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andt7"></var>
<thead id="andt7"></thead>

      <i id="andt7"></i>
      <object id="andt7"><option id="andt7"></option></object>
      <i id="andt7"></i>

      <delect id="andt7"><option id="andt7"></option></delect>

      《禮記》曲禮 檀弓 王制 月令

      向古曲網古典書籍庫投稿(古幣獎勵)您現在的位置: 古曲網 > 古典書籍 > 經部 > 禮記 > 正文
      【字體: 】  

      《禮記》曲禮 檀弓 王制 月令


        《禮記·曲禮》

        曲禮曰:毋不敬,儼若思,安定辭,安民哉!

        敖不可長,欲不可從,志不可滿,樂不可極。

        賢者狎而敬之,畏而愛之,愛而知其惡,憎而知其善,積而能散,安安而能遷,臨財毋茍得,臨難毋茍免,很毋求勝,分毋求多,疑事毋質,直而勿有。

        若夫坐如尸,立如齊,禮從宜,使從俗。

        夫禮者,所以定親疏、決嫌疑、別同異、明是非也。

        禮不妄說人,不辭費。禮不踰節,不侵侮,不好狎。

        修身踐言,謂之善行;行修言道.禮之質也。

        禮聞取于人,不聞取人。禮聞來學,不聞往教。

        道德仁義,非禮不成;教訓正俗,非禮不備;分爭辨訟,非禮不決;君臣、上下、父

        子、兄弟,非禮不定;宦學事師,非禮不親;班朝治軍,蒞官行法,非禮威嚴不行;禱

        祠、祭祀、供給鬼神,非禮不誠不莊。是以君子恭敬撙節,退讓以明禮。鸚鵡能言,不離飛鳥,猩猩能言,不離禽獸,今人而無禮,雖能言,不亦禽獸之心乎?夫唯禽獸無禮,故父子聚麀,是故圣人作,為禮以教人,使人以有禮,知自別于禽獸。

        太上貴德,其次務施報。禮尚往來,往而不來,非禮也,來而不往,亦非禮也。

        人有禮則安,無禮則危,故曰:禮者不可不學也。

        夫禮者,自卑而尊人,雖負販者必有尊也,而況富貴乎?

        富貴而知好禮,則不驕不淫;貧賤而知好禮,則志不懾。

        人生十年曰幼,學。二十曰弱冠。三十曰壯,有室。四十曰強,而仕。五十曰艾,服官政。六十曰耆,指使。七十曰老,而傳。八十九十曰耄,七年曰悼,悼與耄,雖有罪,不加刑焉。百年曰期頤。大夫七十而致事,若不得謝,則必賜之幾杖,行役以婦人,適四方,乘安車,自稱曰老夫,于其國則稱名,越國而問焉,必告之以其制。

        謀于長者,必操幾杖以從之。長者問,不辭讓而對,非禮也。

        凡為人子之禮,冬溫而夏凊,昏定而晨省,在丑夷不爭。

        夫為人子者,三賜不及車馬,故州閭鄉黨稱其孝也,兄弟親戚稱其慈也,僚友稱其弟也,執友稱其仁也,交游稱其信也。見父之執,不謂之進,不敢進,不謂之退,不敢退,不問不敢對,此孝子之行也。

        夫為人子者,出必告,反必面,所游必有常,所習必有業,恒言不稱老。年長以倍則父事之,十年以長則兄事之,五年以長則肩隨之。群居五人,則長者必異席。

        為人子者,居不主奧,坐不中席,行不中道,立不中門,食饗不為概,祭祀不為尸,聽于無聲,視于無形,不登高,不臨深,不茍訾,不茍笑。

        孝子不服闇,不登危,懼辱親也。父母存,不許友以死,不有私財。

        為人子者,父母存,冠衣不純素,孤子當室,冠衣不純采。

        幼子常視毋誑,童子不衣裘裳,立必正方,不傾聽。長者與之提攜,則兩手奉長者之

        手,負劍辟咡詔之,則掩口而對。

        從于先生,不越路而與人言。遭先生于道,趨而進,正立拱手,先生與之言則對,不與之言則趨而退。從長者而上丘陵,則必鄉長者所視,登城不指,城上不呼。將適舍,求毋固。將上堂,聲必揚。戶外有二屨,言聞則入,言不聞則不入。將入戶,視必下,入戶奉扃,視瞻毋回,戶開亦開,戶闔亦闔。有后入者,闔而勿遂。毋踐屨,毋踖席,摳衣趨隅,必慎唯諾。

        大夫士出入君門,由闑右,不踐閾。

        凡與客入者,每門讓于客,客至于寢門,則主人請入為席,然后出迎客,客固辭,主人肅客而入。主人入門而右,客入門而左,主人就東階,客就西階。客若降等,則就主人之階,主人固辭,然后客復就西階。主人與客讓登,主人先登,客從之,拾級聚足,連步以上。上于東階,則先右足,上于西階,則先左足。

        帷薄之外不趨,堂上不趨,執玉不趨。堂上接武,堂下布武,室中不翔,并坐不橫肱。授立不跪,授坐不立。

        凡為長者糞之禮,必加帚于箕上,以袂拘而退,其塵不及長者,以箕自鄉而扱之。

        奉席如橋衡,請席何鄉,請衽何趾。席南鄉北鄉,以西方為上,東鄉西鄉,以南方為上。

        若非飲食之客,則布席。席間函丈,主人跪正席,客跪撫席而辭,客徹重席,主人固辭,客踐席,乃坐。主人不問,客不先舉。將即席,容毋怍,兩手摳衣,去齊尺,衣毋撥,足毋蹶。

        先生書策琴瑟在前,坐而遷之,戒勿越。虛坐盡后,食坐盡前。坐必安,執爾顏,長者不及,毋儳言,正爾容,聽必恭,毋剿說,毋雷同,必則古昔,稱先王。

        侍坐于先生,先生問焉,終則對,請業則起,請益則起。父召無諾,先生召無諾,唯而起。

        侍坐于所尊,敬毋余席,見同等不起,燭至起,食至起,上客起,燭不見跋,尊客之前不叱狗,讓食不唾。

        侍坐于君子,君子欠伸,撰杖屨,視日蚤莫,侍坐者請出矣。

        侍坐于君子,君子問更端,則起而對。

        侍坐于君子,若有告者曰:少間愿有復也,則左右屏而待。

        毋側聽,毋噭應,毋淫視,毋怠荒,游毋倨,立毋跛,坐毋箕,寢毋伏,斂發毋髢,冠毋免,勞毋袒,暑毋褰裳。

        侍坐于長者,屨不上于堂,解屨不敢當階。就屨,跪而舉之,屏于側。鄉長者而屨,跪而遷屨,俯而納屨。

        離坐離立,毋往參焉,離立者不出中間。

        男女不雜坐,不同椸枷,不同巾櫛,不親授。

        嫂叔不通問,諸母不漱裳。

        外言不入于捆,內言不出于捆。

        女子許嫁,纓,非有大故不入其門。

        姑、姊、妹、女子子,已嫁而反,兄弟弗與同席而坐,弗與同器而食。

        父子不同席。

        男女非有行媒,不相知名,非受幣,不交不親。

        故日月以告君,齊戒以告鬼神,為酒食以召鄉黨僚友,以厚其別也。

        取妻不取同姓,故買妾不知其姓則卜之。

        寡婦之子,非有見焉,弗與為友。

        賀取妻者曰:某子使某,聞子有客,使某羞。

        貧者不以貨財為禮,老者不以筋力為禮。

        名子者,不以國,不以日月,不以隱疾,不以山川。

        男女異長,男子二十,冠而字。父前子名,君前臣名。女子許嫁,笄而字。

        凡進食之禮,左殽右胾。食居人之左,羹居人之右。膾炙處外,醯醬處內,蔥渿處末,酒漿處右。以脯修置者,左朐右末。客若降等,執食興辭,主人興辭于客,然后客坐。主人延客祭,祭食,祭所先進,殽之序,遍祭之,三飯,主人延客食胾,然后辯殽,主人未辯,客不虛口。

        侍食于長者,主人親饋,則拜而食,主人不親饋,則不拜而食。

        共食不飽,共飯不澤手。毋摶飯,毋放飯,毋流歠,毋咤食,毋嚙骨,毋反魚肉,毋投與狗骨,毋固獲,毋揚飯。飯黍毋以箸,毋嚃羹,毋絮羹,毋刺齒,毋歠醢。客絮羹,主人辭不能亨。客歠醢,主人辭以窶。濡肉齒決,干肉不齒決,毋嘬炙。卒食,客自前跪,徹飯齊,以授相者。主人興辭于客,然后客坐。

        侍飲于長者,酒進則起。拜受于尊所,長者辭,少者反席而飲,長者舉未釂,少者不敢飲。長者賜,少者賤者不敢辭。

        賜果于君前,其有核者懷其核。御食于君,君賜余,器之溉者不寫,其余皆寫。

        馂余不祭。父不祭子,夫不祭妻。

        御同于長者,雖貳不辭。偶坐不辭。

        羹之有菜者用梜,其無菜者不用梜。

        為天子削瓜者副之,巾以絺。為國君者華之,巾以绤。為大夫累之,士疐之。庶人龁之。

        父母有疾,冠者不櫛,行不翔,言不惰,琴瑟不御,食肉不至變味,飲酒不至變貌,笑不至矧,怒不至詈。疾止復故。

        有憂者側席而坐,有喪者專席而坐。

        水潦降,不獻魚鱉。獻鳥者佛其首,畜鳥者則勿佛也。獻車馬者執策綏,獻甲者執

        胄,獻杖者執末,獻民虜者操右袂,獻粟者執右契,獻米者操量鼓,獻孰食者操醬齊,獻田宅者操書致。

        凡遺人弓者,張弓尚筋,弛弓尚角,右手執,左手承弣,尊卑垂帨。若主人拜,則客還辟辟拜,主人自受,由客之左,接下承弣,鄉與客并,然后受。

        進劍者左首,進戈者前其鐏,后其刃,進矛戟者前其鐓,進幾杖者拂之。效馬效羊者右牽之,效犬者左牽之,執禽者左首,飾羔鴈者以繢,受珠玉者以掬,受弓劍者以袂,飲玉爵者弗揮。凡以弓劍苞苴,簞笥問人者,操以受命,如使之容。

        凡為君使者,已受命君,言不宿于家。君言至,則主人出拜君言之辱,使者歸,則必拜送于門外。

        若使人于君所,則必朝服而命之,使者反,則必下堂而受命。

        博聞強識而讓,敦善行而不怠,謂之君子。君子不盡人之歡,不竭人之忠,以全交也。

        禮曰:“君子抱孫不抱子。”此言孫可以為王父尸,子不可以為父尸。為君尸者,大夫士見之,則下之。君知所以為尸者,則自下之。尸必式,乘必以幾。齊者不樂不吊。

        居喪之禮,毀瘠不形,視聽不衰,升降不由阼階,出入不當門隧。

        居喪之禮,頭有創則沐,身有瘍則浴,有疾則飲酒食肉,疾止復初。不勝喪,乃比于不慈不孝。

        五十不致毀,六十不毀,七十唯衰麻在身,飲酒食肉處于內,生與來日,死與往日。

        知生者吊,知死者傷,知生而不知死,吊而不傷,知死而不知生,傷而不吊。

        吊喪弗能賻,不問其所費。問疾弗能遺,不問其所欲。見人弗能館,不問其所舍。賜人者不曰來取,與人者不問其所欲。

        適墓不登壟,助葬必執紼,臨喪不笑,揖人必違其位。望柩不歌,入臨不翔,當食不嘆。鄰有喪,舂不相,里有殯,不巷歌。適墓不歌,哭日不歌。送喪不由徑,送葬不辟涂潦,臨喪則必有哀色。執紼不笑,臨樂不嘆,介胄則有不可犯之色。故君子戒慎,不失色于人。

        國君撫式,大夫下之,大夫撫式,士下之。

        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刑人不在君側。

        兵車不式,武車綏旌,德車結旌。史載筆,士載言。前有水,則載青旌,前有塵埃,則載鳴鳶,前有車騎,則載飛鴻,前有士師,則載虎皮,前有摯獸,則載貔貅。行,前朱鳥而后玄武,左青龍而右白虎,招搖在上。急繕其怒,進退有度,左右有局,各司其局。

        父之讎,弗與共戴天。兄弟之讎,不反兵。交游之讎,不同國。

        四郊多壘,此卿大夫之辱也。地廣大,荒而不治,此亦士之辱也。

        臨祭不惰。祭服敝則焚之,祭器敝則埋之,龜莢敝則埋之,牲死則埋之。凡祭于公者,必自徹其俎。

        卒哭乃諱。禮不諱嫌名,二名不偏諱。逮事父母,則諱王父母,不逮事父母,則不諱王父母。君所無私諱,大夫之所有公諱,詩書不諱,臨文不諱,廟中不諱。夫人之諱,雖質君之前,臣不諱也。婦諱不出門。大功小功不諱。入竟而問禁,入國而問俗,入門而問諱。

        外事以剛日,內事以柔日。凡卜筮日,旬之外曰遠某日,旬之內曰近某日。喪事先遠日,吉事先近日。曰:“為日,假爾泰龜有常,假爾泰筮有常。”卜筮不過三,卜筮不相襲。龜為卜,筴為筮。卜筮者,先圣王之所以使民信時日、敬鬼神、畏法令也,所以使民決嫌疑、定猶與也。故曰:“疑而筮之,則弗非也。”日而行事,則必踐之。

        君車將駕,則仆執策立于馬前。已駕,仆展軨,效駕,奮衣由右上,取貳綏,跪乘,執策分轡,驅之五步而立。君出就車,則仆幷轡授綏,左右攘辟,車驅而騶。至于大門,君撫仆之手,而顧命車右就車。門閭溝渠必步。凡仆人之禮,必授人綏,若仆者降等則受,不然則否。若仆者降等,則撫仆之手,不然則自下拘之。客車不入大門,婦人不立乘,犬馬不上于堂。故君子式黃發,下卿位,入國不馳,入里必式。君命召,雖賤人,大夫士必自御之。介者不拜,為其拜而蓌拜,祥車曠左,乘君之乘車,不敢曠左,左必式。仆御婦人,則進左手,后右手。御國君,則進右手,后左手而俯。國君不乘奇車,車上不廣欬,不妄指。立視五巂,式視馬尾,顧不過轂。國中以策彗恤勿驅,塵不出軌。國君下齊牛,式宗廟,大夫士下公門,式路馬。乘路馬,必朝服,載鞭策,不敢授綏,左必式。步路馬,必中道。以足蹙路馬芻,有誅,齒路馬,有誅。

        凡奉者當心,提者當帶。執天子之器則上衡,國君則平衡,大夫則綏之,士則提之。凡執主器,執輕如不克。執主器,操幣圭璧,則尚左手,行不舉足,車輪曳踵,立則磬折垂佩。主佩倚,則臣佩垂,主佩垂,則臣佩委。執玉,其有借者則裼,無借者則襲。

        國君不名卿老世婦,大夫不名世臣侄娣,士不名家相長妾。君大夫之子,不敢自稱曰余小子,大夫士之子,不敢自稱曰嗣子某,不敢與世子同名。

        君使士射,不能,則辭以疾,言曰:“某有負薪之憂。”

        侍于君子,不顧望而對,非禮也。

        君子行禮,不求變俗。祭祀之禮,居喪之服,哭泣之位,皆如其國之故,謹修其法而審行之。去國三世,爵祿有列于朝,出入有詔于國,若兄弟宗族猶存,則反告于宗后。去國三世,爵祿無列于朝,出入無詔于國,唯興之日,從新國之法。

        君子已孤不更名。已孤暴貴,不為父作謚。

        居喪未葬,讀喪禮。既葬,讀祭禮。喪復常,讀樂章。居喪不言樂,祭事不言兇,公庭不言婦女。

        振書端書于君前,有誅。倒筴側龜于君前,有誅。龜筴、幾杖、席、蓋、重素、袗絺绤不入公門,苞屨、扱衽、厭冠不入公門,書方、衰、兇器,不以告,不入公門。公事不私議。

        君子將營宮室,宗廟為先,廄庫為次,居室為后。

        凡家造,祭器為先,犧賦為次,養器為后。無田祿者不設祭器,有田祿者先為祭服。君子雖貧,不粥祭器,雖寒,不衣祭服。為宮室,不斬于丘木。大夫士去國,祭器不踰竟。大夫寓祭器于大夫,士寓祭器于士。

        大夫士去國,踰竟,為壇位,鄉國而哭。素衣,素裳,素冠,徹緣,鞮屨,素篾,乘髦馬,不蚤鬋,不祭食,不說人以無罪,婦人不當御,三月而復服。

        大夫士見于國君,君若勞之,則還辟再拜稽首。君若迎拜,則還辟不敢答拜。大夫士相見,雖貴賤不敵,主人敬客,則先拜客,客敬主人,則先拜主人。凡非吊喪、非見國君,無不答拜者。大夫見于國君,國君拜其辱,士見于大夫,大夫拜其辱,同國始相見,主人拜其辱。君于士,不荅拜也,非其臣,則荅拜之。大夫于其臣,雖賤必答拜之。男女相荅拜也。

        國君春田不圍澤,大夫不掩群,士不取麛卵。

        歲兇,年谷不登,君膳不祭肺,馬不食谷,馳道不除,祭事不縣,大夫不食粱,士飲酒不樂。

        君無故玉不去身,大夫無故不徹縣,士無故不徹琴瑟。

        士有獻于國君,他日君問之曰:“安取彼?”再拜稽首而后對。大夫私行,出疆必請,反必有獻。士私行,出疆必請,反必告,君勞之則拜,問其行,拜而后對。

        國君去其國,止之曰:“奈何去社稷也?”大夫曰:“奈何去宗廟也?”士曰:“奈何去墳墓也?”國君死社稷,大夫死眾,士死制。

        君天下曰天子。朝諸侯,分職授政任功,曰予一人。踐阼,臨祭祀,內事曰孝王某,外事曰嗣王某。臨諸侯,畛于鬼神,曰有天王某。甫崩,曰天王崩。復,曰天子復矣。告喪,曰天王登假。措之廟,立之主,曰帝。天子未除喪,曰予小子,生名之,死亦名之。

        天子有后,有夫人,有世婦,有嬪,有妻,有妾。天子建天官,先六大:曰大宰、大宗、大史、大祝、大士、大卜,典司六典。天子之五官:曰司徒、司馬、司空、司士、司寇,典司五眾。天子之六府:曰司土、司木、司水、司草、司器、司貨,典司六職。天子之六工:曰土工、金工、石工、木工、獸工、草工,典制六材。

        五官致貢曰享,五官之長曰伯,是職方。其擯于天子也,曰天子之吏。天子同姓,謂之伯父,異姓,謂之伯舅。自稱于諸侯曰天子之老,于外曰公,于其國曰君。

        九州之長,入天子之國曰牧。天子同姓,謂之叔父,異姓,謂之叔舅。于外曰侯,于其國曰君,其在東夷、北狄、西戎、南蠻,雖大曰子,于內自稱曰不谷,于外自稱曰王老。

        庶方小侯,入天子之國曰某人。于外曰子,自稱曰孤。

        天子當依而立,諸侯北面而見天子,曰覲。天子當寧而公,諸公東面,諸侯西面,曰朝。

        諸侯未及期相見,曰遇,相見于卻地,曰會。諸侯使大夫問于諸侯,曰聘,約信,曰誓,蒞牲,曰盟。

        諸侯見天子,曰臣某侯某。其與民言,自稱曰寡人。其在兇服,曰適子孤。臨祭祀、內事,曰孝子某侯某。外事,曰曾孫某侯某。死曰薨,復,曰某甫復矣。既葬,見天子,曰類見,言謚,曰類。諸侯使人使于諸侯,使者自稱曰寡君之老。

        天子穆穆,諸侯皇皇,大夫濟濟,士蹌蹌,庶人僬僬。

        天子之妃曰后,諸侯曰夫人,大夫曰孺人,士曰婦人,庶人曰妻。

        公侯有夫人,有世婦,有妻,有妾。

        夫人自稱于天子,曰老婦,自稱于諸侯,曰寡小君,自稱于其君,曰小童。自世婦以下,自稱曰婢子。

        子于父母,則自名也。

        列國之大夫,入天子之國,曰某士,自稱,曰陪臣某,于外曰子,于其國,曰寡君之老。使者自稱曰某。

        天子不言出,諸侯不生名,君子不親惡。諸侯失地,名,滅同姓,名。

        為人臣之禮,不顯諫,三諫而不聽,則逃之。子之事親也,三諫而不聽,則號泣而隨之。

        君有疾飲藥,臣先嘗之,親有疾飲藥,子先嘗之。醫不三世,不服其藥。

        儗人必于其倫。

        問天子之年,對曰:“聞之始服衣若干尺矣。”問國君之年,長,曰:“能從宗廟社稷之事矣。”幼,曰:“未能從宗廟社稷之事也。”問大夫之子,長,曰:“能御矣。”幼,曰:“未能御也。”問士之子,長,曰:“能典謁矣。”幼,曰:“未能典謁也。”問庶人之子,長,曰:“能負薪矣。”幼,曰:“未能負薪也。”

        問國君之富,數地以對,山澤之所出。問大夫之富,曰:有宰食力,祭器衣服不假。問士之富,以車數對。問庶人之富,數畜以對。

        天子祭天地,祭四方,祭山川,祭五祀,歲遍。諸侯方祀,祭山川,祭五祀,歲遍。大夫祭五祀,歲遍。士祭其先。

        凡祭,有其廢之,莫敢舉也,有其舉之,莫敢廢也。非其所祭而祭之,名曰淫祀。淫祀無福。

        天子以犧牛,諸侯以肥牛,大夫以索牛,士以羊豕。支子不祭,祭必告于宗子。

        凡祭宗廟之禮,牛曰一元大武,豕曰剛鬣,豚曰腯肥,羊曰柔毛,雞曰翰音,犬曰羹獻,雉曰疏趾,兔曰明視,脯曰尹祭,槁魚曰商祭,鮮魚曰脡祭,水曰清滌,酒曰清酌,黍曰薌合,粱曰薌萁,稷曰明粢,稻曰嘉蔬,韭曰豐本,鹽曰咸鹺,玉曰嘉玉,幣曰量幣。

        天子死曰崩,諸侯曰薨,大夫曰卒,士曰不祿,庶人曰死。在床曰尸,在棺曰柩。羽鳥曰降,四足曰漬,死寇曰兵。祭王父曰皇祖考,王母曰皇祖妣,父曰皇考,母曰皇妣,夫曰皇辟。生曰父,曰母,曰妻,死曰考,曰妣,曰嬪。壽考曰卒,短折曰不祿。

        天子視不上于袷,不下于帶,國君綏視,大夫衡視,士視五步。凡視,上于面則敖,下于帶則憂,傾則奸。

        君命,大夫與士肄,在官言官,在府言府,在庫言庫,在朝言朝。朝言不及犬馬,輟朝而顧,不有異事,必有異慮。故輟朝而顧,君子謂之固。在朝言禮,問禮對以禮。

        大饗不問卜,不饒富。

        凡摯,天子鬯,諸侯圭,卿羔大夫鴈,士雉。庶人之摯匹,童子委摯而退。野外軍中無摯,以纓、拾、矢可也。婦人之摯,椇、榛、脯、修、棗、栗。

        納女于天子,曰備百姓,于國君,曰備酒漿,于大夫,曰備埽灑。

        

        《禮記·檀弓》

        公儀仲子之喪,檀弓免焉,仲子舍其孫而立其子,檀弓曰:“何居?我未之前聞也。”趨而就子服伯子于門右,曰:“仲子舍其孫而立其子,何也?”

        伯子曰:“仲子亦猶行古之道也。昔者文王舍伯邑考而立武王,微子舍其孫腯而立衍也。夫仲子亦猶行古之道也。”

        子游問諸孔子,孔子曰:“否,立孫。”

        事親有隱而無犯,左右就養無方,服勤至死,致喪三年。事君有犯而無隱,左右就養有方,服勤至死,方喪三年。事師無犯無隱,左右就養無方,服勤至死,心喪三年。

        季武子成寢,杜氏之葬在西階之下,請合葬焉,許之。入宮而不敢哭,武子曰:“合葬非古也,自周公以來,未之有改也,吾許其大而不許其細,何居?”命之哭。

        子上之母死而不喪,門人問諸子思曰:“昔者子之先君子喪出母乎?”曰:“然。”“子之不使白也喪之,何也?”子思曰:“昔者吾先君子無所失道,道隆則從而隆,道污則從而污,急則安能?為急也妻者,是為白也母,不為急也妻者,是不為白也母。”故孔氏之不喪出母,自子思始也。

        孔子曰:“拜而后稽顙,頹乎其順也,稽顙而后拜,頎乎其至也。三年之喪,吾從其至者。”

        孔子既得合葬于防,曰:“吾聞之:古也墓而不墳。今丘也東西南北之人也,不可以弗識也。”于是封之,崇四尺。孔子先反,門人后,雨甚,至,孔子問焉,曰:“爾來何遲也?”曰:“防墓崩。”孔子不應,三,孔子泫然流涕曰:“吾聞之:古不修墓。”

        孔子哭子路于中庭,有人吊者,而夫子拜之,既哭,進使者而問故,使者曰:“醢之矣。”遂命覆醢。

        曾子曰:“朋友之墓,有宿草而不哭焉。”

        子思曰:“喪三日而殯,凡附于身者,必誠必信,勿之有悔焉耳矣。三月而葬,凡附于棺者,必誠必信,勿之有悔焉耳矣。喪三年,以為極亡,則弗之忘矣。故君子有終身之憂,而無一朝之患。故忌日不樂。”

        孔子少孤,不知其墓,殯于五父之衢,人之見之者皆以為葬也,其慎也,蓋殯也。問于郰曼父之母,然后得合葬于防。

        鄰有喪,舂不相,里有殯,不巷歌。

        喪冠不緌。

        有虞氏瓦棺,夏后氏堲周,殷人棺槨,周人墻置翣。周人以殷人之棺槨葬長殤,以夏后氏之堲周葬中殤下殤,以有虞氏之瓦棺葬無服之殤。

        夏后氏尚黑,大事斂用昏,戎事乘驪,牲用玄。殷人尚白,大事歛用日中,戎事乘翰,牲用白。周人尚赤,大事斂用日出,戎事乘騵,牲用骍。

        穆公之母卒,使人問于曾子曰:“如之何?”對曰:“申也聞諸申之父曰:哭泣之哀、齊斬之情、饘粥之食,自天子達。布幕,衛也,縿幕,魯也。”

        晉獻公將殺其世子申生,公子重耳謂之曰:“子盍言子之志于公乎?”世子曰:“不可,君安驪姬,是我傷公之心也。”曰:“然則盍行乎?”世子曰:“不可,君謂我欲弒君也,天下豈有無父之國哉?吾何行如之?”使人辭于狐突曰:“申生有罪,不念伯氏之言也,以至于死,申生不敢愛其死。雖然,吾君老矣,子少,國家多難,伯氏不出而圖吾君,伯氏茍出而圖吾君,申生受賜而死。”再拜稽首乃卒,是以為恭世子也。

        魯人有朝祥而莫歌者,子路笑之,夫子曰:“由,爾責于人,終無已夫?三年之喪,亦已久矣夫?”子路出,夫子曰:“又多乎哉?踰月則其善也。”

        魯莊公及宋人戰于乘丘,縣賁父御,卜國為右,馬驚敗績,公隊,佐車授綏,公曰:“末之卜也。”縣賁父曰:“他日不敗績,而今敗績是,無勇也。”遂死之。圉人浴馬,有流矢在白肉,公曰:“非其罪也。”遂誄之。士之有誄,自此始也。

        曾子寢疾,病,樂正子春坐于床下,曾元、曾申坐于足,童子隅坐而執燭。童子曰:“華而睆,大夫之簀與?”子春曰:“止。”曾子聞之,瞿然曰:“呼!曰‘華而睆,大夫之簀與’?”曾子曰:“然,斯季孫之賜也,我未之能易也。”元起易簀,曾元曰:“夫子之病革矣,不可以變,幸而至于旦,請敬易之。”曾子曰:“爾之愛我也不如彼。君子之愛人也以德,細人之愛人也以姑息。吾何求哉?吾得正而斃焉,斯已矣!”舉扶而易之,反席未安而沒。

        始死,充充如有窮;既殯,瞿瞿如有求而弗得;既葬,皇皇如有望而弗至。練而慨然,祥而廓然。

        邾婁復之以矢,蓋自戰于升陘始也。魯婦人之髽而吊也,自敗于臺鮐始也.

        南宮絳之妻之姑之喪,夫子誨之髽曰:“爾毋從從爾,爾毋扈扈爾。蓋榛以為笄,長尺而總八寸。”

        孟獻子禫,縣而不樂,比御而不入,夫子曰:“獻子加于人一等矣。”

        孔子既祥,五日彈琴而不成聲,十日而成歌。

        有子蓋既祥而絲屨組纓。

        死而不吊者三:畏、厭、溺。

        子路有姊之喪,可以除之矣,而弗除也,孔子曰:“何弗除也?”子路曰:“吾寡兄弟而弗忍也。”孔子曰:“先王制禮,行道之人皆弗忍也。”子路聞之,遂除之。

        大公封于營丘,比及五世皆,反葬于周,君子曰:“樂,樂其所自生,禮,不忘其本,古之人有言曰:狐死正丘首,仁也。”

        伯魚之母死,期而猶哭,夫子聞之,曰:“誰與哭者?”門人曰:“鯉也。”夫子曰:“嘻,其甚也!”伯魚聞之,遂除之。

        舜葬于蒼梧之野,蓋三妃未之從也,季武子曰:“周公蓋祔。”

        曾子之喪,浴于爨室。

        大功廢業,或曰:大功誦可也。

        子張病,召申祥而語之曰:“君子曰終,小人曰死。吾今日其庶幾乎?”

        曾子曰:“始死之奠,其余閣也與?”

        曾子曰:“小功不為位也者,是委巷之禮也。”子思之哭嫂也為位,婦人倡踴,申祥之哭言思也亦然。

        古者冠縮縫,今也衡縫,故喪冠之反吉,非古也。

        曾子謂子思曰:“急,吾執親之喪也,水漿不入于口者七日。”子思曰:“先王之制禮也,過之者,俯而就之,不至焉者,跂而及之。故君子之執親之喪也,水漿不入于口者三日,杖而后能起。”

        曾子曰:“小功不稅,則是遠兄弟,終無服也,而可乎?”

        伯高之喪,孔氏之使者未至,冉子攝束帛乘馬而將之,孔子曰:“異哉,徒使我不誠于伯高!”

        伯高死于衛,赴于孔子,孔子曰:“吾惡乎哭諸?兄弟,吾哭諸廟,父之友,吾哭諸廟門之外,師,吾哭諸寢,朋友.吾哭諸寢門之外,所知,吾哭諸野。于野則已疏,于寢則已重。夫由賜也見我,吾哭諸賜氏。”遂命子貢為之主,曰:“為爾哭也。”來者拜之,知伯高而來者勿拜也。

        曾子曰:“喪有疾,食肉飲酒,必有草木之滋焉,以為姜桂之謂也。”

        子夏喪其子而喪其明,曾子吊之,曰:“吾聞之也朋,友喪明則哭之。”曾子哭,子夏亦哭,曰:“天乎!予之無罪也!”曾子怒,曰:“商,女何無罪也?吾與女事夫子于洙泗之間,退而老于西河之上,使西河之民,疑女于夫子,爾罪一也。喪爾親,使民未有聞焉,爾罪二也。喪爾子,喪爾明,爾罪三也。而曰‘女何無罪與’?”子夏投其杖而拜,曰:“吾過矣!吾過矣!吾離群而索居,亦已久矣!”

        夫晝居于內,問其疾可也;夜居于外,吊之可也。是故君子非有大故,不宿于外;非致齊也、非疾也,不晝夜居于內。

        高子皋之執親之喪也,泣血三年,未嘗見齒,君子以為難。

        衰與其不當物也,寧無衰。齊衰不以邊坐,大功不以服勤。

        孔子之衛,遇舊館人之喪,入而哭之哀。出,使子貢說驂而賻之,子貢曰:“于門人之喪,未有所說驂,說驂于舊館,無乃已重乎?”夫子曰:“予鄉者入而哭之,遇于一哀,而出涕,予惡夫涕之無從也。小子行之。”

        孔子在衛,有送葬者,而夫子觀之,曰:“善哉為喪乎?足以為法矣!小子識之。”子貢曰:“夫子何善爾也?”曰:“其往也如慕,其反也如疑。”子貢曰:“豈若速反而虞乎?”子曰:“小子識之,我未之能行也。”

        顏淵之喪,饋祥肉,孔子出受之,入彈琴而后食之。

        孔子與門人立,拱而尚右,二三子亦皆尚右,孔子曰:“二三子之嗜學也,我則有姊之喪故也。”二三子皆尚左。

        孔子蚤作,負手曳杖,消搖于門,歌曰:“泰山其頹乎?梁木其壞乎?哲人其萎乎?”既歌而入,當戶而坐,子貢聞之,曰:“泰山其頹,則吾將安仰?梁木其壞、哲人其萎,則吾將安放?夫子殆將病也。”遂趨而入,夫子曰:“賜,爾來何遲也?夏后氏殯于東階之上,則猶在阼也,殷人殯于兩楹之間,則與賓主夾之也,周人殯于西階之上,則猶賓之也。而丘也殷人也,予疇昔之夜,夢坐奠于兩楹之間。夫明王不興,而天下其孰能宗予?予殆將死也。”蓋寢疾七日而沒。

        孔子之喪,門人疑所服,子貢曰:“昔者夫子之喪顏淵,若喪子而無服,喪子路亦然。請喪夫子,若喪父而無服。”

        孔子之喪,公西赤為志焉,飾棺墻,置翣,設披,周也,設崇,殷也,綢練設旐,夏也。

        子張之喪,公明儀為志焉,褚幕丹質,蟻結于四隅,殷士也。

        子夏問于孔子曰:“居父母之仇,如之何?”夫子曰:“寢苫,枕干不仕,弗與共天下也。遇諸市朝,不反兵而斗。”曰:“請問居昆弟之仇如之何?”曰:“仕弗與共國,銜君命而使,雖遇之不斗。”曰:“請問居從父昆弟之仇如之何?”曰:“不為魁,主人能,則執兵而陪其后。”

        孔子之喪,二三子皆绖而出,群居則绖,出則否。

        易墓,非古也。

        子路曰:“吾聞諸夫子:喪禮,與其哀不足而禮有余也,不若禮不足而哀有余也;祭禮,與其敬不足而禮有余也,不若禮不足而敬有余也。”

        曾子吊于負夏,主人既祖填池,推柩而反之,降婦人而后行禮,從者曰:“禮與?”曾子曰:“夫祖者且也,且胡為其不可以反宿也?”從者又問諸子游曰:“禮與?”子游曰:“飯于牖下,小斂于戶內,大斂于阼,殯于客位,祖于庭,葬于墓,所以即遠也。故喪事有進而無退。”曾子聞之,曰:“多矣乎?予出祖者。”

        曾子襲裘而吊,子游裼裘而吊,曾子指子游而示人曰:“夫夫也,為習于禮者,如之何其裼裘而吊也?”主人既小斂,袒括發,子游趨而出,襲裘帶绖而入,曾子曰:“我過矣!我過矣!夫夫是也。”

        子夏既除喪而見,予之琴,和之而不和,彈之而不成聲,作而曰:“哀未忘也。先王制禮,而弗敢過也。”子張既除喪而見,予之琴,和之而和,彈之而成聲,作而曰:“先王制禮,不敢不至焉。”

        司寇惠子之喪,子游為之麻衰,牡麻绖,文子辭曰:“子辱與彌牟之弟游,又辱為之服,敢辭。”子游曰:“禮也。”文子退,反哭,子游趨而就諸臣之位,文子又辭曰:“子辱與彌牟之弟游,又辱為之服,又辱臨其喪,敢辭。”子游曰:“固以請。”文子退,扶適子南面而立,曰:“子辱與彌牟之弟游,又辱為之服,又辱臨其喪,虎也敢不復位。”子游趨而就客位。

        將軍文子之喪,既除喪而后越人來吊,主人深衣練冠,待于廟,垂涕洟,子游觀之,曰:“將軍文氏之子,其庶幾乎?亡于禮者之禮也,其動也中。”

        幼名,冠字,五十以伯仲,死謚,周道也。

        绖也者,實也。

        掘中溜而浴,毀灶以綴足。及葬,毀宗躐行,出于大門,殷道也。學者行之。

        子柳之母死,子碩請具,子柳曰:“何以哉?”子碩曰:“請粥庶弟之母。”子柳曰:“如之何其粥人之母?”“以葬其母也。”“不可。”既葬,子碩欲以賻布之余具祭器,子柳曰:“不可。吾聞之也:君子不家于喪,請班諸兄弟之貧者。”

        君子曰:謀人之軍師,敗則死之;謀人之邦邑,危則亡之。

        公叔文子升于瑕丘,蘧伯玉從,文子曰:“樂者斯丘也,死則我欲葬焉。”蘧伯玉曰:“吾子樂之,則瑗請前。”

        弁人有其母死而孺子泣者,孔子曰:“哀則哀矣,而難為繼也。夫禮,為可傳也,為可繼也,故哭踴有節。”

        叔孫武叔之母死,既小斂,舉者出戶,出戶袒,且投其冠,括發,子游曰:“知禮。”

        扶君,卜人師扶右,射人師扶左,君薨以是舉。

        從母之夫、舅之妻,二夫人相為服,君子未之言也。或曰:同爨緦。

        喪事欲其縱縱爾,吉事欲其折折爾,故喪事雖遽不陵節,吉事雖止不怠。故騷騷爾則野,鼎鼎爾則小人,君子蓋猶猶爾。

        喪具,君子恥具,一日二日而可為也者,君子弗為也。

        喪服,兄弟之子猶子也,蓋引而進之也。嫂叔之無服也,蓋推而遠之也。姑姊妹之薄也,蓋有受我而厚之者也。

        食于有喪者之側,未嘗飽也。

        曾子與客立于門側,其徒趨而出,曾子曰:“爾將何之?”曰:“吾父死,將出哭于巷。”曰:“反哭于爾次。”曾子北面而吊焉。

        孔子曰:“之死而致死之,不仁而不可為也;之死而致生之,不知而不可為也。是故竹不成用,瓦不成味,木不成斲,琴瑟張而不平,竽備而不和,有鐘磬而無簨虡,其曰明器,神明之也。”

        有子問于曾子曰:“問喪于夫子乎?”曰:“聞之矣:喪欲速貧,死欲速朽。”有子曰:“是非君子之言也。”曾子曰:“參也聞諸夫子也。”有子又曰:“是非君子之言也。”曾子曰:“參也與子游聞之。”有子曰:“然。然則夫子有為言之也?”曾子以斯言告于子游,子游曰:“甚哉!有子之言似夫子也。昔者夫子居于宋,見桓司馬自為石槨,三年而不成,夫子曰:若是其靡也,死不如速朽之愈也。死之欲速朽,為桓司馬言之也。南宮敬叔反,必載寶而朝,夫子曰:若是其貨也,喪不如速貧之愈也。喪之欲速貧,為敬叔言之也。”曾子以子游之言告于有子,有子曰:“然。吾固曰非夫子之言也。”曾子曰:“子何以知之?”有子曰:“夫子制于中都,四寸之棺,五寸之槨,以斯知不欲速朽也。昔者夫子失魯司寇,將之荊,蓋先之以子夏,又申之以冉有,以斯知不欲速貧也。”

        陳莊子死,赴于魯,魯人欲勿哭,繆公召縣子而問焉,縣子曰:“古之大夫,束修之問不出竟,雖欲哭之,安得而哭之?今之大夫,交政于中國,雖欲勿哭,焉得而弗哭?且臣聞之:哭有二道,有愛而哭之,有畏而哭之。”公曰:“然。然則如之何而可?”縣子曰:“請哭諸異姓之廟。”于是與哭諸縣氏。

        仲憲言于曾子曰:“夏后氏用明器,示民無知也。殷人用祭器,示民有知也。周人兼用之,示民疑也。”曾子曰:“其不然乎?其不然乎!夫明器,鬼器也,祭器,人器也。夫古之人胡為而死其親乎?”

        公叔木有同母異父之昆弟死,問于子游,子游曰:“其大功乎?”狄儀有同母異父之昆弟死,問于子夏,子夏曰:“我未之前聞也。”魯人則為之齊衰,狄儀行齊衰,今之齊衰,狄儀之問也。

        子思之母死于衛,柳若謂子思曰:“子圣人之后也,四方于子乎觀禮,子蓋慎諸!”子思曰:“吾何慎哉?吾聞之:有其禮無其財,君子弗行也,有其禮有其財,無其時,君子弗行也。吾何慎哉!”

        縣子瑣曰:“吾聞之:古者不降,上下各以其親。滕伯文為孟虎齊衰,其叔父也,為孟皮齊衰,其叔父也。”

        后木曰:“喪,吾聞諸縣子曰:夫喪,不可不深長思也。買棺外內易,我死則亦然。”

        曾子曰:“尸未設飾,故帷堂,小斂而徹帷。”仲梁子曰:“夫婦方亂,故帷堂,小斂而徹帷。”

        小斂之奠,子游曰:“于東方。”曾子曰:“于西方。”斂斯席矣,小斂之奠在西方,魯禮之未失也。

        縣子曰:“绤衰繐裳,非古也。”

        子蒲卒,哭者呼滅,子皋曰:“若是,野哉!”哭者改之。

        杜橋之母之喪,宮中無相,以為沽也。

        夫子曰:“始死,羔裘玄冠者,易之而已。”羔裘玄冠,夫子不以吊。

        子游問喪具,夫子曰:“稱家之有亡。”子游曰:“有無惡乎齊?”夫子曰:“有,毋過禮。茍亡矣,斂首足形,還葬,縣棺而封,人豈有非之者哉?”

        司士賁告于子游曰:“請襲于床。”子游曰:“諾。”縣子聞之,曰:“汰哉叔氏!專以禮許人。”

        宋襄公葬其夫人,醯醢百甕,曾子曰:“既曰明器矣,而又實之。”

        孟獻子之喪,司徒旅歸四布,夫子曰:“可也。”

        讀赗,曾子曰:“非古也,是再告也。”

        成子高寢疾,慶遺入請曰:“子之病革矣!如至乎大病,則如之何?”子高曰:“吾聞之也:生有益于人,死不害于人。吾縱生無益于人,吾可以死害于人乎哉?我死,則擇不食之地而葬我焉。”

        子夏問諸夫子曰:“居君之母與妻之喪,居處言語飲食衎爾。”

        賓客至,無所館,夫子曰:“生于我乎館,死于我乎殯。”

        國子高曰:“葬也者,藏也。藏也者,欲人之弗得見也。是故衣足以飾身,棺周于衣,槨周于棺,土周于槨,反壤樹之哉。”

        孔子之喪,有自燕來觀者,舍于子夏氏,子夏曰:“圣人之葬人,與人之葬圣人也,子何觀焉?昔者夫子言之曰:吾見封之若堂者矣,見若坊者矣,見若覆夏屋者矣,見若斧者矣,從若斧者焉。馬鬣封之謂也。今一日而三斬板,而已封,尚行夫子之志乎哉。”

        婦人不葛帶。

        有薦新,如朔奠。

        既葬,各以其服除。

        池視重溜。

        君即位而為椑,歲壹漆之,藏焉。

        復楔齒,綴足,飯,設飾,帷堂,并作,父兄命赴者。

        君復于小寢、大寢、小祖、大祖、庫門、四郊。

        喪不剝奠也與,祭肉也與。

        既殯,旬而布材與明器。

        朝奠日出,夕奠逮日。

        父母之喪哭無時,使必知其反也。

        練練衣黃里,縓、緣、葛要绖、繩屨無絇,角瑱、鹿裘、衡長袪,袪裼之可也。

        有殯,聞遠兄弟之喪,雖緦必往。非兄弟,雖鄰不往。

        所識,其兄弟不同居者皆吊。

        天子之棺四重,水兕革棺被之,其厚三寸,杝棺一,梓棺二,四者皆周。棺束,縮二,衡三,衽每束一,柏槨以端長六尺。

        天子之哭諸侯也,爵弁绖(纟才)衣,或曰:使有司哭之,為之不以樂食。

        天子之殯也,菆涂龍輴以槨,加斧于槨上,畢涂屋,天子之禮也。

        唯天子之喪,有別姓而哭。

        魯哀公誄孔丘曰:“天不遺耆老,莫相予位焉。嗚呼哀哉,尼父!”

        國亡大縣邑,公卿大夫士皆厭冠,哭于大廟三日,君不舉。或曰:君舉而哭于后土。

        孔子惡野哭者。

        未仕者不敢稅人,如稅人,則以父兄之命。

        士備入而后朝夕踴。

        祥而縞,是月禫,徙月樂。

        君于士有賜帟。

        君之適長殤,車三乘。公之庶長殤,車一乘。大夫之適長殤,車一乘。

        公之喪,諸達官之長杖。

        君于大夫,將葬,吊于宮。及出,命引之,三步則止,如是者三。君退,朝亦如之,哀次亦如之。

        五十無車者,不越疆而吊人。

        季武子寢疾,蟜固不說齊衰而入見,曰:“斯道也,將亡矣!士唯公門說齊衰。”武子曰:“不亦善乎?君子表微。”及其喪也,曾點倚其門而歌。

        大夫吊,當事而至,則辭焉。吊于人,是日不樂。婦人不越疆而吊人。行吊之日,不飲酒食肉焉。吊于葬者必執引。若從柩、及壙,皆執紼。

        喪公吊之,必有拜者,雖朋友州里舍人可也。吊曰:寡君承事。主人曰臨。君遇柩于路,必使人吊之。大夫之喪,庶子不受吊。

        妻之昆弟為父后者死,哭之適室,子為主,袒免哭踴。夫入門右,使人立于門外,告來者。狎則入哭。父在,哭于妻之室。非為父后者,哭諸異室。

        有殯,聞遠兄弟之喪,哭于側室,無側室,哭于門內之右。同國則往哭之。

        子張死,曾子有母之喪,齊衰而往哭之,或曰:“齊衰不以吊。”曾子曰:“我吊也與哉。”

        有若之喪,悼公吊焉,子游擯由左。

        齊谷王姬之喪,魯莊公為之大功,或曰:“由魯嫁,故為之服姊妹之服。”或曰:“外祖母也,故為之服。”

        晉獻公之喪,秦穆公使人吊公子重耳,且曰:“寡人聞之:亡國恒于斯,得國恒于斯。雖吾子儼然在憂服之中,喪亦不可久也,時亦不可失也,孺子其圖之!”以告舅犯,舅犯曰:“孺子其辭焉!喪人無寶,仁親以為寶。父死之謂何,又因以為利,而天下其孰能說之?孺子其辭焉。”公子重耳對客曰:“君惠吊亡臣重耳,身喪父死,不得與于哭泣之哀,以為君憂,父死之謂何,或敢有他志,以辱君義。”稽顙而不拜,哭而起,起而不私。子顯以致命于穆公,穆公曰:“仁夫公子重耳!夫稽顙而不拜,則未為后也,故不成拜。哭而起,則愛父也,起而不私,則遠利也。”

        帷殯,非古也,自敬姜之哭穆伯始也。

        喪禮,哀戚之至也。節哀,順變也,君子念始之者也。復,盡愛之道也,有禱祠之心焉。望反諸幽,求諸鬼神之道也。北面,求諸幽之義也。拜稽顙,哀戚之至隱也。稽顙,隱之甚也。飯用米貝,弗忍虛也。不以食道,用美焉爾。銘,明旌也,以死者為不可別已,故以其旗識之,愛之斯錄之矣,敬之斯盡其道焉耳。重,主道也,殷主綴重焉,周主重徹焉,奠以素器,以生者有哀素之心也。唯祭祀之禮,主人自盡焉爾,豈知神之所饗,亦以主人有齊敬之心也。辟踴,哀之至也,有筭,為之節文也,袒括發,變也。慍,哀之變也,去飾去美也。袒括發,去飾之甚也,有所袒,有所襲,哀之節也。弁绖葛而葬,與神交之道也,有敬心焉。周人弁而葬,殷人冔而葬。歠主人主婦室老,為其病也。君命食之也,反哭升堂,反諸其所作也。主婦入于室,反諸其所養也。反哭之吊也,哀之至也,反而亡焉,失之矣,于是為甚。殷既封而吊,周反哭而吊,孔子曰:“殷已愨,吾從周。”葬于北方北首,三代之達禮也,之幽之故也。既封,主人贈,而祝宿虞尸。既反哭,主人與有司視虞牲,有司以幾筵舍奠于墓左。反,日中而虞,葬日虞,弗忍一日離也。是月也,以虞易奠,卒哭曰成事。是日也,以吉祭易喪祭。明日祔于祖父,其變而之吉祭也。比至于祔,必于是日也接,不忍一日末有所歸也。殷練而祔,周卒哭而祔,孔子善殷。

        君臨臣喪,以巫祝桃茢執戈,惡之也,所以異于生也。

        喪有死之道焉,先王之所難言也。

        喪之朝也,順死者之孝心也。其哀,離其室也。故至于祖考之廟而后行。殷朝而殯于祖,周朝而遂葬。

        孔子謂為明器者,知喪道矣,備物而不可用也。哀哉,死者而用生者之器也!不殆于用殉乎哉?其曰明器,神明之也。涂車芻靈,自古有之,明器之道也。孔子謂為芻靈者善,謂為俑者不仁,殆于用人乎哉。

        穆公問于子思曰:“為舊君反服,古與?”子思曰:“古之君子,進人以禮,退人以禮,故有舊君反服之禮也。今之君子,進人若將加諸膝,退人若將隊諸淵,毋為戎首,不亦善乎?又何反服之禮之有?”

        悼公之喪,季昭子問于孟敬子曰:“為君何食?”敬子曰:“食粥,天下之達禮也。吾三臣者之不能居公室也,四方莫不聞矣,勉而為瘠,則吾能。毋乃使人疑夫不以情居瘠者乎哉?我則食食。”

        衛司徒敬子死,子夏吊焉,主人未小斂,绖而往。子游吊焉,主人既小斂,子游出,绖反哭。子夏曰:“聞之也與?”曰:“聞諸夫子:主人未改服,則不绖。”

        曾子曰:“晏子可謂知禮也已,恭敬之有焉。”有若曰:“晏子一狐裘三十年,遣車一乘,及墓而反。國君七個,遣車七乘,大夫五個,遣車五乘。晏子焉知禮?”曾子曰:“國無道,君子恥盈禮焉。國奢則示之以儉,國儉則示之以禮。”

        國昭子之母死,問于子張曰:“葬及墓,男子婦人安位?”子張曰:“司徒敬子之喪,夫子相,男子西鄉,婦人東鄉。”曰:“噫,毋!”曰:“我喪也斯沾,爾專之,賓為賓焉,主為主焉,婦人從男子皆西鄉。”

        穆伯之喪,敬姜晝哭,文伯之喪,晝夜哭。孔子曰:“知禮矣。”

        文伯之喪,敬姜據其床而不哭,曰:“昔者吾有斯子也,吾以將為賢人也,吾未嘗以就公室。今及其死也,朋友諸臣未有出涕者,而內人皆行哭失聲。斯子也,必多曠于禮矣夫!”

        季康子之母死,陳褻衣,敬姜曰:“婦人不飾,不敢見舅姑。將有四方之賓來,褻衣何為陳于斯?”命徹之。

        有子與子游立,見孺子慕者,有子謂子游曰:“予壹不知夫喪之踴也,予欲去之久矣。情在于斯,其是也夫?”子游曰:“禮有微情者,有以故興物者,有直情而徑行者,戎狄之道也,禮道則不然。人喜則斯陶,陶斯詠,詠斯猶,猶斯舞,舞斯慍,慍斯戚,戚斯嘆,嘆斯辟,辟斯踴矣。品節斯,斯之謂禮。人死,斯惡之矣。無能也,斯倍之矣。是故制絞衾,設蔞翣,為使人勿惡也。始死,脯醢之奠,將行遣而行之,既葬而食之,未有見其饗之者也。自上世以來,未之有舍也,為使人勿倍也。故子之所刺于禮者,亦非禮之訾也。”

        吳侵陳,斬祀殺厲,師還出竟,陳大宰嚭使于師,夫差謂行人儀曰:“是夫也多言,盍嘗問焉?師必有名,人之稱斯師也者,則謂之何?”大宰嚭曰:“古之侵伐者,不斬祀,不殺厲,不獲二毛。今斯師也,殺厲與?其不謂之殺厲之師與?”曰:“反爾地,歸爾子,則謂之何?”曰:“君王討敝邑之罪,又矜而赦之,師與?有無名乎?”

        顏丁善居喪,始死,皇皇焉,如有求而弗得。及殯,望望焉,如有從而弗及。既葬,慨焉,如不及其反而息。

        子張問曰:“書云:高宗三年不言,言乃讙。有諸?”仲尼曰:“胡為其不然也?古者天子崩,王世子聽于冢宰三年。”

        知悼子卒,未葬.,公飲酒,師曠、李調侍鼓鐘,杜蕢自外來,聞鐘聲,曰:“安在?”曰:“在寢。”杜蕢入寢,歷階而升,酌曰:“曠飲斯。”又酌曰:“調飲斯。”又酌堂上北面坐飲之降,趨而出,平公呼而進之,曰:“蕢,曩者爾心或開予,是以不與爾言。爾飲曠何也?”曰:“子卯不樂,知悼子在堂,斯其為子卯也大矣。曠也,大師也.不以詔,是以飲之也。”“爾飲調何也?”曰:“調也,君之褻臣也,為一飲一食,亡君之疾,是以飲之也。”“爾飲何也?”曰:“蕢也,宰夫也,非刀匕是共,又敢與知防,是以飲之也。”平公曰:“寡人亦有過焉,酌而飲寡人。”杜蕢洗而揚觶,公謂侍者曰:“如我死,則必無廢斯爵也。”至于今既畢獻,斯揚觶,謂之杜舉。

        公叔文子卒,其子戍請謚于君,曰:“日月有時,將葬矣,請所以易其名者。”君曰:“昔者衛國兇饑,夫子為粥與國之餓者,是不亦惠乎?昔者衛國有難,夫子以其死衛寡人,不亦貞乎?天子聽衛國之政,修其班制,以與四鄰交,衛國之社稷不辱,不亦文乎?故謂夫子貞惠文子。”

        石駘仲卒,無適子,有庶子六人,卜所以為后者,曰:“沐浴佩玉則兆。”五人者皆沐浴佩玉,石祁子曰:“孰有執親之喪,而沐浴佩玉者乎?”不沐浴佩玉,石祁子兆,衛人以龜為有知也。

        陳子車死于衛,其妻與其家大夫謀以殉葬,定而后陳子亢至,以告曰:“夫子疾,莫養于下,請以殉葬。”子亢曰:“以殉葬,非禮也。雖然,則彼疾,當養者,孰若妻與宰?得已,則吾欲已,不得已,則吾欲以二子者之為之也。”于是弗果用。

        子路曰:“傷哉貧也!生無以為養,死無以為禮也。”孔子曰:“啜菽飲水,盡其歡,斯之謂孝。斂手足形,還葬而無槨,稱其財,斯之謂禮。”

        衛獻公出奔,反于衛,及郊,將班邑于從者而后入,柳莊曰:“如皆守社稷,則孰執羈靮而從?如皆從,則孰守社稷?君反其國而有私也,毋乃不可乎?”弗果班。

        衛有大史曰:“柳莊寢疾。”公曰:“若疾革,雖當祭必告。”公再拜稽首請于尸曰:“有臣柳莊也者,非寡人之臣,社稷之臣也,聞之死,請往。”不釋服而往,遂以襚之,與之邑,裘氏與縣潘氏書而納諸棺曰:“世世萬子孫無變也。”

        陳干昔寢疾,屬其兄弟,而命其子尊已,曰:“如我死,則必大為我棺,使吾二婢子夾我。”陳干昔死,其子曰:“以殉葬,非禮也。況又同棺乎?”弗果殺。

        仲遂卒于垂,壬午獨繹,萬入去鑰,仲尼曰:“非禮也。”卿卒不繹。

        季康子之母死,公輸若方小斂,般請以機封,將從之,公肩假曰:“不可。夫魯有初,公室視豐碑,三家視桓楹,般,爾以人之母嘗巧,則豈不得以其母以嘗巧者乎?則病者乎?噫,弗果從!”

        戰于郎,公叔禺人遇負杖入保者息,曰:“使之雖病也,任之雖重也,君子不能為謀也,士弗能死也,不可。我則既言矣。”與其鄰重汪踦往,皆死焉,魯人欲勿殤重汪踦,問于仲尼,仲尼曰:“能執干戈以衛社稷,雖欲勿殤也,不亦可乎?”

        子路去魯,謂顏淵曰:“何以贈我?”曰:“吾聞之也:去國,則哭于墓而后行,反其國不哭,展墓而入。”謂子路曰:“何以處我?”子路曰:“吾聞之也:過墓則式,過祀則下。”

        工尹商陽與陳棄疾追吳師,及之,陳棄疾謂工尹商陽曰:“王事也,子手弓而可。”手弓,“子射諸。”射之,斃一人,韔弓,又及,謂之:“又斃二人。”每斃一人,揜其目,止其御曰:“朝不坐,燕不與,殺三人,亦足以反命矣。”孔子曰:“殺人之中,又有禮焉。”

        諸侯伐秦,曹桓公卒于會,諸侯請含,使之襲。

        襄公朝于荊,康王卒,荊人曰:“必請襲。”魯人曰:“非禮也。”荊人強之,巫先拂柩,荊人悔之。

        滕成公之喪,使子叔敬叔吊,進書,子服惠伯為介。及郊,為懿伯之忌不入,惠伯曰:“政也,不可以叔父之私不將公事。”遂入。

        哀公使人吊蕢尚,遇諸道,辟于路,畫宮而受吊焉。曾子曰:“蕢尚不如杞梁之妻之知禮也。”齊莊公襲莒于奪,杞梁死焉,其妻迎其柩于路,而哭之哀,莊公使人吊之,對曰:“君之臣不免于罪,則將肆諸市朝,而妻妾執。君之臣免于罪,則有先人之敝廬在,君無所辱命。”

        孺子(左“享”右“黃”)之喪,哀公欲設撥,問于有若,有若曰:“其可也。君之三臣猶設之。”顏柳曰:“天子龍輴而槨幬,諸侯輴而設幬。為榆沈,故設撥。三臣者廢輴而設撥,竊禮之不中者也。而君何學焉?”

        悼公之母死,哀公為之齊衰,有若曰:“為妾齊衰,禮與?”公曰:“吾得已乎哉?魯人以妻我。”

        季子皋葬其妻,犯人之禾,申祥以告,曰:“請庚之。”子皋曰:“孟氏不以是罪予,朋友不以是棄予,以吾為邑長于斯也。”買道而葬,后難繼也。

        仕而未有祿者,君有饋焉曰獻,使焉曰寡君,違而君薨,弗為服也。

        虞而立尸,有幾筵。

        卒哭而諱,生事畢而鬼事始已。既卒哭,宰夫執木鐸以命于宮曰:“舍故而諱新。”自寢門至于庫門。

        二名不偏諱,夫子之母名征在,言在不稱征,言征不稱在。

        軍有憂,則素服哭于庫門之外,赴車不載櫜韔。

        有焚其先人之室,則三日哭。故曰:新宮火,亦三日哭。

        孔子過泰山側,有婦人哭于墓者而哀,夫子式而聽之,使子路問之曰:“子之哭也,壹似重有憂者。”而曰:“然!昔者吾舅死于虎,吾夫又死焉,今吾子又死焉。”夫子曰:“何為不去也?”曰:“無苛政。”夫子曰:“小子識之。苛政猛于虎也。”

        魯人有周豐也者,哀公執摯請見之,而曰“不可”。公曰:“我其已夫!”使人問焉,曰:“有虞氏未施信于民而民信之,夏后氏未施敬于民而民敬之,何施而得斯于民也?”對曰:“墟墓之間,未施哀于民而民哀,社稷宗廟之中,未施敬于民而民敬,殷人作誓而民始畔,周人作會而民始疑。茍無禮義忠信誠愨之心以蒞之,雖固結之,民其不解乎!”

        喪不慮居,毀不危身。喪不慮居,為無廟也,毀不危身,為無后也。

        延陵季子適齊,于其反也,其長子死,葬于贏博之間。孔子曰:“延陵季子,吳之習于禮者也。”往而觀其葬焉,其坎深不至于泉,其斂以時服,既葬而封,廣輪揜坎,其高可隱也。既封,左袒,右還其封,且號者三,曰:“骨肉歸復于土,命也。若魂氣則無不之也,無不之也。”而遂行。孔子曰:“延陵季子之于禮也,其合矣乎!”

        邾婁考公之喪,徐君使容居來吊含,曰:“寡君使容居坐含,進侯玉,其使容居以含。”有司曰:“諸侯之來辱敝邑者,易則易,于則于,易于雜者未之有也。”容居對曰:“容居聞之:事君不敢忘其君,亦不敢遺其祖。昔我先君駒王,西討濟于河,無所不用斯言也。容居,魯人也,不敢忘其祖。”

        子思之母死于衛,赴于子思,子思哭于廟,門人至曰:“庶氏之母死,何為哭于孔氏之廟乎?”子思曰:“吾過矣!吾過矣!”遂哭于他室。

        天子崩,三日,祝先服,五日,官長服,七日,國中男女服,三月,天下服。虞人致百祀之木,可以為棺槨者斬之,不至者,廢其祀,刎其人。

        齊大饑,黔敖為食于路,以待餓者而食之。有餓者,蒙袂輯屨,貿貿然來,黔敖左奉食,右執飲,曰:“嗟,來食!”揚其目而視之,曰:“予唯不食嗟來之食,以至于斯也。”從而謝焉,終不食而死。曾子聞之曰:“微與!其嗟也可去,其謝也可食。”

        邾婁定公之時,有弒其父者,有司以告,公瞿然失席,曰:“是寡人之罪也。”曰:“寡人嘗學斷斯獄矣!臣弒君,凡在官者,殺無赦。子弒父,凡在宮者,殺無赦。殺其人,壞其室,洿其宮而豬焉。蓋君踰月而后舉爵。”

        晉獻文子成室,晉大夫發焉,張老曰:“美哉輪焉!美哉奐焉!歌于斯,哭于斯,聚國族于斯。”文子曰:“武也,得歌于斯,哭于斯,聚國族于斯。是全要領以從先大夫于九京也。”北面再拜稽首,君子謂之善頌善禱。

        仲尼之畜狗死,使子貢埋之,曰:“吾聞之也:敝帷不棄,為埋馬也;敝蓋不棄,為埋狗也。丘也貧,無蓋,于其封也,亦予之席,毋使其首陷焉。”路馬死,埋之以帷。

        季孫之母死,哀公吊焉,曾子與子貢吊焉,閽人為君在,弗內也,曾子與子貢入于其廄而修容焉。子貢先入,閽人曰:“鄉者已告矣。”曾子后入,閽人避之,涉內溜,卿大夫皆辟位,公降一等而揖之。君子言之曰:“盡飾之道,斯其行者遠矣。”

        陽門之介夫死,司城子罕入而哭之哀,晉人之覘宋者反報于晉侯曰:“陽門之介夫死,而子罕哭之哀,而民說,殆不可伐也。”孔子聞之曰:“善哉覘國乎!詩云:凡民有喪,扶服救之。雖微晉而已,天下其孰能當之?”

        魯莊公之喪,既葬,而绖不入庫門,士大夫既卒哭,麻不入。

        孔子之故人曰原壤,其母死,夫子助之沐槨,原壤登木曰:“久矣!予之不托于音也。”歌曰:“貍首之班然,執女手之卷然。”夫子為弗聞也者而過之,從者曰:“子未可以已乎?”夫子曰:“丘聞之:親者毋失其為親也,故者毋失其為故也。”

        趙文子與叔譽觀乎九原,文子曰:“死者如可作也,吾誰與歸?”叔譽曰:“其陽處父乎?”文子曰:“行幷植于晉國,不沒其身,其知不足稱也。”“其舅犯乎?”文子曰:“見利不顧其君,其仁不足稱也。我則隨武子乎?利其君不忘其身,謀其身不遺其友。”晉人謂文子知人。文子,其中退然如不勝衣,其言吶吶然如不出其口,所舉于晉國,管庫之士,七十有余家,生不交利,死不屬其子焉。

        叔仲皮學子柳。叔仲皮死,其妻魯人也,衣衰而繆绖,叔仲衍以吉,請繐衰而環绖,曰:“昔者吾喪姑姊妹亦如斯,末吾禁也。”退使其妻繐衰而環绖。

        成人有其兄死而不為衰者,聞子皋將為成宰,遂為衰。成人曰:“蠶則績而蟹有匡,范則冠而蟬有緌,兄則死而子皋為之衰。”

        樂正子春之母死,五日而不食,曰:“吾悔之。自吾母而不得吾情,吾惡乎用吾情?”

        歲旱,穆公召縣子而問然,曰:“天久不雨,吾欲暴尪而奚若?”曰:“天久不雨,而暴人之疾子,虐。毋乃不可與?”“然則吾欲暴巫而奚若?”曰:“天則不雨,而望之愚婦人,于以求之,毋乃已疏乎?”“徙市則奚若?”曰:“天子崩,巷市七日。諸侯薨,巷市三日。為之徙市,不亦可乎?”

        孔子曰:“衛人之祔也離之,魯人之祔也合之。善夫!”
       

        《禮記·王制》

        王者之制祿爵,公、侯、伯、子、男,凡五等。諸侯之上大夫卿、下大夫、上士、中士、下士,凡五等。天子之田方千里,公侯田方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不能五十里者,不合于天子,附于諸侯,曰附庸。天子之三公之田視公侯,天子之卿視伯,天子之大夫視子男,天子之元士視附庸。

        制農田百畝,百畝之分,上農夫食九人,其次食八人,其次食七人,其次食六人,下農夫食五人。庶人在官者,其祿以是為差也。諸侯之下士,視上農夫,祿足以代其耕也。中士倍下士,上士倍中士,下大夫倍上士。卿四大夫祿,君十卿祿,次國之卿,三大夫祿,君十卿祿。小國之卿,倍大夫祿,君十卿祿。次國之上卿,位當大國之中,中當其下,下當其上大夫。小國之上卿,位當大國之下卿,中當其上大夫,下當其下大夫。其有中士下士者,數各居其上之三分。

        凡四海之內九州,州方千里,州建百里之國三十,七十里之國六十,五十里之國百有二十,凡二百一十國。名山大澤不以封,其余以為附庸間田。八州,州二百一十國。

        天子之縣內,方百里之國九,七十里之國二十有一,五十里之國六十有三,凡九十三國,名山大澤不以朌,其余以祿士,以為間田。

        凡九州,千七百七十三國,天子之元士,諸侯之附庸,不與。

        天子百里之內以共官,千里之內以為御。

        千里之外設方伯,五國以為屬,屬有長。十國以為連,連有帥。三十國以為卒,卒有正。二百一十國以為州,州有伯。八州,八伯,五十六正,百六十八帥,三百三十六長。八伯各以其屬,屬于天子之老二人,分天下以為左右,曰二伯。

        千里之內曰甸,千里之外曰采,曰流。

        天子三公,九卿,二十七大夫,八十一元士。

        大國三卿,皆命于天子。下大夫五人,上士二十七人。

        次國三卿,二卿命于天子,一卿命于其君。下大夫五人,上士二十七人。

        小國二卿,皆命于其君。下大夫五人,上士二十七人。

        天子使其大夫為三監,監于方伯之國,國三人。

        天子之縣,內諸侯祿也,外諸侯嗣也。

        制三公一命卷,若有加則賜也,不過九命。次國之君,不過七命。小國之君,不過五命。大國之卿,不過三命。下卿再命。小國之卿與下大夫一命。

        凡官民材,必先論之。論辨,然后使之。任事,然后爵之。位定,然后祿之。

        爵人于朝,與士共之,刑人于市,與眾棄之。是故公家不畜刑人,大夫弗養。士遇之涂,弗與言也。屏之四方,唯其所之,不及以政,亦弗故生也。

        諸侯之于天子也,比年一小聘,三年一大聘,五年一朝。

        天子五年一巡守。

        歲二月,東巡守,至于岱宗,柴而望祀山川,覲諸侯,問百年者就見之。命大師陳詩,以觀民風。命市納賈,以觀民之所好惡,志淫好辟。命典禮,考時月定日,同律、禮、樂、制度、衣服,正之。山川神祗有不舉者為不敬,不敬者君削以地。宗廟有不順者為不孝,不孝者君絀以爵。變禮易樂者為不從,不從者君流。革制度衣服者為畔,畔者君討。有功德于民者,加地進律。

        五月,南巡守,至于南岳,如東巡守之禮。

        八月,西巡守,至于西岳,如南巡守之禮。

        十有一月,北巡守,至于北岳,如西巡守之禮。

        歸假于祖禰,用特。

        天子將出,類乎上帝,宜乎社,造乎禰。諸侯將出,宜乎社,造乎禰。

        天子無事,與諸侯相見,曰朝。考禮正刑,一德以尊于天子。

        天子賜諸侯樂,則以柷將之。賜伯子男樂,則以鼗將之。

        諸侯賜弓矢,然后征,賜鈇鉞,然后殺,賜圭瓚,然后為鬯。未賜圭瓚,則資鬯于天子。

        天子命之教,然后為學。小學在公宮南之左,大學在郊。天子曰辟廱,諸侯曰頖宮。

        天子將出征,類乎上帝,宜乎社,造乎禰,禡于所征之地,受命于祖,受成于學,出征執有罪,反釋奠于學,以訊馘告。

        天子諸侯無事,則歲三田,一為干豆,二為賓客,三為充君之庖。無事而不田,曰不敬。田不以禮,曰暴天物。天子不合圍,諸侯不掩群,天子殺則下大綏,諸侯殺則下小綏,大夫殺則止佐車。佐車止則百姓田獵,獺祭魚,然后虞人入澤梁,豺祭獸,然后田獵。鳩化為鷹,然后設罻羅,草木零落,然后入山林。昆蟲未蟄,不以火田,不麛,不卵,不殺胎,不殀夭,不覆巢。

        冢宰制國用,必于歲之杪,五谷皆入,然后制國用。用地小大,視年之豐耗,以三十年之通,制國用,量入以為出。祭用數之仂,喪三年不祭,唯祭天地社稷,為越紼而行事。喪用三年之仂,喪祭,用不足曰暴,有余曰浩。祭,豐年不奢,兇年不儉。國無九年之蓄,曰不足,無六年之蓄,曰急,無三年之蓄,曰國非其國也。三年耕,必有一年之食,九年耕,必有三年之食。以三十年之通,雖有兇旱水溢,民無菜色,然后天子食,日舉以樂。

        天子七日而殯,七月而葬。諸侯五日而殯,五月而葬。大夫士庶人三日而殯,三月而葬。三年之喪,自天子達,庶人縣封。葬不為雨止,不封不樹,喪不貳事。自天子達于庶人,喪從死者,祭從生者,支子不祭。

        天子七廟,三昭三穆,與大祖之廟而七。諸侯五廟,二昭二穆,與大祖之廟而五。大夫三廟,一昭一穆,與大祖之廟而三。士一廟。庶人祭于寢。

        天子諸侯宗廟之祭,春曰礿,夏曰禘,秋曰嘗,冬曰烝。天子祭天地,諸侯祭社稷,大夫祭五祀。天子祭天下名山大川,五岳視三公,四瀆視諸侯,諸侯祭名山大川之在其地者。

        天子諸侯,祭因國之在其地而無主后者。

        天子犆礿、祫禘、祫嘗、祫烝。諸侯礿則不禘,禘則不嘗,嘗則不烝,烝則不礿。諸侯礿犆,禘一,犆一祫,嘗祫,烝祫。

        天子社稷皆大牢,諸侯社稷皆少牢,大夫士宗廟之祭,有田則祭,無田則薦,庶人春薦韭,夏薦麥,秋薦黍,冬薦稻,韭以卵,麥以魚,黍以豚,稻以鴈。祭天地之牛角繭栗,宗廟之牛角握,賓客之牛角尺。諸侯無故不殺牛,大夫無故不殺羊,士無故不殺犬豕,庶人無故不食珍。

        庶羞不踰牲,燕衣不踰祭服,寢不踰廟。

        古者公田借而不稅,市廛而不稅,關譏而不征,林麓川澤以時入而不禁,夫圭田無征。

        用民之力,歲不過三日。

        田里不粥,墓地不請。

        司空執度度地,居民山川沮澤,時四時,量地遠近,興事任力。凡使民,任老者之事,食壯者之食。

        凡居民材,必因天地寒暖燥濕,廣谷大川異制,民生其間者異谷,剛柔輕重,遲速異齊,五味異和,器械異制,衣服異宜。修其教不易其俗,齊其政不易其宜。中國戎夷,五方之民,皆有性也,不可推移。東方曰夷,被發文身,有不火食者矣。南方曰蠻,雕題交趾,有不火食者矣。西方曰戎,被發衣皮,有不粒食者矣。北方曰狄,衣羽毛穴居,有不粒食者矣。中國、夷、蠻、戎、狄皆有安居,和味,宜服,利用,備器,五方之民,言語不通,嗜欲不同,達其志,通其欲。東方曰寄,南方曰象,西方曰狄鞮,北方曰譯。

        凡居民,量地以制邑,度地以居民。地邑民居,必參相得也。無曠土,無游民,食節事時,民咸安其居,樂事勸功,尊君親上,然后興學。

        司徒修六禮以節民性,明七教以興民德,齊八政以防淫,一道德以同俗,養耆老以致孝,恤孤獨以逮不足,上賢以崇德,簡不肖以絀惡。命鄉簡不帥教者以告。耆老皆朝于庠。元日習射上功,習鄉上齒,大司徒帥國之俊士與執事焉,不變。國之右鄉,簡不帥教者移之左,命國之左鄉,簡不帥教者移之右。如初禮,不變,移之郊,如初禮,不變,移之遂。如初禮,不變,屏之遠方,終身不齒。命鄉論秀士,升之司徒,曰選士。司徒論選士之秀者,而升之學,曰俊士。升于司徒者不征于鄉,升于學者不征于司徒,曰造士。樂正崇四術,立四教,順先王詩書禮樂以造士。春秋教以禮樂,冬夏教以詩書,王大子,王子,群后之大子,卿大夫元士之適子,國之俊選,皆造焉。凡入學以齒,將出學,小胥,大胥,小樂正,簡不帥教者,以告于大樂正,大樂正以告于王。王命三公,九卿,大夫,元士皆入學,不變,王親視學,不變,王三日不舉,屏之遠方。西方曰棘,東方曰寄,終身不齒。大樂正論造士之秀者,以告于王,而升諸司馬,曰進士。

        司馬辨論官材,論進士之賢者,以告于王,而定其論。論定,然后官之,任官,然后爵之,位定,然后祿之。大夫廢其事,終身不仕,死以士禮葬之。有發,則命大司徒教士以車甲。凡執技,論力,適四方,臝股肱,決射御,凡執技以事上者,祝、史、射、御、醫、卜及百工,凡執技以事上者,不貳事,不移官,出鄉不與士齒。仕于家者,出鄉不與士齒。

        司寇正刑明辟,以聽獄訟,必三刺,有旨無簡,不聽,附從輕,赦從重。

        凡制五刑,必即天論,郵罰麗于事。凡聽五刑之訟,必原父子之親,立君臣之義,以權之意論輕重之序,慎測淺深之量,以別之。悉其聰明,致其忠愛,以盡之。疑獄,泛與眾共之,眾疑,赦之。必察小大之比以成之。成獄辭,史以獄成告于正,正聽之,正以獄成告于大司寇,大司寇聽之棘木之下,大司寇以獄之成告于王,王命三公參聽之,三公以獄之成告于王,王三又,然后制刑。凡作刑罰,輕無赦。刑者侀也,侀者成也,一成而不可變,故君子盡心焉。析言破律,亂名改作,執左道以亂政,殺。作淫聲,異服,奇技,奇器,以疑眾,殺。行偽而堅,言偽而辯,學非而博,順非而澤,以疑眾,殺。假于鬼神、時日、卜筮,以疑眾,殺。此四誅者,不以聽。凡執禁以齊眾,不赦過。有圭璧金璋,不粥于市。命服命車,不粥于市。宗廟之器,不粥于市。犧牲不粥于市,戎器不粥于市,用器不中度,不粥于市。兵車不中度,不粥于市。布、帛精麤不中數,幅廣狹不中量,不粥于市。奸色亂正色,不粥于市。錦文珠玉成器,不粥于市。衣服飲食,不粥于市。五谷不時,果實未孰,不粥于市。木不中伐,不粥于市。禽獸魚鱉不中殺,不粥于市。關執禁以譏,禁異服,識異言。

        大史典禮,執簡記,奉諱惡。

        天子齊戒受諫,司會以歲之成,質于天子。冢宰齊戒受質,大樂正,大司寇,市,三官以其成,從質于天子。大司徒,大司馬,大司空,齊戒受質,百官各以其成,質于三官。大司徒,大司馬,大司空,以百官之成,質于天子,百官齊戒受質。然后休老勞農,成歲事,制國用。

        凡養老,有虞氏以燕禮,夏后氏以饗禮,殷人以食禮。周人修而兼用之,五十養于鄉,六十養于國,七十養于學,達于諸侯。

        八十拜君命,一坐再至,瞽亦如之。九十使人受,五十異粻,六十宿肉,七十貳膳,八十常珍,九十飲食不離寢,膳飲從于游可也。六十歲制,七十時制,八十月制,九十日修。唯絞、紟、衾、冒,死而后制。五十始衰,六十非肉不飽,七十非帛不暖,八十非人不暖,九十雖得人不暖矣。五十杖于家,六十杖于鄉,七十杖于國,八十杖于朝,九十者天子欲有問焉,則就其室,以珍從。七十不俟朝,八十月告存,九十日有秩。五十不從力政,六十不與服戎,七十不與賓客之事,八十齊喪之事弗及也。五十而爵,六十不親學,七十致政。唯衰麻為喪。

        有虞氏養國老于上庠,養庶老于下庠。夏后氏養國老于東序,養庶老于西序。殷人養國老于右學,養庶老于左學。周人養國老于東膠,養庶老于虞庠,虞庠在國之西郊。有虞氏皇而祭,深衣而養老。夏后氏收而祭,燕衣而養老。殷人冔而祭,縞衣而養老。周人冕而祭,玄衣而養老。凡三王養老皆引年。八十者,一子不從政。九十者,其家不從政。廢疾非人不養者,一人不從政。父母之喪,三年不從政。齊衰大功之喪,三月不從政。將徙于諸侯,三月不從政。自諸侯來徙家,期不從政。

        少而無父者謂之孤,老而無子者謂之獨,老而無妻者謂之矜,老而無夫者之謂寡。此四者,天民之窮而無告者也,皆有常餼。

        瘖聾、跛、躄、斷者、侏儒,百工各以其器食之。

        道路,男子由右,婦人由左,車從中央。父之齒隨行,兄之齒鴈行,朋友不相踰。輕任幷,重任分,班白者不提挈。君子耆老不徒行,庶人耆老不徒食。

        大夫祭器不假,祭器未成,不造燕器。

        方一里者,為田九百畝。方十里者,為方一里者百,為田九萬畝。方百里者,為方十里者百,為田九十億畝。方千里者,為方百里者百,為田九萬億畝。

        自恒山至于南河,千里而近。自南河至于江,千里而近。自江至于衡山,千里而遙。自東河至于東海,千里而遙。自東河至于西河,千里而近。自西河至于流沙,千里而遙。西不盡流沙,南不盡衡山,東不盡東海,北不盡恒山。凡四海之內,斷長補短。方三千里,為田八十萬億一萬億畝。方百里者,為田九十億畝。山陵、林麓、川澤、溝瀆、城郭、宮室、涂巷,三分去一,其余六十億畝。

        古者以周尺八尺為步,今以周尺六尺四寸為步。古者百畝,當今東田百四十六畝三十步。古者百里,當今百二十一里六十步四尺二寸二分。

        方千里者,為方百里者百,封方百里者三十國。其余方百里者七十,又封方七十里者六十。為方百里者二十九,方十里者四十,其余方百里者四十,方十里者六十,又封方五十里者百二十。為方百里者三十,其余方百里者十,方十里者六十。名山大澤不以封,其余以為附庸間田。諸侯之有功者,取于間田以祿之。其有削地者,歸之間田。

        天子之縣內,方千里者,為方百里者百,封方百里者九,其余方百里者九十一,又封方七十里者二十一,為方百里者十,方十里者二十九,其余方百里者八十,方十里者七十一,又封方五十里者六十三,為方百里者十五,方十里者七十五,其余方百里者六十四,方十里者九十六。

        諸侯之下士,祿食九人,中士食十八人,上士食三十六人,下大夫食七十二人,卿食二百八十八人,君食二千八百八十人。次國之卿,食二百一十六人,君食二千一百六十人。小國之卿,食百四十四人,君食千四百四十人。次國之卿,命于其君者,如小國之卿。天子之大夫為三監,監于諸侯之國者,其祿視諸侯之卿,其爵視次國之君,其祿取之于方伯之地。方伯為朝天子,皆有湯沐之邑于天子之縣內,視元士。諸侯世子世國,大夫不世爵,使以德,爵以功。未賜爵,視天子之元士,以君其國。諸侯之大夫,不世爵祿。

        六禮:冠、昏、喪、祭、鄉、相見。七教:父子、兄弟、夫婦、君臣、長幼、朋友、賓客。八政:飲食、衣服、事為、異別、度、量、數、制。
       

        《禮記·月令》

        孟春之月,日在營室,昏參中,旦尾中,其日甲乙,其帝大皞,其神句芒,其蟲鱗,其音角,律中大蔟,其數八,其味酸,其臭膻,其祀戶,祭先脾。

        東風解凍,蟄蟲始振,魚上冰,獺祭魚,鴻鴈來。

        天子居青陽左個,乘鸞路,駕倉龍,載青旗,衣青衣,服倉玉,食麥與羊,其器疏以達。

        是月也,以立春。先立春三日,大史謁之天子,曰:“某日立春,盛德在木。”天子乃齊。立春之日,天子親帥三公、九卿、諸侯、大夫以迎春于東郊。還反,賞公卿諸侯大夫于朝。

        命相布德和令,行慶施惠,下及兆民。慶賜遂行,毋有不當。

        乃命大史,守典奉法,司天日月星辰之行,宿離不貸,毋失經紀,以初為常。

        是月也,天子乃以元日祈谷于上帝,乃擇元辰。天子親載耒耜,措之于參保介之御間,帥三公、九卿、諸侯、大夫躬耕帝借。天子三推,三公五推,卿諸侯九推。反,爵于大寢,三公、九卿、諸侯、大夫皆御,命曰勞酒。

        是月也,天氣下降,地氣上騰,天地和同,草木萌動。王命布農事,命田舍東郊,皆修封疆,審端經術,善相丘陵,阪險,原隰,土地所宜,五谷所殖,以教道。民必躬親之,田事既飭,先定準直,農乃不惑。

        是月也,命樂正入學習舞,乃修祭典,命祀山林川澤,犧牲毋用牝。

        禁止伐木,毋覆巢,毋殺孩蟲、胎夭飛鳥,毋麛毋卵,毋聚大眾,毋置城郭,掩骼埋胔。

        是月也,不可以稱兵,稱兵必天殃。兵戎不起,不可從我始。毋變天之道,毋絕地之理,毋亂人之紀。

        孟春行夏令,則雨水不時,草木蚤落,國時有恐。行秋令,則其民大疫,猋風暴雨總至,藜莠蓬蒿并興。行冬令,則水潦為敗,雪霜大摯,首種不入。

        仲春之月,日在奎,昏弧中,旦建星中。其日甲乙,其帝大皞,其神句芒,其蟲鱗,其音角,律中夾鐘,其數八,其味酸,其臭膻,其祀戶,祭先脾。

        始雨水,桃始華,倉庚鳴,鷹化為鳩。

        天子居青陽大廟,乘鸞路,駕倉龍,載青旗,衣青衣,服倉玉,食麥與羊,其器疏以達。是月也,安萌牙,養幼少,存諸孤。擇元日,命民社。命有司,省囹圄,去桎梏,毋肆掠,止獄訟。

        是月也,玄鳥至。至之日,以大牢祠于高禖,天子親往,后妃帥九嬪御。乃禮天子所御,帶以弓韣,授以弓矢,于高禖之前。

        是月也,日夜分,雷乃發聲,始電,蟄蟲咸動,啟戶始出。先雷三日,奮木鐸以令兆民曰:“雷將發聲,有不戒其容止者,生子不備,必有兇災。”日夜分,則同度量,鈞衡石,角斗甬,正權概。

        是月也,耕者少舍,乃修闔扇,寢廟畢備。毋作大事,以妨農之事。是月也,毋竭川澤,毋漉陂池,毋焚山林。

        天子乃鮮羔開冰,先薦寢廟。

        上丁,命樂正習舞,釋菜。天子乃帥三公、九卿、諸侯、大夫親往視之。仲丁,又命樂正入學習舞。

        是月也,祀不用犧牲,用圭璧,更皮幣。

        仲春行秋令,則其國大水,寒氣摠,至寇戎來征。行冬令,則陽氣不勝,麥乃不熟,民多相掠。行夏令,則國乃大旱,暖氣早來,蟲螟為害。

        季春之月,日在胃,昏七星中,旦牽牛中。其日甲乙,其帝大皞,其神句芒,其蟲鱗,其音角,律中姑洗,其數八,其味酸,其臭膻,其祀戶,祭先脾。

        桐始華,田鼠化為鴽,虹始見,萍始生。

        天子居青陽石個,乘鸞路,駕倉龍,載青旗,衣青衣,服倉玉,食麥與羊,其器疏以達。

        是月也,天子乃薦鞠衣于先帝。命舟牧覆舟,五覆五反,乃告舟備具于天子焉。天子始乘舟,薦鮪于寢廟,乃為麥祈實。

        是月也,生氣方盛,陽氣發泄,句者畢出,萌者盡達,不可以內。天子布德行惠,命有司,發倉廩,賜貧窮,振乏絕,開府庫,出幣帛,周天下,勉諸侯,聘名士,禮賢者。

        是月也,命司空曰:“時雨將降,下水上騰,循行國邑,周視原野,修利堤防,道達溝瀆,開通道路,毋有障塞。”田獵罝罘、羅罔、畢翳、餧獸之藥,毋出九門。

        是月也,命野虞無伐桑柘。鳴鳩拂其羽,戴勝降于桑,具曲植蘧筐,后妃齊戒,親東鄉躬桑,禁婦女毋觀,省婦使,以勸蠶事。蠶事既登,分繭稱絲效功,以共郊廟之服,無有敢惰。

        是月也,命工師,令百工,審五庫之量,金、鐵、皮、革、筋、角、齒、羽、箭、干、脂、膠、丹、漆,毋或不良。

        百工咸理,監工日號,毋悖于時,毋或作為淫巧,以蕩上心。

        是月之末,擇吉日大合樂,天子乃率三公、九卿、諸侯、大夫親往視之。

        是月也,乃合累牛騰馬,游牝于牧。犧牲駒犢,舉書其數。

        命國難,九門磔攘,以畢春氣。

        季春行冬令,則寒氣時發,草木皆肅,國有大恐。行夏令,則民多疾疫,時雨不降,山林不收。行秋令,則天多沈陰,淫雨蚤降,兵革并起。

        孟夏之月,日在畢,昏翼中,日婺女中。其日丙丁,其帝炎帝,其神祝融,其蟲羽,其音征,律中中呂,其數七,其味苦,其臭焦,其祀灶,祭先肺。

        螻蟈鳴,蚯蚓出,王瓜生,苦菜秀。

        天子居明堂左個,乘朱路,駕赤馬,載赤旗,衣朱衣,服赤玉,食菽與雞,其器高以粗。

        是月也,以立夏。先立夏三日,大史謁之天子曰:“某日立夏,盛德在火。”天子乃齊。立夏之日,天子親帥三公、九卿、大夫以迎夏于南郊。還反,行賞,封諸侯,慶賜遂行,無不欣說。

        乃命樂師,習合禮樂。命太尉,贊桀俊,遂賢良,舉長大。行爵出祿,必當其位。

        是月也,繼長增高,毋有壞墮。毋起土功,毋發大眾,毋伐人樹。

        是月也,天子始絺,命野虞,出行田原,為天子勞農勸民,毋或失時。

        命司徒巡行縣鄙,命農勉作,毋休于都。

        是月也,驅獸毋害五谷,毋大田獵。農乃登麥,天子乃以彘嘗麥,先薦寢廟。

        是月也,聚畜百藥,靡草死,麥秋至,斷薄刑,決小罪,出輕系。蠶事畢,后妃獻繭,乃收繭稅,以桑為均,貴賤長幼如一,以給郊廟之服。

        是月也,天子飲酎,用禮樂。

        孟夏行秋令,則苦雨數來,五谷不滋,四鄙入保。行冬令,則草木蚤枯,后乃大水,敗其城郭。行春令,則蝗蟲為災,暴風來格,秀草不實。

        仲夏之月,日在東井,昏亢中,旦危中。其日丙丁,其帝炎帝,其神祝融,其蟲羽,其音征,律中蕤賓,其數七,其味苦,其臭焦,其祀灶,祭先肺。

        小暑至,螳螂生,鵙始鳴,反舌無聲。

        天子居明堂太廟,乘朱路,駕赤馬,載赤旗,衣朱衣,服赤玉,食菽與雞,其器高以粗,養壯佼。

        是月也,命樂師修鼗鞞鼓,均琴瑟管,執干戚戈羽,調竽笙(上“竹”下“也”)簧,飭鐘磬柷敔。

        命有司為民祈祀山川百源,大雩帝,用盛。乃命百縣雩祀百辟卿士有益于民者,以祈谷實。農乃登黍。

        是月也,天子乃以雛嘗黍,羞以含桃,先薦寢廟。

        令民毋艾藍以染,毋燒灰,毋暴布,門閭毋閉,關市毋索,挺重囚,益其食。

        游牝別群,則縶騰駒,班馬政。

        是月也,日長至,陰陽爭,死生分,君子齊戒,處必掩身。毋躁,止聲色,毋或進,薄滋味,毋致和,節耆欲,定心氣,百官靜,事毋刑,以定晏陰之所成。

        鹿角解,蟬始鳴,半夏生,木堇榮。

        是月也,毋用火南方。可以居高明,可以遠眺望,可以升山陵,可以處臺榭。

        仲夏行冬令,則雹凍傷谷,道路不通,暴兵來至。行春令,則五谷晚熟,百螣時起,其國乃饑。行秋令,則草木零落,果實早成,民殃于疫。

        季夏之月,日在柳,昏火中,旦奎中。其日丙丁,其帝炎帝,其神祝融,其蟲羽,其音征,律中林鐘,其數七,其味苦,其臭焦,其祀灶,祭先肺,溫風始至,蟋蟀居壁,鷹乃學習,腐草為螢。

        天子居明堂右個,乘朱路,駕赤馬,載赤旗,衣朱衣,服赤玉,食菽與雞,其器高以粗。

        命漁師伐蛟,取鼉,登龜,取黿。命澤人納材葦。

        是月也,命四監大合百縣之秩芻,以養犧牲。令民無不咸出其力,以共皇天上帝、名山大川、四方之神,以祠宗廟社稷之靈,以為民祈福。

        是月也,命婦官染采。黼黻文章,必以法故,無或差貸。黑黃倉赤,莫不質良,毋敢詐偽。以給郊廟祭祀之服,以為旗章,以別貴賤等給之度。

        是月也,樹木方盛,乃命虞人入山行木,毋有斬伐,可以興土功,不可以合諸侯,不可以起兵動眾。毋舉大事,以搖養氣。毋發令而待,以妨神農之事也。水潦盛昌,神農將持功,舉大事則有天殃。

        是月也,土潤溽暑,大雨時行,燒薙行水,利以殺草,如以熱湯,可以糞田疇,可以美土疆。

        季夏行春令,則谷實鮮落,國多風欬,民乃遷徙。行秋令,則丘隰水潦,禾稼不熟,乃多女災。行冬令,則風寒不時,鷹隼蚤鷙,四鄙入保。

        中央土,其日戊己,其帝黃帝,其神后土,其蟲倮,其音宮,律中黃鐘之宮,其數五,其味甘,其臭香,其祀中溜,祭先心。

        天子居大廟大室,乘大路,駕黃馬,載黃旗,衣黃衣,服黃玉,食稷與牛,其器圜以閎。

        孟秋之月,日在翼,昏建星中,旦畢中。其日庚辛,其帝少皞,其神蓐收,其蟲毛,其音商,律中夷則,其數九,其味辛,其臭腥,其祀門,祭先肝。

        涼風至,白露降,寒蟬鳴,鷹乃祭鳥,用始行戮。

        天子居總章左個,乘戎路,駕白駱,載白旗,衣白衣,服白玉,食麻與犬,其器廉以深。

        是月也,以立秋。先立秋三日,大史謁之天子曰:“某日立秋,盛德在金。”天子乃齊。立秋之日,天子親帥三公、九卿、諸侯、大夫以迎秋于西郊。還反,賞軍帥武人于朝。

        天子乃命將帥選士厲兵,簡練桀俊。專任有功,以征不義。詰誅暴慢,以明好惡,順彼遠方。

        是月也,命有司修法制,繕囹圄,具桎梏,禁止奸,慎罪邪,務搏執。命理瞻傷,察創,視折,審斷決,獄訟必端平,戮有罪,嚴斷刑。天地始肅,不可以贏。

        是月也,農乃登谷,天子嘗新,先薦寢廟。命百官始收斂,完堤防,謹壅塞,以備水潦。修宮室,壞墻垣,補城郭。

        是月也,毋以封諸侯,立大官,毋以割地,行大使,出大幣。

        孟秋行冬令,則陰氣大勝,介蟲敗谷,戎兵乃來。行春令,則其國乃旱,陽氣復還,五谷無實。行夏令,則國多火災,寒熱不節,民多瘧疾。

        仲秋之月,日在角,昏牽牛中,旦觜觿中。其日庚辛,其帝少皞,其神蓐收,其蟲毛,其音商,律中南呂,其數九,其味辛,其臭腥,其祀門,祭先肝。

        盲風至,鴻鴈來,玄鳥歸,群鳥養羞。

        天子居總章大廟,乘戎路,駕白駱,載白旗,衣白衣,服白玉,食麻與犬,其器廉以深。

        是月也,養衰老,授幾杖,行麋粥飲食。

        乃命司服具飭衣裳,文繡有恒,制有小大,度有長短,衣服有量,必循其故,冠帶有常。

        乃命有司申嚴百刑,斬殺必當,毋或枉橈。枉橈不當,反受其殃。

        是月也,乃命宰祝循行犧牲。視全具,案芻豢,瞻肥瘠,察物色,必比類,量小大,視長短,皆中度。五者備當,上帝其饗。

        天子乃難,以達秋氣。

        以犬嘗麻,先薦寢廟。

        是月也,可以筑城郭,建都邑,穿竇窖,修囷倉。

        乃命有司趣民收斂,務畜菜,多積聚。乃勸種麥,毋或失時,其有失時,行罪無疑。

        是月也,日夜分,雷始收聲,蟄蟲壞戶,殺氣浸盛,陽氣日衰,水始涸。

        日夜分,則同度量、平權衡、正鈞石、角斗甬。

        是月也,易關市,來商旅,納貨賄,以便民事。四方來集,遠鄉皆至,則財不匱,上無乏用,百事乃遂。

        凡舉大事,毋逆大數,必順其時,慎因其類。

        仲秋行春令,則秋雨不降,草木生榮,國乃有恐。行夏令,則其國乃旱,蟄蟲不藏,五谷復生。行冬令,則風災數起,收雷先行,草木蚤死。

        季秋之月,日在房,昏虛中,旦柳中。其日庚辛,其帝少皞,其神蓐收,其蟲毛,其音商,律中無射,其數九,其味辛,其臭腥,其祀門,祭先肝。

        鴻鴈來賓,爵入大水為蛤,鞠有黃華,豺乃祭獸戮禽。

        天子居總章右個,乘戎路,駕白駱,載白旗,衣白衣,服白玉,食麻與犬,其器廉以深。

        是月也,申嚴號令。命百官貴賤無不務內,以會天地之藏,無有宣出。

        乃命冢宰,事備收,舉五谷之要,藏帝借之收于神倉,祗敬必飭。

        是月也.霜始降,則百工休。

        乃命有司曰:“寒氣總至,民力不堪,其皆入室。”

        上丁,命樂正,入學習吹。

        是月也,大饗帝,嘗犧牲,告備于天子。

        合諸侯,制百縣,來歲受朔日,與諸侯所稅于民,輕重之法,貢職之數,以遠近土地所宜為度。以給郊廟之事,無有所私。

        是月也,天子乃教于田獵,以習五戎,班馬政。命仆及七騶咸駕,載旌旐,授車以級,整設于屏外。司徒搢撲,北面誓之,天子乃厲飾,執弓挾矢以獵,命主祠祭禽于四方。

        是月也,草木黃落,乃伐薪為炭。

        蟄蟲咸俯在內,皆墐其戶。乃趣獄刑,毋留有罪,收祿秩之不當、供養之不宜者。

        是月也,天子乃以犬嘗稻,先薦寢廟。

        季秋行夏令,則其國大水,冬藏殃敗,民多鼽嚏。行冬令,則國多盜賊,邊竟不寧,土地分裂。行春令,則暖風來至,民氣解惰,師興不居。

        孟冬之月,日在尾,昏危中,旦七星中。其日壬癸,其帝顓頊,其神玄冥,其蟲介,其音羽,律中應鐘,其數六,其味咸,其臭朽,其祀行,祭先腎。

        水始冰,地始凍,雉入大水為蜃,虹藏不見。

        天子居玄堂左個,乘玄路,駕鐵驪,載玄旗,衣黑衣,服玄玉,食黍與彘,其器閎以奄。

        是月也,以立冬。先立冬三日,太史謁之天子曰:“某日立冬,盛德在水。”天子乃齊。立冬之日,天子親帥三公、九卿、大夫以迎冬于北郊。還反,賞死事,恤孤寡。

        是月也,命大史釁龜筴占兆,審卦吉兇,是察阿黨,則罪無有掩蔽。

        是月也,天子始裘。

        命有司曰:“天氣上騰,地氣下降。天地不通,閉塞而成冬。”命百官謹蓋藏,命司徒循行積聚,無有不斂。壞城郭,戒門閭,修鍵閉,慎管鑰,固封疆,備邊竟,完要塞,謹關梁,塞徯徑。

        飭喪紀,辨衣裳,審棺槨之薄厚,塋丘壟之大小,高卑厚薄之度,貴賤之等級。

        是月也,命工師效功,陳祭器,按度程,毋或作為淫巧,以蕩上心。必功致為上,物勒工名,以考其誠。功有不當,必行其罪,以窮其情。

        是月也,大飲烝。

        天子乃祈來年于天宗,大割祠于公社。及門閭,臘先祖五祀,勞農以休息之。

        天子乃命將帥講武,習射御,角力。

        是月也,乃命水虞漁師收水泉池澤之賦,毋或敢侵削眾庶兆民,以為天子取怨于下。其有若此者,行罪無赦。

        孟冬行春令,則凍閉不密,地氣上泄,民多流亡。行夏令,則國多暴風,方冬不寒,蟄蟲復出。行秋令,則雪霜不時,小兵時起,土地侵削。

        仲冬之月,日在斗,昏東壁中,軫旦中。其日壬癸,其帝顓頊,其神玄冥,其蟲介,其音羽,律中黃鐘,其數六,其味咸,其臭朽,其祀行,祭先腎。

        冰益壯,地始坼,鹖旦不鳴,虎始交。

        天子居玄堂大廟,乘玄路,駕鐵驪,載玄旗,衣黑衣,服玄玉,食黍與彘,其器閎以奄。

        飭死事,命有司曰:“土事毋作,慎毋發蓋,毋發室屋,及起大眾,以固而閉。”地氣沮泄,是謂發天地之房,諸蟄則死,民必疾疫,又隨以喪,命之曰暢月。

        是月也,命奄尹,申宮令,審門閭,謹房室,必重閉,省婦事,毋得淫。雖有貴戚近習,毋有不禁。

        乃命大酋,稻必齊,曲櫱必時,湛熾必絜,水泉必香,陶器必良,火齊必得。兼用六物,大酋監之,毋有差貸。

        天子命有司祈祀四海、大川、名源、淵澤、井泉。

        是月也,農有不收藏積聚者,馬牛畜獸有放佚者,取之不詰。山林藪澤,有能取蔬食田獵禽獸者,野虞教道之。其有相侵奪者,罪之不赦。

        是月也,日短至,陰陽爭,諸生蕩。君子齊戒,處必掩身,身欲寧,去聲色,禁耆欲,安形性,事欲靜,以待陰陽之所定。

        蕓始生,荔挺出,蚯蚓結,麋角解,水泉動。

        日短至,則伐木取竹箭。

        是月也,可以罷官之無事,去器之無用者。

        涂闕廷門閭,筑囹圄,此以助天地之閉藏也。

        仲冬行夏令,則其國乃旱,氛霧冥冥,雷乃發聲。行秋令,則天時雨汁,瓜瓠不成,國有大兵。行春令,則蝗蟲為敗,水泉咸竭,民多疥癘。

        季冬之月,日在婺女,昏婁中,旦氐中。其日壬癸,其帝顓頊,其神玄冥,其蟲介,其音羽,律中大呂,其數六,其味咸,其臭朽,其祀行,祭先腎。

        鴈北鄉,鵲始巢,雉雊,雞乳。

        天子居玄堂右個,乘玄路,駕鐵驪,載玄旗,衣黑衣,服玄玉,食黍與彘,其器閎以奄。

        命有司,大難旁磔,出土牛,以送寒氣。

        征鳥厲疾,乃畢山川之祀,及帝之大臣,天之神祗。

        是月也,命漁師始漁,天子親往,乃嘗魚,先薦寢廟。

        冰方盛,水澤腹堅,命取冰,冰以入。令告民出五種,命農計耦耕事,修耒耟,具田器。

        命樂師大合吹而罷。

        乃命四監,收秩薪柴,以共郊廟,及百祀之薪燎。

        是月也,日窮于次,月窮于紀,星回于天,數將幾終,歲且更始,專而農民,毋有所使。

        天子乃與公卿大夫,共飭國典,論時令,以待來歲之宜。

        乃命太史,次諸侯之列,賦之犧牲,以共皇天上帝社稷之饗。乃命同姓之邦,共寢廟之芻豢。命宰歷卿大夫,至于庶民,土田之數,而賦犧牲,以共山林名川之祀。凡在天下九州之民者,無不咸獻其力,以共皇天上帝、社稷寢廟、山林名川之祀。

        季冬行秋令,則白露蚤降,介蟲為妖,四鄙入保。行春令,則胎夭多傷,國多固疾,命之曰逆。行夏令,則水潦敗國,時雪不降,冰凍消釋。

      不詳   文章錄入:旨卿    責任編輯:旨卿 更新時間:2008/2/12 14:20:50   發表評論
      分享到:
    1. 上一篇文章:
    2.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3. 相關文章

      推薦音樂
      推薦視頻
      古曲網-中國古典音樂 商標
      古曲網(中國古典音樂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4-2009 | 網絡帶寬由深圳琴行 音樂廳大音琴院贊助
      第9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