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andt7"></var>
<thead id="andt7"></thead>

      <i id="andt7"></i>
      <object id="andt7"><option id="andt7"></option></object>
      <i id="andt7"></i>

      <delect id="andt7"><option id="andt7"></option></delect>

      牡丹亭

      向古曲網古典書籍庫投稿(古幣獎勵)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古曲網 > 古典書籍 > 集部 > 戲曲 > 正文
      【字體: 】  

      牡丹亭


      第 1 頁:第 2 頁:第 3 頁:第 4 頁:第 5 頁:第 6 頁:第 7 頁:第 8 頁:

      作者題詞

        天下女子有情,寧有如杜麗娘者乎!夢其人即病,病即彌連,至手畫形容,傳于世而后死。死三年矣,復能溟莫中求得其所夢者而生。如麗娘者,乃可謂之有情人耳。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復生者,皆非情之至也。夢中之情,何必非真?天于豈少夢中之人耶!必因薦枕而成親,待掛冠而為密者,皆形骸之論也。傳杜太守事者,仿佛晉武都守李仲文、廣州守馮孝將兒女事。予稍為更而演之。至于杜守收拷柳生,亦如漢睢陽王收拷談生也。嗟夫!人世之事,非人世所可盡。自非通人,恒以理相格耳!第云理之所必無,安知情之所必有邪!

      萬歷戊戌秋清遠道人題

      第一出 標目

        【真珠簾】〔生上〕河東舊族、柳氏名門最。論星宿,連張帶鬼。幾葉到寒儒,受雨打風吹。謾說書中能富貴,顏如玉,和黃金那里?貧薄把人灰,且養就這浩然之氣。〔鷓鴣天〕“刮盡鯨鰲背上霜,寒儒偏喜住炎方。憑依造化三分福,紹接詩書一脈香。能鑿壁,會懸梁,偷天妙手繡文章。必須砍得蟾宮桂,始信人間玉斧長。”小生姓柳,名夢梅,表字春卿。原系唐朝柳州司馬柳宗元之后,留家嶺南。父親朝散之職,母親縣君之封。〔嘆介〕所恨俺自小孤單,生事微渺。喜的是今日成人長大,二十過頭,志慧聰明,三場得手。只恨未遭時勢,不免饑寒。賴有始祖柳州公,帶下郭橐駝,柳州衙舍,栽接花果。橐駝遺下一個駝孫,也跟隨俺廣州種樹,相依過活。雖然如此,不是男兒結果之場。每日情思昏昏,忽然半月之前,做下一夢。夢到一園,梅花樹下,立著個美人,不長不短,如送如迎。說道:“柳生,柳生,遇俺方有姻緣之分,發跡之期。”因此改名夢梅,春卿為字。正是:“夢短夢長俱是夢,年來年去是何年!”

        【九回腸】〔解三酲〕雖則俺改名換字,俏魂兒未卜先知?定佳期盼煞蟾宮桂,柳夢梅不賣查梨。還則怕嫦娥妒色花頹氣,等的俺梅子酸心柳皺眉,渾如醉。〔三學士〕無螢鑿遍了鄰家壁,甚東墻不許人窺!有一日春光暗度黃金柳,雪意沖開了白玉梅。〔急三槍〕那時節走馬在章臺內,絲兒翠、籠定個百花魁。雖然這般說,有個朋友韓子才,是韓昌黎之后,寄居趙佗王臺。他雖是香火秀才,卻有些談吐,不免隨喜一會。

        門前梅柳爛春暉,張窈窕 見君王覺后疑。王昌齡

        心似百花開未得,曹松 托身須上萬年枝。韓偓

        【蝶戀花】〔末上〕忙處拋人閑處住。百計思量,沒個為歡處。白日消磨腸斷句,世間只有情難訴。玉茗堂前朝復暮,紅燭迎人,俊得江山助。但是相思莫相負,牡丹亭上三生路。〔漢宮春〕杜寶黃堂,生麗娘小姐,愛踏春陽。感夢書生折柳,竟為情傷。寫真留記,葬梅花道院凄涼。三年上,有夢梅柳子,于此赴高唐。果爾回生定配。赴臨安取試,寇起淮揚。正把杜公圍困,小姐驚惶。教柳郎行探,反遭疑激惱平章。風流況,施行正苦,報中狀元郎。

        杜麗娘夢寫丹青記。 陳教授說下梨花槍。

        柳秀才偷載回生女。 杜平章刁打狀元郎。

      第二出 言懷

        【真珠簾】〔生上〕河東舊族、柳氏名門最。論星宿,連張帶鬼。幾葉到寒儒,受雨打風吹。謾說書中能富貴,顏如玉,和黃金那里?貧薄把人灰,且養就這浩然之氣。〔鷓鴣天〕“刮盡鯨鰲背上霜,寒儒偏喜住炎方。憑依造化三分福,紹接詩書一脈香。能鑿壁,會懸梁,偷天妙手繡文章。必須砍得蟾宮桂,始信人間玉斧長。”小生姓柳,名夢梅,表字春卿。原系唐朝柳州司馬柳宗元之后,留家嶺南。父親朝散之職,母親縣君之封。〔嘆介〕所恨俺自小孤單,生事微渺。喜的是今日成人長大,二十過頭,志慧聰明,三場得手。只恨未遭時勢,不免饑寒。賴有始祖柳州公,帶下郭橐駝,柳州衙舍,栽接花果。橐駝遺下一個駝孫,也跟隨俺廣州種樹,相依過活。雖然如此,不是男兒結果之場。每日情思昏昏,忽然半月之前,做下一夢。夢到一園,梅花樹下,立著個美人,不長不短,如送如迎。說道:“柳生,柳生,遇俺方有姻緣之分,發跡之期。”因此改名夢梅,春卿為字。正是:“夢短夢長俱是夢,年來年去是何年!”

        【九回腸】〔解三酲〕雖則俺改名換字,俏魂兒未卜先知?定佳期盼煞蟾宮桂,柳夢梅不賣查梨。還則怕嫦娥妒色花頹氣,等的俺梅子酸心柳皺眉,渾如醉。〔三學士〕無螢鑿遍了鄰家壁,甚東墻不許人窺!有一日春光暗度黃金柳,雪意沖開了白玉梅。〔急三槍〕那時節走馬在章臺內,絲兒翠、籠定個百花魁。雖然這般說,有個朋友韓子才,是韓昌黎之后,寄居趙佗王臺。他雖是香火秀才,卻有些談吐,不免隨喜一會。

        門前梅柳爛春暉,張窈窕 見君王覺后疑。王昌齡

        心似百花開未得,曹松 托身須上萬年枝。韓偓

      第三出 訓女

        【滿廷芳】〔外扮杜太守上〕西蜀名儒,南安太守,幾番廊廟江湖。紫袍金帶,功業未全無。華發不堪回首。意抽簪萬里橋西,還只怕君恩未許,五馬欲踟躕。“一生名宦守南安,莫作尋常太守看。到來只飲官中水,歸去惟看屋外山。”自家南安太守杜寶,表字子充,乃唐朝杜子美之后。流落巴蜀,年過五旬。想廿歲登科,三年出守,清名惠政,播在人間。內有夫人甄氏,乃魏朝甄皇后嫡派。此家峨眉山,見世出賢德。夫人單生小女,才貌端妍,喚名麗娘,未議婚配。看起自來淑女,無不知書。今日政有余閑,不免請出夫人,商議此事。正是:“中郎學富單傳女,伯道官貧更少兒。”

        【繞池游】〔老旦上〕甄妃洛浦,嫡派來西蜀,封大郡南安杜母。〔見介〕〔外〕“老拜名邦無甚德,〔老旦〕妾沾封誥有何功!〔外〕春來閨閣閑多少?〔老旦〕也長向花陰課女工。”〔外〕女工一事,想女兒精巧過人。看來古今賢淑,多曉詩書。他日嫁一書生,不枉了談吐相稱。你意下如何?〔老旦〕但憑尊意。

        【前腔】〔貼持酒臺,隨旦上〕嬌鶯欲語,眼見春如許。寸草心,怎報的春光一二!〔見介〕爹娘萬福。〔外〕孩兒,后面捧著酒肴,是何主意?〔旦跪介〕今日春光明媚,爹娘寬坐后堂,女孩兒敢進三爵之觴,少效千春之祝。〔外笑介〕生受你。

        【玉山頹】〔旦進酒介〕爹娘萬福,女孩兒無限歡娛。坐黃堂百歲春光,進美酒一家天祿。祝萱花椿樹,雖則是子生遲暮,守得見這蟠桃熟。〔合〕且提壺,花間竹下長引著鳳凰雛。〔外〕春香,酌小姐一杯。

        【前腔】吾家杜甫,為飄零老愧妻孥。〔淚介〕夫人,我比子美公公更可憐也。他還有念老夫詩句男兒,俺則有學母氏畫眉嬌女。〔老旦〕相公休焦,倘然招得好女婿,與兒子一般。〔外笑介〕可一般呢!〔老旦〕“做門楣”古語,為甚的這叨叨絮絮,才到中年路。〔合前〕〔外〕女孩兒,把臺盞收去。〔旦下介〕〔外〕叫春香。俺問你小姐終日繡房,有何生活?〔貼〕繡房中則是繡。〔外〕繡的許多?〔貼〕繡了打綿。〔外〕甚么綿?〔貼〕睡眠。〔外〕好哩,好哩。夫人,你才說“長向花陰課女工”,卻縱容女孩兒閑眠,是何家教?叫女孩兒。〔旦上〕爹爹有何分付?〔外〕適問春香,你白日眠睡,是何道理?假如刺繡余閑,有架上圖書,可以寓目。他日到人家,知書知禮,父母光輝。這都是你娘親失教也。

        【玉抱肚】宦囊清苦,也不曾詩書誤儒。你好些時做客為兒,有一日把家當戶。是為爹的疏散不兒拘,道的個為娘是女模。

        【前腔】〔老旦〕眼前兒女,俺為娘心蘇體劬。嬌養他掌上明珠,出落的人中美玉。兒啊,爹三分說話你自心模,難置八字梳頭做目呼。

        【前腔】〔旦〕黃堂父母,倚嬌癡慣習如愚。剛打的秋千畫圖,閑榻著鴛鴦繡譜。從今后茶余飯飽破工夫,玉鏡臺前插架書。〔老旦〕雖然如此,要個女先生講解才好。〔外〕不能夠。

        【前腔】后堂公所,請先生則是黌門腐儒。〔老旦〕女兒啊,怎念遍的孔子詩書,但略識周公禮數。〔合〕不枉了銀娘玉姐只做個紡磚兒,謝女班姬女校書。〔外〕請先生不難,則要好生管待。

        【尾聲】說與你夫人愛女休禽犢,館明師茶飯須清楚。你看俺治國齊家、也則是數卷書。

        往年何事乞西賓,柳宗元 主領春風只在君。王建

        伯道暮年無嗣子,苗發 女中誰是衛夫人?劉禹錫

      第四出 腐嘆

        【雙勸酒】〔末扮老儒上〕燈窗苦吟,寒酸撒吞。科場苦禁,蹉跎直恁!可憐辜負看書心。吼兒病年來迸侵。“咳嗽病多疏酒盞,村童俸薄減廚煙。爭知天上無人住,吊下春愁鶴發仙。”自家南安府儒學生員陳最良,表字伯粹。祖父行醫。小子自幼習儒。十二歲進學,超增補廩。觀場一十五次。不幸前任宗師,考居劣等停廩。兼且兩年失館,衣食單薄。這些后生都順口叫我“陳絕糧”。因我醫、卜、地理,所事皆知,又改我表字伯粹做“百雜碎”。明年是第六個旬頭,也不想甚的了。有個祖父藥店,依然開張在此。“儒變醫,菜變齏”,這都不在話下。昨日聽見本府杜太守,有個小姐,要請先生。好些奔競的鉆去。他可為甚的?鄉邦好說話,一也;通關節,二也;撞太歲,三也;穿他門子管家,改竄文卷,四也;別處吹噓進身,五也;下頭官兒怕他,六也;家里騙人,七也。為此七事,沒了頭要去。他們都不知官衙可是好踏的!況且女學生一發難教,輕不得,重不得。倘然間禮面有些不臻,啼不得,笑不得。似我老人家罷了。“正是有書遮老眼,不妨無藥散閑愁。”〔丑扮府學門子上〕“天下秀才窮到底,學中門子老成精。”〔見介〕陳齋長報喜。〔末〕何喜?〔丑〕杜太爺要請個先生教小姐,掌教老爺開了十數名去都不中,說要老成的。我去掌教老爺處稟上了你,太爺有請帖在此。〔末〕“人之患在好為人師”。〔丑〕人之飯,有得你吃哩。〔末〕這等便行。〔行介〕

        【洞仙歌】〔末〕咱頭巾破了修,靴頭綻了兜。〔丑〕你坐老齋頭,衫襟沒了后頭。〔合〕硯水漱凈口,去承官飯溲,剔牙杖敢黃齏臭。

        【前腔】〔丑〕咱門兒尋事頭,你齋長干罷休?〔末〕要我謝酬,知那里留不留?〔合〕不論端陽九,但逢出府游,則捻著衫兒袖。〔丑〕望見府門了。

        〔丑〕世間榮樂本逡巡,李商隱 〔末〕誰睬髭須白似銀?曹唐

        〔丑〕風流太守容閑坐,朱慶余 〔合〕便有無邊求福人。韓愈

      第五出 延師

        【浣沙溪】〔外引貼扮門子;丑扮皂隸上〕山色好,訟庭稀。朝看飛鳥暮飛回。印床花落簾垂地。“杜母高風不要攀,甘棠游憩在南安。雖然為政多陰德,尚少階前玉樹蘭。”我杜寶出守此間,只有夫人一女。尋個老儒教訓他。昨日府學開送一名廩生陳最良。年可六旬,從來飽學。一來可以教授小女,二來可以陪伴老夫。今日放了衙參,分付安排禮酒,叫門子伺候。〔眾應介〕

        【前腔】〔末儒巾藍衫上〕須抖擻,要拳奇。衣冠欠整老而衰。養浩然分庭還抗禮。〔丑稟介〕陳齋長到門。〔外〕就請衙內相見。〔丑唱門介〕南安府學生員進。〔下〕〔末跪,起揖,又跪介〕生員陳最良稟拜。〔拜介〕〔末〕“講學開書院,〔外〕崇儒引席珍。〔末〕獻酬樽俎列,〔外〕賓主位班陳。”叫左右,陳齋長在此清敘,著門役散回,家丁伺候。〔眾應下〕〔凈扮家童上〕〔外〕久聞先生飽學。敢問尊年有幾,祖上可也習儒?〔末〕容稟。

        【鎖南枝】將耳順,望古稀,儒冠誤人霜鬢絲。〔外〕近來?〔末〕君子要知醫,懸壺舊家世。〔外〕原來世醫。還有他長?〔末〕凡雜作,可試為;但諸家,略通的。〔外〕這等一發有用。

        【前腔】聞名久,識面初,果然大邦生大儒。〔末〕不敢。〔外〕有女頗知書,先生長訓詁。〔末〕當得。則怕做不得小姐之師。〔外〕那女學士,你做的班大姑。今日選良辰,叫他拜師傅。〔外〕院子,敲云板,請小姐出來。

        【前腔】〔旦引貼上〕添眉翠,搖佩珠,繡屏中生成士女圖。蓮步鯉庭趨,儒門舊家數。〔貼〕先生來了怎好?〔旦〕那少不得去。丫頭,那賢達女,都是些古鏡模。你便略知書,也做好奴仆。〔凈報介〕小姐到。〔見介〕〔外〕我兒過來。“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道。”今日吉辰,來拜了先生。〔內鼓吹介〕〔旦拜〕學生自愧蒲柳之姿,敢煩桃李之教。〔末〕愚老恭承捧珠之愛,謬加琢玉之功。〔外〕春香丫頭,向陳師父叩頭。著他伴讀。〔貼叩頭介〕〔末〕敢問小姐所讀何書?〔外〕男、女《四書》,他都成誦了。則看些經旨罷。《易經》以道陰陽,義理深奧;《書》以道政事,與婦女沒相干;《春秋》、《禮記》,又是孤經;則《詩經》開首便是后妃之德,四個字兒順口,且是學生家傳,習《詩》罷。其余書史盡有,則可惜他是個女兒。

        【前腔】我年將半,性喜書,牙簽插架三萬余。〔嘆介〕我伯道恐無兒,中郎有誰付?先生,他要看的書盡看。有不臻的所在,打丫頭。〔貼〕哎喲!〔外〕冠兒下,他做個女秘書。小梅香,要防護。〔末〕謹領。〔外〕春香伴小姐進衙,我陪先生酒去。〔旦拜介〕“酒是先生饌,女為君子儒。”〔下〕〔外〕請先生后花園飲酒。

        〔外〕門館無私白日閑,薛能 〔末〕百年粗糲腐儒餐。杜甫

        〔外〕左家弄玉惟嬌女,柳宗元 〔合〕花里尋師到杏壇。錢起
       
      第六出 悵眺

        【番卜算】〔丑扮韓秀才上〕家世大唐年,寄籍潮陽縣。越王臺上海連天,可是鵬程便?“榕樹梢頭訪古臺,下看甲子海門開。越王歌舞今何在?時有鷓鴣飛去來。”自家韓子才。俺公公唐朝韓退之,為上了《破佛骨表》,貶落潮州。一出門藍關雪阻,馬不能前。先祖心里暗暗道,第一程采頭罷了。正苦中間,忽然有個湘子侄兒,乃下八洞神仙,藍縷相見。俺退之公公一發心里不快。呵融凍筆,題一首詩在藍關草驛之上。末二句單指著湘子說道:“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湘子袖了這詩,長笑一聲,騰空而去。果然后來退之公公潮州瘴死,舉目無親。那湘子恰在云端看見,想起前詩,按下云頭,收其骨殖。到得衙中,四顧無人,單單則有湘子原妻一個在衙。四目相視,把湘子一點凡心頓起。當時生下一支,留在水潮,傳了宗祀。小生乃其嫡派苗裔也。因亂流來廣城。官府念是先賢之徒,表請敕封小生為昌黎祠香火秀才。寄居趙佗王臺子之上。正是:“雖然乞相寒儒,卻是仙風道風。”呀,早一位朋友上來。誰也?

        【前腔】〔生上〕經史腹便便,晝夢人還倦。欲尋高聳看云煙,海色光平面。〔相見介〕〔丑〕是柳春卿,甚風兒吹的老兄來?〔生〕偶爾孤游上此臺。〔丑〕這臺上風光盡可矣。〔生〕則無奈登臨不快哉。〔丑〕小弟此間受用也。〔生〕小弟想起來,到是不讀書的人受用。〔丑〕誰?〔生〕趙佗王便是。

        【鎖寒窗】祖龍飛、鹿走中原,尉佗啊,他倚定著摩崖半壁天。稱孤道寡,是他英雄本然。白占了江山,猛起些宮殿。似吾儕讀盡萬卷書,可有半塊土么?那半部上山河不見。〔合〕由天,那攀今吊古也徒然,荒臺古樹寒煙。〔丑〕小弟看兄氣象言談,似有無聊之嘆。先祖昌黎公有云:“不患有司之不明,只患文章之不精;不患有司之不公,只患經書之不通。”老兄,還則怕工夫有不到處。〔生〕這話休提。比如我公公柳宗元,與你公公韓退之,他都是飽學才子,卻也時運不濟。你公公錯題了《佛骨表》,貶職潮陽。我公公則為在朝陽殿與王叔文丞相下棋子,驚了圣駕,直貶做柳州司馬。都是邊海煙瘴地方。那時兩公一路而來,旅舍之中,兩個挑燈細論。你公公說道:“宗元,宗元,我和你兩人文章,三六九比勢:我有《王泥水傳》,你便有《梓人傳》;我有《毛中書傳》,你便有《郭駝子傳》;我有《祭鱷魚文》,你便有《捕蛇者說》。這也罷了。則我《進平淮西碑》,取奉取奉朝廷,你卻又進個平淮西的雅。一篇一篇,你都放俺不過。恰如今貶竄煙方,也合著一處。豈非時乎,運乎,命乎!”韓兄,這長遠的事休提了。假如俺和你論如常,難道便應這等寒落。因何俺公公造下一篇《乞巧文》,到俺二十八代元孫,再不曾乞得一些巧來?便是你公公立意做下《送窮文》,到老兄二十幾輩了,還不曾送的個窮去?算來都則為時運二字所虧。〔丑〕是也。春卿兄,

        【前腔】你費家資制買書田,怎知他賣向明時不值錢。雖然如此,你看趙佗王當時,也是個秀才陸賈,拜為奉使中大夫到此。趙佗王多少尊重他。他歸朝燕,黃金累千。那時漢高皇厭見讀書之人,但有個帶儒巾的,都拿來溺尿。這陸賈秀才,端然帶了四方巾,深衣大擺,去見漢高皇。那高皇望見,這又是個掉尿鱉子的來了。便迎著陸賈罵道:“你老子用馬上得天下,何用詩書?”那陸生有趣,不多應他,只回他一句:“陛下馬上取天下,能以馬上治之乎?”漢高皇聽了,啞然一笑,說道:“便依你說。不管什么文字,念了與寡人聽之。”陸大夫不慌不忙,袖里出一卷文字,恰是平日燈窗下纂集的《新語》一十三篇,高聲奏上。那高皇才聽了一篇,龍顏大喜。后來一篇一篇,都喝采稱善。立封他做個關內侯。那一日好不氣象!休道漢高皇,便是那兩班文武,見者皆呼萬歲。一言擲地,萬歲喧天。〔生嘆介〕則俺連篇累牘無人見。〔合前〕〔丑〕再問春卿,在家何以為生?〔生〕寄食園公。〔丑〕依小弟說,不如干謁些須,可圖前進。〔生〕你不知,今人少趣哩。〔丑〕老兄可知?有個欽差識寶中郎苗老先生,到是個知趣人。今秋任滿,例于香山奧多寶寺中賽寶。那時一往何如?〔生〕領教。

        應念愁中恨索居,段成式 青云器業俺全疏。李商隱

        越王自指高臺笑,皮日休 劉項原來不讀書。章碣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不詳   文章錄入:旨卿    責任編輯:旨卿 更新時間:2008-2-9 0:49:03   發表評論
    1. 上一篇文章:

    2. 下一篇文章:
    3. 相關文章

      推薦音樂
      推薦視頻
      古曲網-中國古典音樂 商標
      中國古曲網(中國古典音樂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4-2009 | 網絡帶寬由深圳音樂廳大音琴行贊助
      第9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