云何年。)

        楚伐徐州。 (《史記.越王句踐世家》索隱引《紀年》:“越子無顓薨,后十年,楚伐徐州。”)

        二十三年,魏章帥師及鄭師伐楚,取上蔡。 (《水經.汝水注》引《紀年》:“魏章率師及鄭師伐楚,取上蔡。”不云何年。)

        孫何取□陽。 (《水經.潁水注》引《紀年》:“孫何取□陽。”不云何年。)

        秦孝公會諸侯于逢澤。 (《史記.六國表》顯王二十七年,秦孝公會諸侯于澤。集解:“徐廣曰:‘《紀年》作逢澤。’”《水經.渠水注》同。)

        絳中地○,西絕于汾。 (《水經.汾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二十五年,絳中地坼,西絕于汾。”)

        二十四年,魏敗韓馬陵。 (《史記.魏世家》索隱引《紀年》:“惠成王二十六年,敗韓馬陵。”)

        二十五年。

        二十六年,穣庛帥師及鄭孔夜戰于梁赫,鄭師敗逋。 (《水經.渠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二十八年,穣苴帥師及鄭孔夜戰于梁赫,鄭師敗逋。”)

        與齊田□戰于馬陵。 (《史記.魏世家》索隱引《紀年》:“二十八年,與齊田□戰于馬陵。”《孫子吳起列傳》索隱引作“惠成王二十七年十二月”,乃《紀年》本文,《魏世家》索隱作“二十八年 ”,則改從周正。)

        二十七年五月,齊田□及宋人伐我東鄙,圍平陽。 (《水經.泗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二十九年五月,齊田□及宋人伐我東鄙,圍平陽。”)

        九月,秦衛鞅伐我西鄙。 (《史記.魏世家》索隱引《紀年》:“梁惠成王二十九年五月,齊田□伐我東鄙。九月,秦衛鞅伐我西鄙。十月,邯鄲伐我北鄙。王攻衛鞅,我師敗績。”)

        十月,邯鄲伐我北鄙。 (見上。)

        王攻衛鞅,我師敗逋。 (見上。)

        二十八年,城濟陽。 (《水經.濟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三十年,城濟陽。”)

        秦封衛鞅于鄔,改名曰尚。 (《水經.濁漳水注》、《路史.國名紀》引《紀年》:“梁惠成王三十年,秦封衛鞅于鄔,改名曰商。”)

        二十九年,邳遷于薛。 (《水經.泗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三十一年,邳遷于薛。 ”《史記》索隱引同,正義引作“三十年”。)

        三月,為大溝于北郛,以行圃田之水。 (《水經.渠水注》引《紀年》:“梁惠成王三十一年三月,為大溝于北郛,以行圃田之水。”)

        三十年。

        三十一年,秦蘇胡帥師伐鄭,韓襄敗秦蘇胡于酸水。 (原注:不知何年,附此。 重出。)

        三十二年。

        三十三年,鄭威侯與邯鄲圍襄陵。 (《史記.韓世家》索隱引《紀年》:“威侯七年,與邯鄲圍襄陵。”當在顯王四十二年。)

        三十四年,魏惠成王三十六年,改元稱一年。 (《春秋經傳集解后序》:“《紀年》:〔詩銘案:“ 紀年”二字原脫。〕惠王三十六年,改元,從一年始,至十六年而稱惠成王卒。”《史記.魏世家》集解:“ 今案《古文》:‘惠成王三十六年,改元稱一年,改元后十七年卒。’”)

        王與諸侯會于徐州。 (《史記.六國表》魏襄王元年,與諸侯會徐州以相王。)

        于越子無疆伐楚。 (《史記.越王句踐世家》:“越遂釋齊而伐楚。”)

        三十五年,楚吾得帥師及秦伐鄭,圍綸氏。 (原注:不知何年,附此。《水經.伊水注》、《后漢書.黃瓊傳》注、《路史.后紀》十三引《紀年》:“ 楚吾得帥師及秦伐鄭,圍綸氏。”皆不云何年。)

        三十六年,楚圍齊于徐州,遂伐于越,殺無疆。 (《史記.六國表》顯王三十六年,楚圍齊于徐州。《越王句踐世家》:“楚大敗越,殺王無疆,盡取吳故地,至浙江,北破齊于徐州。”徐廣曰:“周顯王之四十六年。”案《六國表》,“四十六年”乃“三十六年” 之訛,此本《表》言之。)

        三十七年。

        三十八年,龍賈及秦師戰于雕陰,我師敗逋。 (《史記.魏世家》:“襄王五年,秦敗我龍賈軍四萬五千于雕陰。”)

        王會鄭威侯于巫沙。 (《史記.韓世家》索隱引《紀年》:“成侯七年,王會鄭威侯于巫沙。”此較前四年。)

        三十九年,秦取我汾陰、皮氏。 (《史記.六國表》顯王四十年,魏襄王六年,秦取我汾陰、皮氏。)

        四十年。

        四十一年,秦歸我焦、曲沃。 (《史記.六國表》顯王四十年,魏襄王八年,秦歸我焦、曲沃。)

        四十二年,九鼎淪泗,沒于淵。 (《史記.封禪書》:“或曰:宋太丘社亡,而九鼎沒于泗水彭城下。其后百一十五年而秦并天下。”案:此距秦并天下一百五年。)

        四十三年。

        四十四年。

        四十五年,楚敗我襄陵。 (《史記.六國表》顯王四十六年,楚敗魏襄陵。)

        四十六年。

        四十七年。

        四十八年,王陟。 (《史記.周本紀》:“四十八年,顯王崩。”)

      慎靚王 (《史記.周本紀》:“顯王崩,子慎靚王定立。”)

        元年辛丑。 (《史記.六國表》慎靚王元年。集解:“徐廣曰:辛丑。”)

        秦取我曲沃、平周。 (《史記.六國表》顯王四十七年,魏襄王十三年,秦取曲沃、平周。此較后二年。)

        二年,魏惠成王薨。 (《春秋經傳集解后序》:“《紀年》:‘惠王三十六年,改元從一年始,至十六年而稱惠成王卒。’”《史記》集解謂:“ 惠成王三十六年,改元稱一年,改元后十七年卒。”此從集解說。)

        三年,今王元年。 (《史記.六國表》慎靚王三年,魏哀王元年。)

        四年。

        五年。

        六年,鄭侯使韓辰歸晉陽及向。二月,城陽、向,更名陽為河雍,向為高平。 (《水經.濟水注》引《紀年》:“鄭侯使韓辰歸晉陽及向。二月,城陽、向,更名陽為河雍,向為高平。”不云何年。《史記.趙世家》集解引末二句,作“魏襄王四年”,此從之。)

        隱王 (原注:《史記》作赧王,名延,蓋赧、隱聲相近。《史記.周本紀》:“慎靚王立六年崩,子赧王延立。”)

        元年丁未。 (《史記.六國表》周赧王元年。集解:“徐廣曰:丁未。”)

        十月,鄭宣王來朝。梁。 (《史記.韓世家》索隱引《紀年》:“威侯七年十月,鄭宣王朝梁。”系此誤。)

        燕子之殺公子平,不克。齊師殺子之,醢其身。 (《史記.燕召公世家》索隱引《紀年》:“子之殺公子平。”集解引:“齊人禽子之而醢其身。”據《六國表》,事在此年。)

        二年,齊地暴長,長丈余,高一尺。 (《御覽》八百八十引《紀年》:“周隱王二年,齊地暴長,長丈余,高一尺。”)

        魏以張儀為相。 (《史記.六國表》赧王二年,張儀來相楚。此誤以為相魏。)

        三年,韓明帥師伐襄丘。 (《水經.濟水注》引《紀年》:“魏襄王七年,韓明帥師伐襄丘。”)

        秦王來見于蒲阪關。 (《水經.河水注》引《紀年》:“魏襄王七年,秦王來見于蒲阪關。 ”)

        四月,越王使公師隅來獻舟三百、箭五百萬及犀角、象齒。 (《水經.河水注》引《紀年》:〔詩銘案:“引紀年”三字原脫。〕“魏襄王七年四月,越王使公師隅來獻乘舟始罔及舟三百、箭五百萬、犀角、象齒焉。”)

        五月,張儀卒。 (《史記.張儀傳》索隱引《紀年》:“梁哀王九年五月卒。”)

        四年,翟章伐衛。 (《史記.魏世家》索隱引《紀年》:“梁哀王八年,翟章伐衛。”)

        魏敗趙將韓舉。 (《史記.韓世家》索隱引《紀年》,敗韓舉在威侯八年,說見《古本紀年輯校》。)

        五年,洛入成周,山水大出。 (《水經.洛水注》引《紀年》:“魏襄王九年,洛入成周,山水大出。”)

        六年十月,大霖雨,疾風,河水酸棗。 (《水經.濟水注》引《紀年》:“魏襄王十年十月,大霖雨,疾風,河水溢酸棗郛。”)

        楚庶章率師來會我,次于襄丘。 (《水經.濟水注》引《紀年》:“魏襄王九年,楚庶章帥師來會我,次于襄丘。”)

        七年,翟章救鄭,次于南屈。 (原注:此年未的。《水經.河水注》、《漢書.地理志》注引《紀年》:“翟章救鄭,次于南屈。”不云何年。)

        八年,秦公孫爰帥師伐我皮氏,翟章帥師救皮氏圍,疾西風。 (《水經.汾水注》引《紀年》:“魏襄王十二年,秦公孫爰帥師伐我,圍皮氏,翟章帥師救皮氏圍。疾西風。”)

        九年,城皮氏。 (《水經.汾水注》引《紀年》:“魏襄王十三年,城皮氏。”)

        十年。

        十一年。

        十二年,秦拔我蒲阪、晉陽、封谷。 (《史記.魏世家》:“哀王十六年,秦拔我蒲阪、陽晉、封陵。”索隱云:“《紀年》作晉陽、封谷。”)

        十三年,邯鄲命吏大夫奴遷于九原,將軍、大夫、適子、代史皆貂服。 (《水經.河水注》引《紀年》:“魏襄王十七年,邯鄲命吏大夫奴遷于九原,又命將軍、大夫、適子、戍吏皆貉服。”)

        十四年。

        十五年,薛侯來會王于釜丘。 (《水經.濟水注》引《紀年》:“魏襄王十九年,薛侯來會王于釜丘。”)

        楚入雍氏,楚人敗。 (《史記.韓世家》集解:“《周本紀》赧王八年之后云:‘楚圍雍氏。’此當韓襄王十二年、魏哀王十九年。《紀年》于此亦說:‘楚入雍氏,楚人敗。’”)

        十六年,王與齊王會于韓。 (《史記.六國表》赧王十六年,魏哀王二十年,魏王與齊王會于韓。)

        今王終二十年。 (《春秋經傳集解后序》:“《紀年》:今王終二十年。”《史記.魏世家》索隱:“《汲冢紀年》終于哀王二十年。”)

      引 用 書 目

      校補竹書紀年(趙紹祖) 古墨齋刻本
      校正竹書紀年(洪頤烜) 平津館刻本
      竹書紀年校正(郝懿行) 東路廳署刻本
      竹書紀年集證(陳逢衡) 裛露軒刻本
      竹書紀年補證(林春溥) 竹柏山房刻本
      考訂竹書紀年(雷學淇) 亦囂囂齋刻本
      竹書紀年義證(雷學淇) 修綆堂鉛印本
      汲冢紀年存真(朱右曾) 歸硯齋刻本
      古本竹書紀年輯校(王國維)《王忠愨公遺書》鉛印本、《海寧王靜安先生遺書》石印本
      今本竹書紀年疏證(王國維) 同上
      古本竹書紀年輯校訂補(范祥雍) 新知識出版社鉛印本
      周易注疏 世界書局影阮刻《十三經注疏》本
      尚書注疏 同上
      毛詩注疏 同上
      春秋經傳集解《四部叢刊》初編影宋本(杜預《后序》據明覆宋阮仲猷刻本影補)
      春秋正義 《四部叢刊》續編影日本古鈔卷子本
      春秋公羊傳注疏 世界書局影阮刻《十三經注疏》本
      春秋谷梁傳注疏 同上
      春秋啖趙集傳纂例 《古經解匯函》刻本
      孟子注疏 世界書局影阮刻《十三經注疏》本
      爾雅注疏 同上
      廣韻 《四部叢刊》初編影宋本
      國語 士禮居覆宋本
      戰國策 同上
      戰國策校注 《四部叢刊》初編影元本
      史記 文學古籍刊行社影宋浙刻集解本、涵芬樓影宋黃善夫刻本、清殿本、金陵書局刻本
      史記索隱 汲古閣刻本
      校刊史記集解索隱正義札記(張文虎) 中華書局鉛印本
      史記志疑(梁玉繩) 清刻本
      史記會注考證(瀧川資言) 日本鉛印本
      史記會注考證校補(水澤利忠) 同上
      漢書 涵芬樓影宋本
      后漢書 同上
      晉書 同上
      宋書 同上
      隋書 涵芬樓影元本
      新唐書 涵芬樓影宋本
      資治通鑒考異 《四部叢刊》初編影宋本
      資治通鑒外紀 《四部叢刊》初編影明本
      穆天子傳 平津館刻洪頤烜校本
      路史 紅杏山房刻本
      史通 《四部叢刊》初編影明刻本,又《史通通釋》(浦起龍)上海古籍出版社鉛印本山海經箋疏(郝懿行) 瑯嬛仙館刻本
      水經注 《續古逸叢書》影永樂大典本,又戴震校本,《四部叢刊》初編影殿本水經注釋(趙一清) 干隆趙氏刻本
      水經注疏(楊守敬、熊會貞) 科學出版社影印本
      元和郡縣志 岱南閣刻本
      太平寰宇記 萬廷蘭刻本、干隆樂氏刻本、金陵書局刻本
      長安志 經訓堂刻本
      元豐九域志 清聚珍本
      輿地廣記 士禮居覆宋本
      古今同姓名錄 《函海》刻本
      東觀余論 《學津討原》刻本
      墨子閑詁(孫詒讓) 《諸子集成》鉛印本
      韓非子集釋(陳奇猷) 上海人民出版社鉛印本
      莊子集釋(郭慶藩) 《諸子集成》鉛印本
      列子 同上
      呂氏春秋集釋(許維遹) 清華大學鉛印本
      廣弘明集 《四部叢刊》初編影明本
      真誥 涵芬樓影《道藏》本
      開元占經 恒德堂刻本
      蘇氏演義 《藝海珠塵》刻本
      修文殿御覽 《鳴沙石室佚書》影唐卷子本
      初學記 明晉府刻本、中華書局鉛印本
      北堂書鈔 南海孔氏刻本
      藝文類聚 中華書局上海編輯所影宋本、又鉛印本
      白氏六帖 影宋本
      稽瑞 繆荃孫舊藏鈔本
      事類賦 明嘉靖刻本
      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三編影宋本、清嘉慶鮑崇城刻本
      太平廣記 文友堂影明談愷刻本、人民文學出版社鉛印本
      昌黎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初編影元本
      河東先生集 《四部叢刊》初編影舊鈔本
      文選(李善注) 清胡克家刻本、中華書局影宋本
      古文苑 《守山閣叢書》刻本
      觀堂集林(王國維) 《海寧王靜安先生遺書》石印本
      卜辭通纂(郭沫若) 日本文求堂石印本
      殷契萃編(郭沫若) 科學出版社石印本
      兩周全文辭大糸考釋(郭沫若》 同上
      吉金文選(于省吾) 石印本
      積微居甲文說(楊樹達) 科學出版社鉛印本
      殷虛卜辭綜述(陳夢家) 同上

      不詳   文章錄入:旨卿    責任編輯:旨卿 更新時間:2008-2-11 0:33:25   發表評論
    1. 上一篇文章: 沒有了

    2. 下一篇文章:
    3. 相關文章

      推薦音樂
      推薦視頻
      古曲網-中國古典音樂 商標
      中國古曲網(中國古典音樂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4-2009 | 網絡帶寬由深圳音樂廳大音琴行贊助
      第9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