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andt7"></var>
<thead id="andt7"></thead>

      <i id="andt7"></i>
      <object id="andt7"><option id="andt7"></option></object>
      <i id="andt7"></i>

      <delect id="andt7"><option id="andt7"></option></delect>

      《禮記》問喪 服問 間傳 三年問

      向古曲網古典書籍庫投稿(古幣獎勵)您現在的位置: 古曲網 > 古典書籍 > 經部 > 禮記 > 正文
      【字體: 】  

      《禮記》問喪 服問 間傳 三年問


        《禮記·問喪》

        親始死,雞斯徒跣,扱上衽,交手哭。惻怛之心,痛疾之意,傷腎干肝焦肺。水漿不入口三日,不舉火,故鄰里為之糜粥以飲食之。夫悲哀在中,故形變于外也;痛疾在心,故口不甘味,身不安美也。

        三日而斂。在床曰尸,在棺曰柩。動尸舉柩,哭踴無數。惻怛之心,痛疾之意,悲哀志懣氣盛,故袒而踴之,所以動體安心下氣也。婦人不宜袒,故發胸,擊心,爵踴,殷殷田田,如壞墻然,悲哀痛疾之至也。故曰:辟踴哭泣,哀以送之。送形而往,迎精而反也。

        其往送也,望望然,汲汲然,如有追而弗及也。其反哭也,皇皇然,若有求而弗得也。故其往送也如慕,其反也如疑。

        求而無所得之也,入門而弗見也,上堂又弗見也,入室又弗見也,亡矣喪矣!不可復見已矣!故哭泣辟踴,盡哀而止矣。心悵焉愴焉,惚焉愾焉,心絕志悲而已矣。祭之宗廟,以鬼饗之,徼幸復反也。

        成壙而歸,不敢入處室。居于倚廬,哀親之在外也。寢苫枕塊,哀親之在土也。故哭泣無時,服勤三年。思慕之心,孝子之志也,人情之實也。

        或問曰:“死三日而后斂者,何也?”曰:“孝子親死,悲哀志懣,故匍匐而哭之,若將復生然,安可得奪而斂之也?故曰:三日而后斂者,以俟其生也。三日而不生,亦不生矣。孝子之心,亦益衰矣。家室之計,衣服之具,亦可以成矣。親戚之遠者,亦可以至矣。是故圣人為之斷決,以三日為之禮制也。”

        或問曰“冠者不肉袒。何也?”曰:“冠至尊也,不居肉袒之體也,故為之免以代之也。然則禿者不免,傴者不袒,跛者不踴,非不悲也,身有錮疾,不可以備禮也。故曰:喪禮唯哀為主矣。女子哭泣悲哀,擊胸傷心;男子哭泣悲哀,稽顙觸地無容。哀之至也。”

        或問曰:“者以何為也?”曰:“不冠者之所服也。禮曰:童子不緦,唯當室緦。緦者其免也,當室則免而杖矣。”

        或問曰:“杖者何也?”曰:“竹桐一也。故為父苴杖。苴杖,竹也。為母削杖。削杖,桐也。”

        或問曰:“杖者以何為也?”曰:“孝子喪親,哭泣無數,服勤三年,身病體羸,以杖扶病也。則父在不敢杖矣,尊者在故也。堂上不杖,辟尊者之處也。堂上不趨,示不遽也。此孝子之志也,人情之實也,禮義之經也。非從天降也,非從地出也,人情而已矣。”
       

        《禮記·服問》

        傳曰:有從輕而重,公子之妻為其皇姑。有從重而輕,為妻之父母。有從無服而有服,公子之妻為公子之外兄弟。有從有服而無服,公子為其妻之父母。

        傳曰:母出,則為繼母之黨服。母死,則為其母之黨服。為其母之黨服,則不為繼母之黨服。

        三年之喪既練矣,有期之喪既葬矣,則帶其故葛帶,绖期之绖,服其功衰。有大功之喪,亦如之。小功無變也。麻之有本者,變三年之葛。既練,遇麻斷本者,于免绖之既,免去绖。每可以绖,必绖。既绖,去之。小功不易喪之練冠。如免,則绖其緦小功之绖。因其初葛帶,緦之麻不變小功之葛,小功之麻不變大功之葛。以有本為稅。殤長中,變三年之葛。終殤之月,算而反三年之葛。是非重麻,為其無卒哭之稅。下殤則否。

        君為天子三年,夫人如外宗之為君也,世子不為天子服。

        君所主,夫人妻,大子,適婦。

        大夫之適子,為君夫人.大子如士服。

        君之母非夫人,則群臣無服,唯近臣及仆驂乘從服。唯君所服服也。

        公為卿大夫錫衰以居,出亦如之,當事則弁绖。大夫相為亦然。為其妻,往則服之,出則否。

        凡見人,無免绖。雖朝于君,無免绖。唯公門有稅齊衰。傳曰:君子不奪人之喪,亦不可奪喪也。

        傳曰:罪多而刑五,喪多而服五。上附下附,列也。
       

        《禮記·間傳》

        斬衰何以服苴?苴,惡貌也,所以首其內而見諸外也。斬衰貌若苴,齊衰貌若枲,大功貌若止,小功緦麻,容貌可也。此哀之發于容體者也。

        斬衰之哭,若往而不反。齊衰之哭,若往而反。大功之哭,三曲而偯。小功緦麻,哀容可也。此哀之發于聲音者也。

        斬衰唯而不對,齊衰對而不言,大功言而不議,小功緦麻,議而不及樂。此哀之發于言語者也。

        斬衰三日不食,齊衰二日不食,大功三不食,小功緦麻再不食。士與斂焉,則壹不食。故父母之喪,既殯食粥,朝一溢米,莫一溢米。齊衰之喪,疏食水飲,不食菜果。大功之喪,不食醯醬,小功緦麻,不飲醴酒。此哀之發于飲食者也。

        父母之喪,既虞卒哭,疏食水飲,不食菜果。期而小祥,食菜果。又期而大祥,有醯醬。中月而禫,禫而飲醴酒。始飲酒者先飲醴酒,始食肉者先食干肉。

        父母之喪,居倚廬,寢苫枕塊,不說绖帶。齊衰之喪,居堊室,芐翦不納。大功之喪,寢有席。小功緦麻,床可也。此哀之發于居處者也。

        父母之喪,既虞卒哭,柱楣翦屏,芐翦不納。期而小祥,居堊室,寢有席。又期而大祥,居復寢。中月而禫,禫而床。

        斬衰三升,齊衰四升,五升,六升,大功七升,八升,九升,小功十升,十一升,十二升,緦麻十五升去其半。有事其縷,無事其布,曰緦。此哀之發于衣服者也。

        斬衰三升,既虞卒哭,受以成布六升,冠七升,為母疏衰四升,受以成布七升,冠八升,去麻服葛,葛帶三重。期而小祥,練冠縓緣,要绖不除,男子除乎首,婦人除乎帶。男子何為除乎首也,婦人何為除乎帶也?男子重首,婦人重帶,除服者先重者,易服者易輕者。又期而大祥,素縞麻衣。中月而禫,禫而纖,無所不佩。

        易服者,何為易輕者也?斬衰之喪,既虞卒哭。遭齊哀之喪,輕者包,重者特。既練,遭大功之喪,麻葛重。

        齊衰之喪,既虞卒哭,遭大功之喪,麻葛兼服之。

        斬衰之葛與齊衰之麻同,齊衰之葛與大功之麻同,大功之葛與小功之麻同,小功之葛與緦之麻同。麻同則兼服之,兼服之服重者,則易輕者也。
       

        《禮記·三年問》

        三年之喪,何也?曰:稱情而立文,因以飾群,別親疏貴賤之節,而弗可損益也。故曰:無易之道也。創鉅者其日久,痛甚者其愈遲。三年者,稱情而立文,所以為至痛極也。斬衰,苴杖,居倚廬,食粥,寢苫,枕塊,所以為至痛飾也。三年之喪,二十五月而畢,哀痛未盡,思慕未忘,然而服以是斷之者,豈不送死有已、復生有節也哉?

        凡生天地之間者,有血氣之屬必有知,有知之屬莫不知愛其類。今是大鳥獸,則失喪其群匹,越月踰時焉,則必反巡。過其故鄉,翔回焉,鳴號焉,蹢躅焉,踟躕焉,然后乃能去之。小者至于燕雀,猶有啁焦之頃焉,然后乃能去之。故有血氣之屬者莫知于人,故人于其親也,至死不窮。

        將由夫患邪淫之人與?則彼朝死而夕忘之,然而從之,則是曾鳥獸之不若也,夫焉能相與群居而不亂乎?

        將由夫修飾之君子與?則三年之喪二十五月而畢,若駟之過隙,然而遂之,則是無窮也。

        故先王焉,為之立中制節,壹使足以成文理,則釋之矣。

        然則何以至期也?曰:至親以期斷。是何也?曰:天地則已易矣,四時則已變矣,其在天地之中者莫不更始焉,以是象之也。

        然則何以三年也?曰:加隆焉爾也。焉使倍之,故再期也。

        由九月以下,何也?曰:焉使弗及也,故三年以為隆,緦小功以為殺,期九月以為間。上取象于天,下取法于地,中取則于人。人之所以群居和壹之理盡矣!故三年之喪,人道之至文者也,夫是之謂至隆。是百王之所同,古今之所壹也,未有知其所由來者也。孔子曰:“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懷。”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達喪也。

      不詳   文章錄入:旨卿    責任編輯:旨卿 更新時間:2008/2/12 14:20:32   發表評論
      分享到:
    1. 上一篇文章:
    2. 下一篇文章:
    3. 相關文章

      推薦音樂
      推薦視頻
      古曲網-中國古典音樂 商標
      古曲網(中國古典音樂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4-2009 | 網絡帶寬由深圳琴行 音樂廳大音琴院贊助
      第9电影