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andt7"></var>
<thead id="andt7"></thead>

      <i id="andt7"></i>
      <object id="andt7"><option id="andt7"></option></object>
      <i id="andt7"></i>

      <delect id="andt7"><option id="andt7"></option></delect>

      《禮記》祭法 祭義 祭統 經解

      向古曲網古典書籍庫投稿(古幣獎勵)您現在的位置: 古曲網 > 古典書籍 > 經部 > 禮記 > 正文
      【字體: 】  

      《禮記》祭法 祭義 祭統 經解


        《禮記·祭法》

        祭法:有虞氏禘黃帝而郊嚳,祖顓頊而宗堯;夏后氏亦禘黃帝而郊鯀,祖顓頊而宗禹;殷人禘嚳而郊冥,祖契而宗湯;周人禘嚳而郊稷,祖文王而宗武王。

        燔柴于泰壇,祭天也。瘞埋于泰折,祭地也。用骍犢。

        埋少牢于泰昭,祭時也;相近于坎壇,祭寒暑也;王宮,祭日也;夜明,祭月也;幽宗,祭星也;雩宗,祭水旱也;四坎壇,祭四方也。山林川谷丘陵能出云、為風雨、見怪物,皆曰神,有天下者祭百神。諸侯在其地則祭之,亡其地則不祭。

        大凡生于天地之間者皆曰命,其萬物死皆曰折,人死曰鬼。此五代之所不變也。七代之所更立者,禘郊宗祖,其余不變也。

        天下有王,分地建國,置都立邑設廟祧壇墠而祭之,乃為親疏多少之數。是故王立七廟,一壇一墠,曰考廟,曰王考廟,曰皇考廟,曰顯考廟,曰祖考廟,皆月祭之。遠廟為祧,有二祧,享嘗乃止。去祧為壇,去壇為墠。壇墠,有禱焉祭之,無禱乃止。去墠曰鬼。諸侯立五廟,一壇一墠,曰考廟,曰王考廟,曰皇考廟,皆月祭之。顯考廟,祖考廟,享嘗乃止。去祖為壇,去壇為墠。壇墠,有禱焉祭之,無禱乃止。去墠為鬼。大夫立三廟二壇,曰考廟,曰王考廟,曰皇考廟。享嘗乃止。顯考祖,考無廟,有禱焉。為壇祭之,去壇為鬼。適士二廟一壇,曰考廟,曰王考廟。享嘗乃止,顯考無廟,有禱焉。為壇祭之,去壇為鬼。官師一廟,曰考廟。王考無廟,而祭之,去王考為鬼。庶士庶人無廟,死曰鬼。

        王為群姓立社,曰大社。王自為立社,曰王社。諸侯為百姓立社,曰國社。諸侯自為立社,曰侯社。大夫以下成群立社,曰置社。

        王為群姓立七祀:曰司命,曰中溜,曰國門,曰國行,曰泰厲,曰戶,曰灶。王自為立七祀。諸侯為國立五祀:曰司命,曰中溜,曰國門,曰國行,曰公厲。諸侯自為立五祀。大夫立三祀:曰族厲,曰門,曰行。適士立二祀:曰門,曰行。庶士、庶人立一祀。或立戶,或立灶。

        王下祭殤五:適子,適孫,適曾孫,適玄孫,適來孫。諸侯下祭三,大夫下祭二,適士及庶人祭子而止。

        夫圣王之制祭祀也,法施于民則祀之,以死勤事則祀之,以勞定國則祀之,能御大菑則祀之,能捍大患則祀之。是故厲山氏之有天下也,其子曰農,能殖百谷。夏之衰也,周棄繼之,故祀以為稷。共工氏之霸九州也,其子曰后土,能平九州,故祀以為社。帝嚳能序星辰以著眾,堯能賞均刑法以義終,舜勤眾事而野死,鯀鄣鴻水而殛死,禹能修鯀之功,黃帝正名百物,以明民共財,顓頊能修之,契為司徒而民成,冥勤其官而水死,湯以寬治民而除其虐,文王以文治,武王以武功,去民之菑,此皆有功烈于民者也。及夫日月星辰,民所瞻仰也。山林川谷丘陵,民所取財用也。非此族也,不在祀典。

        

        《禮記·祭義》

        祭不欲數,數則煩,煩則不敬。祭不欲疏,疏則怠,怠則忘。是故君子合諸天道,春禘秋嘗。霜露既降,君子履之必有凄愴之心,非其寒之謂也。春雨露既濡,君子履之必有怵惕之心,如將見之。樂以迎來,哀以送往,故禘有樂而嘗無樂。

        致齊于內,散齊于外。齊之日,思其居處,思其笑語,思其志意,思其所樂,思其所嗜。齊三日,乃見其所為齊者。

        祭之日,入室,僾然必有見乎其位;周還出戶,肅然必有聞乎其容聲;出戶而聽,愾然必有聞乎其嘆息之聲。

        是故先王之孝也,色不忘乎目,聲不絕乎耳,心志嗜欲不忘乎心。致愛則存,致愨則著。著存不忘乎心,夫安得不敬乎?

        君子生則敬養,死則敬享,思終身弗辱也。君子有終身之喪,忌日之謂也。忌日不用,非不祥也。言夫日,志有所至,而不敢盡其私也。

        唯圣人為能饗帝,孝子為能饗親。饗者鄉也,鄉之然后能饗焉。是故孝子臨尸而不怍。君牽牲,夫人奠盎。君獻尸,夫人薦豆。卿大夫相君,命婦相夫人,齊齊乎其敬也,愉愉乎其忠也,勿勿諸其欲其饗之也。

        文王之祭也,事死者如事生,思死者如不欲生。忌日必哀,稱諱如見親,祀之忠也。如見親之所愛,如欲色然,其文王與?詩云:“明發不寐,有懷二人。”文王之詩也。祭之明日,明發不寐,饗而致之,又從而思之。祭之日,樂與哀半。饗之必樂,已至必哀。

        仲尼嘗,奉薦而進,其親也愨,其行也趨趨以數。已祭,子贛問曰:“子之言祭,濟濟漆漆然。今子之祭無濟濟漆漆,何也?”子曰:“濟濟者,容也,遠也。漆漆者,容也,自反也。容以遠,若容以自反也。夫何神明之及交?夫何濟濟漆漆之有乎?反饋樂成,薦其薦俎。序其禮樂,備其百官。君子致其濟濟漆漆,夫何慌惚之有乎?夫言豈一端而已,夫各有所當也。”

        孝子將祭,慮事不可以不豫,比時具物不可以不備,虛中以治之。

        宮室既修,墻屋既設,百物既備,夫婦齊戒,沐浴盛服,奉承而進之。洞洞乎、屬屬乎如弗勝,如將失之。其孝敬之心至也與!薦其薦俎,序其禮樂,備其百官,奉承而進之。 于是諭其志意,以其慌惚以與神明交。庶或饗之,庶或饗之,孝子之志也。

        孝子之祭也,盡其愨而愨焉,盡其信而信焉,盡其敬而敬焉,盡其禮而不過失焉。進退必敬,如親聽命,則或使之也。

        孝子之祭可知也。其立之也敬以詘,其進之也敬以愉,其薦之也敬以欲。退而立,如將受命。已徹而退,敬齊之色不絕于面。孝子之祭也,立而不詘,固也。進而不愉,疏也。薦而不欲,不愛也。退立而不如受命,敖也。已徹而退,無敬齊之色,而忘本也。如是而祭,失之矣。

        孝子之有深愛者必有和氣,有和氣者必有愉色,有愉色者必有婉容。孝子如執玉,如奉盈,洞洞屬屬然如弗勝,如將失之。嚴威儼恪,非所以事親也,成人之道也。

        先王之所以治天下者五:貴有德,貴貴,貴老,敬長,慈幼。此五者先王之所以定天下也。貴有德,何為也?為其近于道也。貴貴,為其近于君也;貴老,為其近于親也;敬長,為其近于兄也;慈幼,為其近于子也。是故至孝近乎王,至弟近乎霸。至孝近乎王,雖天子必有父。至弟近乎霸,雖諸侯有必兄。先王之教因而弗改,所以領天下國家也。

        子曰:“立愛自親始,教民睦也。立教自長始,教民順也。教以慈睦,而民貴有親。教以敬長,而民貴用命。孝以事親,順以聽命,錯諸天下,無所不行。”

        郊之祭也,喪者不敢哭,兇服者不敢入國門,敬之至也。

        祭之日,君牽牲,穆荅君,卿大夫序從。既入廟門,麗于碑,卿大夫袒,而毛牛尚耳,鸞刀以刲,取膟膋,乃退。爓祭祭腥而退,敬之至也。

        郊之祭,大報天而主日,配以月。夏后氏祭其闇,殷人祭其陽,周人祭日,以朝及闇。

        祭日于壇,祭月于坎。以別幽明,以制上下。

        祭日于東,祭月于西。以別外內,以端其位。

        日出于東,月生于西,陰陽長短,終始相巡,以致天下之和。

        天下之禮,致反始也,致鬼神也,致和用也,致義也,致讓也。致反始以厚其本也,致鬼神以尊上也,致物用以立民紀也,致義則上下不悖逆矣,致讓以去爭也。合此五者以治天下之禮也,雖有奇邪而不治者,則微矣!

        宰我曰:“吾聞鬼神之名,不知其所謂。”子曰:“氣也者,神之盛也。魄也者,鬼之盛也。合鬼與神,教之至也。”

        眾生必死,死必歸土,此之謂鬼。骨肉斃于下,陰為野土。

        其氣發揚于上為昭明,焄蒿凄愴,此百物之精也,神之著也。

        因物之精制為之極,明命鬼神以為黔首,則百眾以畏,萬民以服。

        圣人以是為未足也,筑為宮室,設為宗祧以別親疏遠邇。教民反古復始,不忘其所由生也。眾之服自此,故聽且速也。

        二端既立,報以二禮,建設朝事,燔燎膻薌,見以蕭光,以報氣也。此教眾反始也。薦黍稷羞肝肺,首心,見間以俠甒加以郁鬯,以報魄也。教民相愛,上下用情,禮之至也。君子反古復始,不忘其所由生也。是以致其敬、發其情,竭力從事以報其親,不敢弗盡也。

        是故昔者天子為借千畝,冕而朱纮,躬秉耒。諸侯為借百畝,冕而青纮,躬秉耒。以事天地山川、社稷先古,以為醴酪齊盛,于是乎取之,敬之至也。

        古者天子諸侯必有養獸之官。及歲時,齊戒沐浴而躬朝之,犧牷祭牲,必于是取之,敬之至也。君召牛,納而視之,擇其毛而卜之,吉,然后養之。君皮弁素積,朔月月半君巡牲,所以致力,孝之至也。

        古者天子諸侯必有公桑蠶室,近川而為之,筑宮仞有三尺,棘墻而外閉之。及大昕之朝,君皮弁素積卜三宮之夫人,世婦之吉者,使入蠶于蠶室,奉種浴于川,桑于公桑,風戾以食之。歲既單矣,世婦卒蠶,奉繭以示于君,遂獻繭于夫人,夫人曰:“此所以為君服與?”遂副袆而受之,因少牢以禮之。古之獻繭者,其率用此與。及良日,夫人繅,三盆手,遂布于三宮夫人世婦之吉者,使繅遂朱綠之、玄黃之以為黼黻文章。服既成,君服以祀先王先公,敬之至也。

        君子曰:“禮樂不可斯須去身。”致樂以治心,則易直子諒之心油然生矣。易直子諒之心生則樂,樂則安,安則久,久則天,天則神。天則不言而信,神則不怒而威。致樂以治心者也,致禮以治躬則莊敬。莊敬則嚴威,心中斯須不和不樂,而鄙詐之心入之矣。外貌斯須不莊不敬,而慢易之心入之矣。故樂也者,動于內者也。禮也者,動于外者也。樂極和,禮極順。內和而外順,則民瞻其顏色而不與爭也,望其容貌而眾不生慢易焉。故德輝動乎內而民莫不承德,理發乎外而眾莫不承順。故曰:“致禮樂之道而天下塞焉,舉而錯之無難矣。”樂也者,動于內者也。禮者也,動于外者也。故禮主其減,樂主其盈。禮減而進,以進為文;樂盈而反,以反為文。禮減而不進則銷,樂盈而不反則放。故禮有報而樂有反,禮得其報則樂,樂得其反則安。禮之報、樂之反,其義一也。

        曾子曰:“孝有三:大孝尊親,其次弗辱,其下能養。”公明儀問于曾子曰:“夫子可以為孝乎?”曾子曰:“是何言與?是何言與?君子之所為孝者,先意承志,諭父母于道。參直養者也,安能為孝乎?”

        曾子曰:“身也者,父母之遺體也。行父母之遺體,敢不敬乎?居處不莊,非孝也;事君不忠,非孝也;蒞官不敬,非孝也;朋友不信,非孝也;戰陳無勇,非孝也。五者不遂,災及于親。敢不敬乎?亨孰膻薌嘗而薦之,非孝也,養也。君子之所謂孝也者,國人稱愿然曰‘幸哉’。有子如此,所謂孝也已。眾之本,教曰孝,其行曰養。養可能也,敬為難。敬可能也,安為難。安可能也,卒為難。父母既沒慎行其身,不遺父母惡名,可謂能終矣!仁者仁此者也,禮者履此者也,義者宜此者也,信者信此者也,強者強此者也。樂自順此生,刑自反此作。”

        曾子曰:“夫孝,置之而塞乎天地,溥之而橫乎四海,施諸后世而無朝夕,推而放諸東海而準,推而放諸西海而準,推而放諸南海而準,推而放諸北海而準。詩云:‘自西自東,自南自北,無思不服。’此之謂也。”

        曾子曰:“樹木以時伐焉,禽獸以時殺焉。夫子曰:‘斷一樹、殺一獸不以其時,非孝也。’孝有三:小孝用力,中孝用勞,大孝不匱。思慈愛忘勞,可謂用力矣。尊仁安義,可謂用勞矣。博施備物,可謂不匱矣。父母愛之,喜而弗忘;父母惡之,懼而無怨;父母有過,諫而不逆;父母既沒,必求仁者之粟以祀之。此之謂禮終。”

        樂正子春下堂而傷其足,數月不出,猶有憂色。門弟子曰:“夫子之足瘳矣,數月不出,猶有憂色,何也?”樂正子春曰:“善如爾之問也!善如爾之問也!吾聞諸曾子、曾子聞諸夫子曰:‘天之所生,地之所養,無人為大。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歸之,可謂孝矣。不虧其體,不辱其身,可謂全矣。故君子頃步而弗敢忘孝也。今予忘孝之道,予是以有憂色也。壹舉足而不敢忘父母,壹出言而不敢忘父母。壹舉足而不敢忘父母,是故道而不徑,舟而不游,不敢以先父母之遺體行殆。壹出言而不敢忘父母,是故惡言不出于口,忿言不反于身。不辱其身,不羞其親,可謂孝矣。”

        昔者有虞氏貴德而尚齒,夏后氏貴爵而尚齒,殷人貴富而尚齒,周人貴親而尚齒。虞、夏、殷、周,天下之盛王也,未有遺年者。年之貴乎天下久矣!次乎事親也。

        是故朝廷同爵則尚齒。七十杖于朝,君問則席。八十不俟朝,君問則就之。而弟達乎朝廷矣。行肩而不并,不錯則隨。見老者則車徒辟,斑白者不以其任行乎道路。而弟達乎道路矣。居鄉以齒,而老窮不遺,強不犯弱,眾不暴寡,而弟達乎州巷矣。古之道,五十不為甸徒,頒禽隆諸長者,而弟達乎獀狩矣。軍旅什伍,同爵則尚齒,而弟達乎軍旅矣。孝弟發諸朝廷,行乎道路,至乎州巷,放乎獀狩,修乎軍旅,眾以義死之,而弗敢犯也。

        祀乎明堂,所以教諸侯之孝也。食三老五更于大學,所以教諸侯之弟也。祀先賢于西學,所以教諸侯之德也。耕借,所以教諸侯之養也。朝覲,所以教諸侯之臣也。五者,天下之大教也。

        食三老五更于大學,天子袒而割牲,執醬而饋,執爵而酳,冕而摠干,所以教諸侯之弟也。是故鄉里有齒而老窮不遺,強不犯弱,眾不暴寡,此由大學來者也。天子設四學,當入學而大子齒。

        天子巡守,諸侯待于竟。天子先見百年者、八十九十者,東行、西行者弗敢過,西行東行者弗敢過。欲言政者,君就之可也。

        壹命齒于鄉里,再命齒于族,三命不齒。族有七十者弗敢先。七十者,不有大故不入朝。若有大故而入,君必與之揖讓,而后及爵者。

        天子有善,讓德于天。諸侯有善,歸諸天子。卿大夫有善,薦于諸侯。士庶人有善,本諸父母,存諸長老。祿爵慶賞,成諸宗廟,所以示順也。昔者圣人建陰陽天地之情,立以為易。易抱龜南面,天子卷冕北面,雖有明知之心,必進斷其志焉。示不敢專,以尊天也。善則稱人,過則稱己,教不伐,以尊賢也。

        孝子將祭祀,必有齊莊之心以慮事,以具服物,以修宮室,以治百事。及祭之日,顏色必溫,行必恐,如懼不及愛然。其奠之也,容貌必溫,身必詘,如語焉而未之然。宿者皆出,其立卑靜以正,如將弗見然。及祭之后,陶陶遂遂,如將復入然。是故愨善不違身,耳目不違心,思慮不違親,結諸心形諸色而術省之,孝子之志也。

        建國之神位,右社稷而左宗廟。
       

        《禮記·祭統》

        凡治人之道,莫急于禮。禮有五經,莫重于祭。夫祭者,非物自外至者也,自中出生于心也。心怵而奉之以禮,是故唯賢者能盡祭之義。

        賢者之祭也必受其福,非世所謂福也。福者備也,備者百順之名也,無所不順者謂之備,言內盡于己,而外順于道也。忠臣以事其君,孝子以事其親,其本一也。上則順于鬼神,外則順于君長,內則以孝于親,如此之謂備。唯賢者能備,能備然后能祭。是故賢者之祭也,致其誠信,與其忠敬,奉之以物,道之以禮,安之以樂,參之以時,明薦之而已矣!不求其為,此孝子之心也。

        祭者,所以追養繼孝也。孝者,畜也。順于道、不逆于倫,是之謂畜。

        是故孝子之事親也有三道焉:生則養,沒則喪,喪畢則祭。養則觀其順也,喪則觀其哀也,祭則觀其敬而時也。盡此三道者,孝子之行也。

        既內自盡,又外求助,昏禮是也。故國君取夫人之辭曰:“請君之玉女與寡人共有敝邑、事宗廟社稷。”此求助之本也。夫祭也者,必夫婦親之,所以備外內之官也,官備則具備。水草之菹,陸產之醢,小物備矣;三牲之俎,八簋之實,美物備矣;昆蟲之異,草木之實,陰陽之物備矣。

        凡天之所生,地之所長,茍可薦者,莫不咸在,示盡物也。外則盡物,內則盡志,此祭之心也。是故天子親耕于南郊,以共齊盛。王后蠶于北郊,以共純服。諸侯耕于東郊,亦以共齊盛。夫人蠶于北郊,以共冕服。天子諸侯非莫耕也,王后夫人非莫蠶也,身致其誠信,誠信之謂盡,盡之謂敬,敬盡然后可以事神明。此祭之道也。

        及時將祭,君子乃齊。齊之為言齊也,齊不齊以致齊者也。是以君子非有大事也,非有恭敬也,則不齊。不齊則于物無防也,嗜欲無止也。及其將齊也,防其邪物,訖其嗜欲,耳不聽樂。故記曰:“齊者不樂。”言不敢散其志也。心不茍慮,必依于道,手足不茍動,必依于禮。是故君子之齊也,專致其精明之德也。故散齊七日以定之,致齊三日以齊之。定之之謂齊,齊者精明之至也,然后可以交于神明也。是故先期旬有一日,宮宰宿夫人,夫人亦散齊七日,致齊三日。君致齊于外,夫人致齊于內,然后會于大廟。君純冕立于阼,夫人副袆立于東房,君執圭瓚祼尸,大宗執璋瓚亞祼。及迎牲,君執纼,卿大夫從,士執芻,宗婦執盎從夫人。薦涗水,君執鸞刀,羞嚌,夫人薦豆。此之謂夫婦親之。

        及入舞,君執干戚就舞位。君為東上,冕而摠干,率其群臣,以樂皇尸。是故天子之祭也,與天下樂之。諸侯祭也,與竟內樂之。冕而摠干,率其群臣,以樂皇尸,此與竟內樂之之義也。

        夫祭有三重焉:獻之屬莫重于祼,聲莫重于升歌,舞莫重于武宿夜。此周道也。凡三道者,所以假于外而以增君子之志也。故與志進退,志輕則亦輕,志重則亦重。輕其志而求外之重也,雖圣人弗能得也。是故君子之祭也,必身自盡也,所以明重也。道之以禮,以奉三重,而薦諸皇尸,此圣人之道也。

        夫祭有馂。馂者,祭之末也,不可不知也。是故古之人有言曰:“善終者如始。”馂其是已。是故古之君子曰:“尸亦馂鬼神之余也,惠術也,可以觀政矣。”是故尸謖,君與卿四人馂。君起,大夫六人馂,臣馂君之余也。大夫起,士八人馂,賤馂貴之余也。士起,各執其具以出,陳于堂下,百官進,徹之,下馂上之余也。凡馂之道,每變以眾,所以別貴賤之等而興施惠之象也。是故以四簋黍,見其修于廟中也。廟中者,竟內之象也。祭者,澤之大者也。是故上有大澤,則惠必及下,顧上先下后耳,非上積重而下有凍餒之民也。是故上有大澤,則民夫人待于下流,知惠之必將至也,由馂見之矣!故曰:“可以觀政矣!”

        夫祭之為物大矣,其興物備矣,順以備者也,其教之本與?是故君子之教也,外則教之以尊其君長,內則教之以孝于其親。是故明君在上,則諸臣服從。崇事宗廟社稷,則子孫順孝。盡其道端其義而教生焉。是故君子之事君也,必身行之。所不安于上,則不以使下;所惡于下,則不以事上。非諸人,行諸己,非教之道也。是故君子之教也,必由其本。順之至也,祭其是與?故曰:“祭者教之本也已。”

        夫祭有十倫焉:見事鬼神之道焉,見君臣之義焉,見父子之倫焉,見貴賤之等焉,見親疏之殺焉,見爵賞之施焉,見夫婦之別焉,見政事之均焉,見長幼之序焉,見上下之際焉。此之謂十倫。

        鋪筵設同幾,為依神也,詔祝于室,而出于祊,此交神明之道也。

        君迎牲而不迎尸,別嫌也。尸在廟門外則疑于臣,在廟中則全于君,君在廟門外則疑于君,入廟門則全于臣,全于子。是故不出者,明君臣之義也。

        夫祭之道,孫為王父尸,所使為尸者,于祭者子行也。父北面而事之,所以明子事父之道也。此父子之倫也。

        尸飲五,君洗玉爵獻卿。尸飲七,以瑤爵獻大夫。尸飲九,以散爵獻士及群有司。皆以齒,明尊卑之等也。

        夫祭有昭穆,昭穆者,所以別父子、遠近、長幼、親疏之序而無亂也。是故有事于大廟,則群昭群穆咸在而不失其倫。此之謂親疏之殺也。

        古者明君爵有德而祿有功,必賜爵祿于大廟,示不敢專也。故祭之日,一獻,君降立于阼階之南,南鄉,所命北面,史由君右,執策命之,再拜稽首,受書以歸,而舍奠于其廟。此爵賞之施也。

        君卷冕立于阼,夫人副袆立于東房,夫人薦豆執校,執醴授之執鐙,尸酢夫人執柄,夫人授尸執足,夫婦相授受,不相襲處,酢必易爵,明夫婦之別也。

        凡為俎者,以骨為主,骨有貴賤:殷人貴髀,周人貴肩,凡前貴于后。殂者,所以明祭之必有惠也。是故貴者取貴骨,賤者取賤骨。貴者不重,賤者不虛,示均也。惠均則政行,政行則事成,事成則功立。功之所以立者,不可不知也。俎者,所以明惠之必均也,善為政者如此。故曰:“見政事之均焉。”

        凡賜爵,昭為一,穆為一。昭與昭齒,穆與穆齒,凡群有司皆以齒。此之謂長幼有序。

        夫祭有畀、輝、胞、翟、閽者,惠下之道也,唯有德之君為能行此。明足以見之,仁足以與之,畀之為言與也,能以其余畀其下者也。輝者甲吏之賤者也,胞者肉吏之賤者也翟者樂吏之賤者也,閽者守門之賤者也。古者不使刑人守門。此四守者,吏之至賤者也,尸又至尊,以至尊既祭之末而不忘至賤,而以其余畀之。是故明君在上,則竟內之民無凍餒者矣!此之謂上下之際。

        凡祭有四時:春祭曰礿,夏祭曰禘,秋祭曰嘗,冬祭曰烝。礿、禘,陽義也;嘗、烝,陰義也。禘者陽之盛也,嘗者陰之盛也。故曰:“莫重于禘嘗。”古者于禘也,發爵賜服,順陽義也。于嘗也,出田邑,發秋政,順陰義也。故記曰:“嘗之日,發公室。”示賞也。草艾則墨,未發秋政,則民弗敢草也。故曰:“禘嘗之義大矣!治國之本也,不可不知也。”明其義者君也,能其事者臣也。不明其義,君人不全;不能其事,為臣不全。夫義者所以濟志也,諸德之發也,是故其德盛者其志厚,其志厚者其義章,其義章者其祭也敬。祭敬,則竟內之子孫莫敢不敬矣。是故君子之祭也,必身親蒞之,有故則使人可也。雖使人也,君不失其義者,君明其義故也。其德薄者其志輕,疑于其義而求祭,使之必敬也弗可得已。祭而不敬,何以為民父母矣!

        夫鼎有銘。銘者自名也,自名以稱揚其先祖之美而明著之后世者也。為先祖者莫不有美焉,莫不有惡焉,銘之義,稱美而不稱惡,此孝子孝孫之心也,唯賢者能之。銘者論譔其先祖之有德善、功烈、勛勞、慶賞、聲名,列于天下而酌之祭器,自成其名焉,以祀其先祖者也。顯揚先祖,所以崇孝也。身比焉,順也。明示后世,教也。夫銘者,壹稱而上下皆得焉耳矣。是故君子之觀于銘也,既美其所稱,又美其所為。為之者,明足以見之,仁足以與之,知足以利之,可謂賢矣。賢而勿伐,可謂恭矣。故衛孔悝之鼎銘曰:“六月丁亥,公假于大廟。公曰:‘叔舅,乃祖莊叔,左右成公。’成公乃命莊叔,隨難于漢陽,即宮于宗周,奔走無射,啟右獻公。獻公乃命成叔:‘纂乃祖服,乃考文叔,興舊耆欲,作率慶士,躬恤衛國,其勤公家,夙夜不解。’民咸曰:‘休哉!’公曰:‘叔舅,予女銘,若纂乃考服。’悝拜稽首曰:‘對揚以辟之,勤大命,施于烝彝鼎。’”此衛孔悝之鼎銘也。古之君子,論譔其先祖之美而明著之后世者也,以比其身、以重其國家如此。子孫之守宗廟社稷者,其先祖無美而稱之,是誣也。有善而弗知,不明也。知而弗傳,不仁也。此三者君子之所恥也。

        昔者周公旦有勛勞于天下,周公既沒,成王、康王追念周公之所以勛勞者而欲尊魯,故賜之以重祭,外祭則郊社是也,內祭則大嘗禘是也。夫大嘗禘,升歌清廟,下而管象,朱干玉戚以舞大武,八佾以舞夏,此天子之樂也。康周公,故以賜魯也。子孫纂之,至于今不廢。所以明周公之德,而又以重其國也。
       

        《禮記·經解》

        孔子曰:“入其國,其教可知也。其為人也溫柔敦厚,詩教也;疏通知遠,書教也;廣博易良,樂教也;絜靜精微,易教也;恭儉莊敬,禮教也;屬辭比事,春秋教也。故詩之失愚,書之失誣,樂之失奢,易之失賊,禮之失煩,春秋之失亂。其為人也溫柔敦厚而不

        愚,則深于詩者也;疏通知遠而不誣,則深于書者也;廣博易良而不奢,則深于樂者也;絜靜精微而不賊,則深于易者也;恭儉莊敬而不煩,則深于禮者也;屬辭比事而不亂,則深于春秋者也。”

        天子者,與天地參,故德配天地,兼利萬物,與日月并明,明照四海而不遺微小。其在朝廷則道仁圣禮義之序,燕處則聽雅頌之音,行步則有環佩之聲,升車則有鸞和之音,居處有禮,進退有度,百官得其宜,萬事得其序。詩云:“淑人君子,其儀不忒。其儀不忒,正是四國。”此之謂也。發號出令而民說謂之和,上下相親謂之仁,民不求其所欲而得之謂之信,除去天地之害謂之義。義與信,和與仁,霸王之器也。有治民之意而無其器,則不成。

        禮之于正國也,猶衡之于輕重也,繩墨之于曲直也,規矩之于方圜也。故衡誠懸,不可欺以輕重;繩墨誠陳,不可欺以曲直;規矩誠設,不可欺以方圜;君子審禮,不可誣以奸詐。是故隆禮由禮,謂之有方之士。不隆禮不由禮,謂之無方之民。敬讓之道也,故以奉宗廟則敬,以入朝廷則貴賤有位,以處室家則父子親、兄弟和,以處鄉里則長幼有序。孔子曰:“安上治民,莫善于禮。”此之謂也。

        故朝覲之禮,所以明君臣之義也。聘問之禮,所以使諸侯相尊敬也。喪祭之禮,所以明臣子之恩也。鄉飲酒之禮,所以明長幼之序也。昏姻之禮,所以明男女之別也。夫禮,禁亂之所由生,猶坊止水之所自來也。故以舊坊為無所用而壞之者,必有水敗。以舊禮為無所用而去之者,必有亂患。

        故昏姻之禮廢,則夫婦之道苦,而淫辟之罪多矣。鄉飲酒之禮廢,則長幼之序失,而爭斗之獄繁矣。喪祭之禮廢,則臣子之恩薄,而倍死忘生者眾矣。聘覲之禮廢,則君臣之位失,諸侯之行惡,而倍畔侵陵之敗起矣。

        故禮之教化也微,其止邪也于未形,使人日徙善遠罪而不自知也,是以先王隆之也。易曰:“君子慎始。差若豪厘,繆以千里。”此之謂也。

      不詳   文章錄入:旨卿    責任編輯:旨卿 更新時間:2008/2/12 14:20:37   發表評論
      分享到:
    1. 上一篇文章:
    2. 下一篇文章:
    3. 相關文章

      推薦音樂
      推薦視頻
      古曲網-中國古典音樂 商標
      古曲網(中國古典音樂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4-2009 | 網絡帶寬由深圳琴行 音樂廳大音琴院贊助
      第9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